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西毒北丐惺惺相惜,為何一生五次交手,或許金庸此舉另有深意

西毒與北丐,兩位絕頂高手,一生五次交手,最終分出勝負。首先這五次交手,分別是:

一、初次華山論劍

二、桃花島交手

三、歐陽鋒的船上

四、二次論劍

五、華山之巔

這些交手記錄,除了射雕,就是神雕的華山之巔。鬚髮花白的兩位老人,為何如此痛恨對方,金庸先生寫了五次交手,到底有何用意。然而站在一個讀者角度,還是屬於上帝俯瞰視角,來發揮想像,作者或許有以下隱喻。

第一次華山論劍,五絕鬥了七天七夜,其中西毒和北丐,自然也在其中。而且這極有可能是雙方初見,否則一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丐幫幫主,而另一個則是白駝山的莊主,這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談不上萍水相逢。故而初次論劍,不能排除二人初次見面的情況。

王重陽邀請二人論劍,必然西毒和北丐的武功,屬於世間罕有,同時開闢了江湖盛世。但與此同時,引出王重陽這個人物角色,如果缺少西北兩位,又何談言武論招。只有牽出這二人,才能構建武林盛世,以及武功的定位,這些都是相當重要的。假設只有東邪、南帝、中神通,主線有些太過簡單,讀者會意猶未盡,總感覺過於單調,失去了武俠小說的特色。

也可以說西毒和北丐屬於引子,讓其餘三絕的人物個性更加鮮明。西毒和北丐,單從綽號分析,顯然西毒陰險狡詐,北丐為人正派。從這次交手,可以看出歐陽鋒心有不甘,雖然王重陽奪得天下第一,他心悅誠服,可是老乞丐「武功低微」,為何我會與他平手。從原著細節,都能印證這一點,這能極好的剖析這位人物,還有和北丐二人的關係。且除了東邪和周伯通交手外,西毒和北丐之間拆招,幾乎都有詳細的打鬥描寫,此舉是為了突出兩個人物的「立場」。

其實第一次論劍,屬於作品中的「先驅者」,雖然五人打鬥,以回憶的方式呈現,然而西毒和北丐的造詣,基本定義了武功上限。同時武功的神秘面紗,也在逐步揭開,假設初次論劍,未介紹這二人,這對於作品的整體性,會有一種混沌感。導致條理不清,無法引入下文,而且其餘三絕的人物性格,亦不會飽滿。

桃花島交手

西毒與北丐再次見面,已然闊別二十餘載,這場酣暢淋漓的打鬥,滿足了讀者的好奇心。正因初次論劍,金庸先生未有太過細節的描寫,一些零星片段,不足以讓人大飽眼福。其實這樣寫的目的,能避免讀者審美疲勞,讓每個人的腦海中,皆有初次論劍的想像。

而且這能極大程度填補第一次華山論劍的空白,使得論劍變得更為清晰,假設前方是濃濃的霧,初次論劍距離濃霧中的真相,還差百余步就能真相大白。但到桃花島二人交手,離真相還差五十步,這就是意義所在。況且這次交手,還有東邪錦上添花,只缺少南帝一燈,還有已故的王重陽而已,這亦屬論劍的預演,也算是低配版的華山論劍。第一次論劍,五人鬥了七天七夜,到底如何打鬥,又如何難分伯仲,未見詳細描述。

這時洪七公前一掌,後一掌,正繞著歐陽鋒身周轉動,以降龍十八掌和他的蛤蟆功拚鬥。這都是兩人最精純的功夫,打到此處,已不是适才那般慢吞吞的鬥智炫巧、賭奇爭勝,而是各以數十年功力相拚,到了生死決於俄頃之際。修訂版《射雕英雄傳——第十八章》

但在桃花島,這二人的拆招,金庸先生的描寫,可以說滴水不漏,甚至寫出西毒的蛤蟆功,還有北丐的降龍十八掌。這是否讓人聯想到初次華山論劍呢?讀者「哦的一聲,原來如此啊」!假設第二次纏鬥,作者未寫如此詳細,那麼關於第一次論劍的認識,人們或許會出現「割裂感」。同時這次交手,金庸先生安排的非常巧妙,風雪驚變為《射雕英雄傳》第一章,第四十章為華山論劍,恰巧西毒和北丐交手為第十八章。作者將打鬥[插·入]中間章節,目的在於鋪墊二次論劍,不至於缺少畫面感,讓讀者太過缺少想像的空間。

而且這次打鬥,均為晚輩的婚事,西毒為了歐陽克,洪七公憤憤不平,當然替郭靖撐腰。洪七公認為,自己的徒弟遭到欺負,就是老叫花子無能,故而無論如何,都要幫助郭靖迎娶黃蓉,獲得東邪的認可。這次打鬥,不僅是為了填補空白,還刻畫了二人的性格,西毒的毒字,真是沒有叫屈。他險些誤殺黃蓉,且在後邊與郭靖打鬥,卑劣手段與正道宗師一比,簡直隔著十萬八千里。

西毒和北丐,各自先後離開桃花島,只不過北丐運氣實在太差,可能平時討飯的時候,總是能吃到雞腿,以致於花光了自己的運氣,不然怎能連船都散架了,在海上漂泊。當北丐與周伯通和郭靖,來到歐陽鋒的船上,西毒為了那本九陰真經,先用計除掉周伯通,然後在與北丐過招。這第三次交手,意義與前兩次截然不同,這是金庸先生的高明之處,讓讀者自我判斷正與邪。本來初次論劍和桃花島交手,均屬切磋武功,輸贏無傷大雅,頂多西毒折點面子而已。

但此番交手,北丐佔據上風,破了西毒的招式,如果沒有洪七公,歐陽鋒會有三種死法,一則被燒死,二則被壓死,三則被活生生地氣死。但北丐於心不忍,救了西毒一手,誰想到西毒突施狠招,偷襲未防備的洪七公,使其武功盡失。

這裡道出了小人的恩將仇報,還有俠義之士的救人於水火,同時這亦是一道分水嶺,將北丐和西毒隔將開來。一個在欲望之淵,另一個在正義的海洋。只不過歐陽鋒的性格,已然盡情顯露出來,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但卻算不得真小人。如果這次打鬥,北丐見死不救,西毒必然命喪於此,這次交手,徹底劃分正與邪。倘若此前的歐陽鋒,還屬亦正亦邪,那麼從即日起,就變成不折不扣的惡人,綽號中的毒字,再一次加深了何止一層。

雖然北丐落敗,甚至有些英雄遲暮的悲涼,但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不以暫時的成敗論英雄,而是誰能笑到最後。西毒的放浪形骸,還有髒心爛肺,遲早會受到命運的安排,假設洪七公未曾受傷,我認為這個人物的成長,會缺少一點東西。且看貪吃誤事斬斷食指,再到後來依舊改不掉這個嘴饞的毛病,這次被歐陽鋒所傷,亦是這個道理。若還有這種事情,北丐定然挺身而出,再一次相救西毒,果不其然,北丐與兩位愛徒郭靖與黃蓉,離開明霞島,遇到落水的歐陽鋒,再次動了善心,忘記歐陽鋒以怨報德,這說明了什麼?

如果再有十次,一百次,一千次,洪七公依然無怨無悔,這就是正義與邪道的區別,想必金庸先生,也是為了闡述武俠世界中,不僅僅只有武字,還有一個俠字。如果邪魔外道數次傷人,就能止住俠客之道,那麼這個人從傳統意義上講,算不得真正的正義之輩。洪七公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雖然數次相救歐陽鋒,但仍未心生記恨,只有小心防范而已。這第三次交手,印證邪惡與正義,同時這直接推動劇情,讓郭靖和黃蓉,成為北丐的接班人。

二次華山論劍

這次論劍,歐陽鋒瘋瘋癲癲,已然不見昔日模樣,洪七公與之交手,未能占到便宜。如果說第三次拆招,代表正邪之分,那麼此番交手,就是武學之道。洪七公的打狗棒法,亦絕非等閒,不過與逆練九陰真經的歐陽鋒相比,還是略遜一籌。況且北丐以九陰真經恢復武功,為何不及顛倒次序的歐陽鋒,這像極了《天龍八部》中的無名瘋僧,狂笑不止的練起易筋經,居然神功大成,令人百思不解。

歐陽鋒與洪七公,二人雖有正邪之分,但武功殊途同歸,都是淩厲的招式,沒有所謂的正與邪。這說明武功境界,不一定非要循規蹈矩,有些時候自創招式也不不可。《笑傲江湖》中的風清揚和令狐沖,均是任意而為,隨性所至,甚至神雕中的楊過,都是如此這般。西毒與北丐交手,恰恰說明這一點,武功是永無止境的,即便逆練、反練、趴著練、躺著練,均能練成蓋世絕學,不必拘泥細節。

歐陽鋒練成九陰真經,點明心中執念太深,而洪七公的打狗棒法,未能佔據上風,歸根結底的一點,就是在武學論上,歐陽鋒超過了眾人。雖然神志不清,見人就喊:「我是誰」,但歐陽鋒的境界,在二次論劍之時,必然高出北丐。表明人有正邪,武功的正與邪,取決於人,但若衝破玄關,練至化境,那麼其境界至高,就與人的正邪毫無關聯。

七公幸而消解得炔,未受重傷,但半身酸麻,一時之間已無法再上。他是大宗師身分,若不認輸那就跡近無賴,同時心中確也佩服對方武功了得,抱拳說道:「歐陽兄,老叫化服了你啦,你是武功天下第一!」修訂版《射雕英雄傳——第四十章》

縱使歐陽鋒已然瘋癲,奪得天下第一,洪七公依然佩服,且沒有無賴式的潑皮,真君子的作風與偽君子的歹毒,此時已然明瞭。如果換做旁人,或認為歐陽鋒是一路撿過來的,這次屬於僥倖取勝,但洪七公光明磊落,勝就是勝,敗即是敗,哪有什麼僥倖說辭。第四次交手,或許金庸先生的用意,大概就是如此吧。

神雕中的華山之巔

待西毒與北丐第五次交手,已然是神雕時期,這次以命相拼,說明射雕時期的英雄,已經進入尾聲。歐陽鋒和北丐洪七公各自施展絕學,不過歐陽鋒雖強,但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始終還是用的稍晚,否則必然取勝。而且西毒北丐互擁而逝,楊過直接說出洪老前輩計勝一籌,表明邪終不能勝正。

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和九陰真經,都屬於正派絕招,歐陽鋒的蛤蟆功,以及正反九陰,透露一股陰狠味道。但這次交手,為二人畫上句號,同時結束了北丐與西毒的一生。當然二人的離世,不排除為了騰出西北兩位,將新的五絕接力棒,交到郭靖和楊過手中,這亦屬武學的傳承。但同時正與邪的較量,洪七公有兩個選擇,他可以率先發難,以打狗棒法壓制,或者揚長避短,仍能勉力取勝。可相讓西毒,不禁讓人感歎,正義的無私胸懷是如此可敬,而那式天下無狗,象徵整個神雕時期,再無惡人橫行。當然這是洪七公的意願,不過棒法中的狗字,就代表惡人,北丐讓楊過演示這套棒法,西毒想的鬚髮花白,終於想出破解之法。

而且想通之後,就恢復了昔日雄風,居然不再瘋癲,知道自己就是西毒歐陽鋒。或許金庸這樣寫,目的在於北丐的天下無狗,本屬邪不勝正的招式,歐陽鋒破解,或許已入正道。否則恢復記憶,屬於迴光返照嗎?其實北丐的正義,感化了西毒,將其拉回正道,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歐陽鋒數日惡鬥,一宵苦思,已是神衰力竭,聽他連叫三聲「歐陽鋒」,突然間回光反照,心中鬥然如一片明鏡,數十年來往事歷歷,盡數如在目前,也是哈哈大笑,叫道:「我是歐陽鋒!我是歐陽鋒!我是歐陽鋒!你是老叫化洪七公!」

退一步講,歐陽鋒恢復記憶屬於迴光返照,但是為何如此,須知破解打狗棒法,需要全神貫注。但想出破解招式的同時,也恢復了記憶,是否說明得益于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只因棒法中,或多或少,都有歐陽鋒的回憶。假設沒有回到正道,歐陽鋒初見洪七公,必然是拳打腳踢,縱使力竭,可依然不至有口難言,顯然歐陽鋒頓悟。

西毒與北丐一生五次交手,像極了兩個人的初識、相知、相惜、一笑泯恩仇。同時這五次交手,除了時間線安排的嚴絲合縫,也讓讀者自我構思,想像雙方的交手的情形。以及橫跨兩部作品,射雕與神雕中的西毒與北丐,應該給出一個合理的結局,襯托楊過和郭靖兩位後輩,還有兩大時期,由弱到強的轉變。北丐的打狗棒法,西毒手中比劃,在說與楊過,這就是武功的傳承與進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