「有常無常,雙樹枯榮」枯榮大師的實力是「一僧二掛三老四絕」之後的第一人嗎?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 天龍八部 裡面的枯榮大師。

/天空之城

修習枯榮禪功的枯榮大師的實力在《天龍八部》中絕對算得上是頂尖高手,甚至不會比四絕差多少。很多人都被天龍寺之戰中六人對戰鳩摩智一人以及對鳩摩智成功擒獲本塵,而枯榮禪師未能攔下的表相所迷惑,覺得枯榮禪師幾十枯禪修下來也不過如此,卻不知枯榮大師的真實實力其實足以名列天龍前十。

枯榮大師成名極早,修煉功夫神秘,是大理天龍寺的底牌所在

枯榮大師的年齡不好推測,但從他是保定帝等人的師叔,段延慶在楊義貞事變後去天龍寺找枯榮大師主持公道可以看出他成名極早,又在雙樹院中坐數十年枯禪,年齡在天龍開局時應該至少也有近七十歲。

在虛竹等人破蘇星河所設的珍瓏棋局時,蘇星河首先問的就是枯榮大師和喬峰有沒有前來,可見在蘇星河的心目中,枯榮大師是和喬峰是同一個等級的高手。

大理段氏以武立國,天龍寺是大理的護國寺廟,是大理的根本所在。枯榮禪師主持天龍寺,武功高明,是大理的巔峰高手。幾十年前就開始閉關修煉枯榮禪功,從不見見人,以至於不至只是武林人士,連段家中人都以為他已經離去。枯榮禪功是一門來源於佛門的武功,十分的玄奧神奇。

金庸武功有一個特點,越是來歷玄奧,入門或修煉難度大的威力越是大,比如《易筋經》。枯榮大師的枯榮禪功已經修煉到了半枯半榮的程度,離最高境界亦枯亦榮只有一步之遙。原著中對他的容貌有過描寫,一邊臉如同嬰兒般細嫩,一邊臉如同老樹,皮包著骨頭,樣子看著極是古怪。

枯榮大師的武功表現極為驚人

在本明、本因等人欲為段譽耗費內力治療內傷時,枯榮大師以獅子吼阻止了幾人,這門功夫非內力深厚之人不能修煉。因為鳩摩智點明瞭要挑戰六脈神劍,而天龍寺中諸人的內力都未達到修煉六脈神劍的程度,因此只有取巧以六人組合,各修煉一脈的方式來應對。但段正明等人只能修煉一路,只有枯榮大師可以做到修煉兩路,可以兩劍同使。

在給段正明剃度時,枯榮大師也露了一手極為高明的功夫。

能以內力將滿頭烏髮盡數剃掉,不傷頭皮一絲,足見枯榮大師對內力的的控制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精准至極的程度。

對鳩摩智,枯榮大師其實並沒有多少畏懼之心。為了段譽的安危,枯榮大師道:「譽兒,你坐在我身前,那大輪明王再厲害,也不能傷了你一根寒毛。」他聲音仍冷冰冰的,但語意中頗有傲意,可見對自己的實力極有信心。如果不是正修煉枯榮禪功移動不便,導致限制了枯榮大師的發揮,鳩摩智也未必討得了好。

在在鳩摩智的比拼過程中,其他五位段家中人都沒占到便宜,甚至表現還大大不如鳩摩智,只有枯榮大師完全不落下風。

兩手同使一脈六脈神劍,輕易地將鳩摩智打傷。鳩摩智察覺占不到便宜,達不到自己的目的,才改變策略,將本塵挾持。枯榮大師修行多年,對一切早已經看淡,對本塵的身份並不在意。只是他未能料到,到了鳩摩智這種身份地位,還能做出挾持人這種極為丟高手臉面的事來,自己又因為修煉的功法原因無法移動,才讓鳩摩智得逞。

鳩摩智在《天龍八部》中的武功修為已經到了極高的境界,在原著中他前往中原地區挑戰各路高手,可以說是所向披靡,極少遇到對手。除了在繼承了逍遙三老內力的虛竹和掃地僧面前吃過癟,唯一的一次受傷也是在枯榮大師這兒。

鳩摩智之所以在挑戰天龍寺的時候占盡了上風,關鍵還在於天龍寺一方為了維護自己的聲譽,人為地給自己加上了枷鎖。為了不讓鳩摩智小瞧了天龍寺的六脈神劍,即使己方無人修煉得了,寧可採用一人練一路的折衷方式,鳩摩智面對的也只是自縛手腳的天龍寺眾高手而已,再加上天龍寺一方投鼠忌器,畢竟大理國力弱小,而鳩摩智又代表了吐蕃,不便過分得罪。特別是枯榮大師,只是以並不熟練的六脈神劍對敵,就打傷了鳩摩智。如果以自己擅長的功法枯榮禪功來對敵,即使沒有達到最高境界,戰勝鳩摩智都有可能。

所以說枯榮大師的實力不只是」一僧二掛三老四絕「之下的第一人,甚至有可能擠進前十名,不遜色於四絕中的個別人。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