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死亡預告,一個隱藏在「名畫」中的大陰謀!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出品:老煙斗鬼故事

作者:葉輕馳

一章一個怪誕靈異的故事,帶你走進詭異的世界!

精品免費靈異小說《驚奇實錄》第二十九個故事: 謀殺預告。

今天無意間翻到一個檔案,才發現人心遠比鬼神可怕的多。

這個檔案的名字叫做謀殺預告:

這天是週末,街上的人比往常多了很多。周生獨自一人去看畫展。走到一幅畫前,看著畫中互相糾纏的兩個人,他頓時呆住了。畫中的人物,正是他和梧桐!

那幅畫叫《殺》,一個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雙手緊緊掐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的頭歪在一邊,瞳孔放大,舌頭伸出,顯然已經死了。詭異的是,男人和女人的面容,和周生和梧桐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周生震撼得久久說不出話來。畫的作者,叫張東,是小有名氣的畫家,今天是他的個人畫展。可周生並不認識這人,對方怎會畫得這麼相似?

若是僅僅把一個人畫得這麼像,都有點不可思議了,更何況他和梧桐都被畫得如此相似?周生找到畫展的服務員,說想見見張東。服務員帶著周生,來到辦公室。

張東才三十左右,相貌英俊。聽了周生的來意,臉色頓時凝重起來:「你可能不相信,那畫中的場景都是我看到的。」

張東說,至今為止,他已經「看」到了三次謀殺。每一次,都是他正在思考時,整個人突然進入忘我的狀態,接著腦子裡就出現了謀殺的一幕。前兩次,他都不太相信,可後來看新聞,卻發現腦中的謀殺畫面都應驗了。第三次,腦中出現謀殺的場景後,他將腦中出現的兩人都畫下,便是那幅命名為《殺》的畫。

周生愣住了,許久才說:「你有預見謀殺的超能力?這麼說來,我豈不是要被那個女的掐死?」

張東一臉嚴肅地說:「我也不希望這是真的。不過,畢竟只有三次,雖然前兩次都應驗了,但也很難說。不然的話,我從沒見過你,怎麼可能畫得出來?」

從畫廊出來後,周生心中久久難以平靜。梧桐恨他,這他早就知道了。可他料定,梧桐跑不出他的手掌心。但今天的事,讓他心裡犯起了嘀咕。狗急了還會跳牆,梧桐真被逼急了,難保不會孤注一擲!

只是,預見謀殺的事,畢竟太過離奇。儘管有些擔心,但沒多久,周生也就釋然了。若是梧桐想殺他,早就殺了,還會等到今天?

回到梧桐住的公寓,她還沒回來。周生髮現在日曆上有一個日期被人用紅筆圈了起來。那個日期,是在半個月後。

是什麼紀念日?周生知道,梧桐沒有圈日期的習慣,能讓她這麼重視的,肯定是個重要日子!可腦中想了無數可能,最後都被一一否決。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梧桐才回來。周生問,日曆上被圈起來的是什麼重要日子?梧桐眼中閃過一絲驚慌,隨即強作鎮定地說:「幾個好久不見的朋友約我打麻將,我怕忘了,就把日期圈起來。」

梧桐的驚慌,沒能逃過周生的眼睛。梧桐肯定有事瞞著他!她最討厭打麻將,根本不可能和朋友約好打麻將!她到底在隱瞞什麼?

想到白天看過的那幅詭異的畫,周生心裡一個激靈,隱隱有些不舒服。他個性本來就比較多疑,梧桐的反常,更讓他覺得事情不簡單。

心裡有了疙瘩,周生便沒有在梧桐的住處過夜,而是回了自己的家。一進門,老婆已經躺在沙發裡。兩人都難得這麼早回來,一見到對方都有些意外。

老婆「哼」了一聲,周生趕緊陪著笑迎上去。哪知,還沒走近,老婆卻忽然站起,拿起煙火缸就砸過去,口中怒駡著:「王八蛋,你還知道回來呀?」

煙灰缸正砸在額頭,把周生痛得齜牙咧嘴。正想辯解,老婆頭也不回地進了臥室。「砰」的一聲巨響,周生心中歎道,今天怎麼啦,兩個女人都這麼反常!

周生和老婆的關係頗為微妙。老岳丈家大業大,膝下卻只有一女。後來,一表人才的周生通過重重考驗,總算順利入贅。如今,周生的一切,都來自于老岳丈。對其掌上明珠,周生當然只有俯首貼耳的份兒。

照了照鏡子,看著額頭上的大包,周生苦笑連連。當初兩人結婚,都是各懷目的。老婆水性楊花,但年紀也有了,父親不斷逼婚,無奈之下才找了貌似老實的周生。而周生,甘願入贅為婿,看中的當然是錢財。婚後,兩人各自在外面偷歡,對彼此心知肚明,但互不干涉。甚至,從結婚開始,兩人就分房睡了。可今晚,老婆是吃了炸藥,還是受了什麼氣?

連著好幾天,周生是兩個家都歸不得。家裡的老婆這幾天脾氣特別差,而梧桐則有有一種讓周生心驚膽戰的氣息。因此,周生每晚都在煙花之地流連。

這天,接到梧桐的電話,問怎麼那麼多天沒去了?周生心裡樂得不行。這還是兩人好上以來,梧桐第一次讓他過去。想想這幾天的猜疑,他不禁覺得可笑。為了一副莫名其妙的畫,懷疑好了多年的情人,值得嗎?

到了梧桐的住處,小別勝新歡,兩人好一番溫存。正當兩人躺在床上閒聊時,梧桐的手機響了。看了看號碼,梧桐猶豫了一下,又看了周生一眼,便走到客廳的陽臺上接電話。

周生覺得奇怪,他悄悄跟過去,躲在客廳的落地窗簾後偷聽。梧桐拿著手機說:「明天你把藥送到公司給我,我這幾天就下手,保證讓他一命嗚呼。」

周生躡手躡腳地走回房間。沒多久,梧桐也進來了。想著剛才的電話,又想起那幅畫,周生心中一個激靈,趕緊藉口公司有急事,穿起衣服就要走。梧桐沒說什麼,只是冷冷看著他,讓人不寒而慄。

過了幾天,周生先打電話給梧桐,確定她在公司上班,接著便一個人來到梧桐的老公寓。他有鑰匙,自己開門進去,小心地搜著房子裡的每一個角落。結果,在臥室的抽屜裡,發現了一個小藥瓶。那上面還有使用說明,周生看了看,發現那是一種國外進口的強效安眠藥!

據周生所知,梧桐只要一沾床板,便呼呼入睡,打雷都驚不醒。既然沒有失眠,買這麼貴的安眠藥幹什麼?周生心裡一緊,難道是這藥不是她自己要吃的?

那會是幹什麼的?想到這裡,周生腦海裡又浮現出那幅詭異的畫。難道,梧桐真的要殺他?周生覺得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周生知道,梧桐並不願意和他在一起。梧桐剛到這個城市那會兒,周生對她關懷備至。人生地不熟,心中自然格外空虛,漸漸的,梧桐便接受了他。可沒多久,梧桐知道,周生原來是有妻室的人,於是提出了分手。可周生利用種種手段,威逼利誘,硬是不同意。梧桐知不敢得罪他,但心裡並不情願。

她不仁,也別怪自己不義了!周生咬了咬牙。他知道,梧桐這個格外執著,下定決心的事,一定不會半途而廢。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若是一不小心,恐怕小命就丟在她手上了。如今,唯有先下手為強。

這晚,梧桐打電話來,讓周生過去。周生想了想,還是決定到梧桐那兒,免得她起疑。到了那邊,吃了晚飯,梧桐說好累,想先睡一會兒。周生心生一計,趁著梧桐去洗手間時,跑到上次發現安眠藥的地方,偷偷拿了兩顆,倒了杯溫水,將藥溶在水裡。等梧桐出來,周生將水地給她。梧桐不疑有他,接過水一飲而盡。

果然,梧桐一喝了水,往床上一倒,沒多久便傳出輕微的鼾聲。周生叫了一聲,又推了幾下,梧桐也沒醒來。周生趕緊收拾好現場,將和自己有關的東西都收走,又清理了指紋,然後戴著手套,將門戶都密封,又取來取暖用的大煤爐,往裡面添了許多木炭。這麼一來,用不了多久,梧桐就會因為空氣不流通而吸入太多燒炭產生的氣體,最終死亡。而一旦被發現,別人也只會以為這不過是一起取暖而發生的意外事故。加上周生的關係,打點一下,糊弄過去再簡單不過了。

做好了這一切,周生頭也不回地沖出了公寓。開車回家的路上,周生的心狂跳不停。儘管他沒少幹過壞事,但殺人還是頭一回。

車開到家門口,周生下了車,眼前卻突然出現了兩個人。看清了那兩人後,周生嚇得說不出來話,是梧桐和張東!梧桐怎麼還活著,難道是鬼?可張東怎麼也出現在這裡?

梧桐笑得格外甜:「我們當然是來向你告別的。我們要走了,好了這麼多年,不來跟你打個招呼,實在說不過去!」

走了?到另一個世界?周生還沒反應過來。梧桐接著說:「我還是告訴你吧,免得你怎麼栽的都不知道!我和張東是青梅竹馬,從小感情特好。後來,他父母出了交通事故,雙雙身亡。他跟著叔叔外出謀生,從此就沒了聯繫。前幾年,我們碰到了,彼此都喜歡對方。可巧的是,我們唯一的障礙,就是你和你老婆!你利用我喝醉時,侮辱了我,還拍了不雅照,更利用你在本地的各種關係,威逼利誘,令我無法離開你。而你那個好老婆,在張東需要幫助時,用錢把他捧紅,但又對他糾纏不休,怎麼也不肯撒手。於是,我和張東便策劃了這麼一齣戲。你看到的那幅畫,是我讓張東畫的。我知道你一定會去看畫展。你疑心重,再加上後來我故意表現出來的那些疑點,足以讓你起了殺心。告訴你吧,第一次的安眠藥,是我故意讓你看到的。那時,瓶子裡的確實是安眠藥。只不過,後來被我換成了維生素。今晚你讓我吃下的,是維生素。而真正的安眠藥,則進了你老婆的肚子。我先約了你老婆,到我的公寓裡,然後把真的安眠藥下在水裡,讓你老婆喝下去。等你老婆睡死後,躲在床底下的張東就出來,兩人將你老婆塞進床底下,我也躲在床下。後來,你以為把我迷暈了,佈置好了意外事故的現場,就匆匆離開。然後,我和張東捂著口鼻,把你老婆搬到床上,兩人則趕緊離開。」

看著周生愣住的樣子,張東冷笑著說:「你不是老和梧桐說,你老婆最近脾氣很怪嗎?原因很簡單,我提出一定要分手,她不肯。算起來,這個時間,你老婆肯定已經歸西了。我們早就安排妥當了一個目擊證人,就是你的鄰居。當然,在我們的巧妙安排下,那人只會看到你在案發時間進出過那間公寓,而不會看到其他的東西。這麼一來,事情就很明顯了。你老婆就算自盡,也不會跑去小三的房間裡自盡,更不可能睡在小三的住處而因取暖發生意外。這麼一來,員警會認定,你老婆一定是去捉姦,發生了衝突,而導致死亡。而在那段時間裡,鄰居唯一看到進出公寓的,只有你一個人。所以,兇手肯定就是你了。如果我算得沒錯,員警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祝你好運,後會無期。」

張東摟著梧桐,鑽進一輛車裡,絕塵而去。沒多久,遠處響起了警笛聲,周生腿一軟,癱坐在地上。老婆死在自己手裡,老岳丈還能放過他嗎?想到這裡,周生眼前一黑,頓時暈了過去。

看我盯著檔案,看得入神,蘭花哥走過來,搶了過去,翻了幾下就說:「咦,這檔案以前倒是沒注意到。」

我歎了口氣:「這是一起預謀已久的謀殺,正因為心中有鬼,才會被嚇唬到而做出偏激的事。」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