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逝世兩周年:先生雖逝 俠義永存

無名西狂 2020/10/30 檢舉 我要評論

2018年10月30日,農曆九月廿二,一代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去世,享年94歲。

  「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去年今日,襄陽城為金庸點亮燭光,無數讀者在網上表達追思。參演金庸小說改編影視劇的演員們,也以角色之名送別大師。

  金庸葬禮上的那副橫聯「一覽眾生」,表達著他對芸芸眾生的體察。猶如他的兩支筆:一支寫武俠,雕刻人生百態;一支寫社論,道盡世間冷暖。

  年輕時,金庸曾以林歡為筆名,為長城電影公司編寫劇本;也曾以姚馥蘭為筆名撰寫電影評論。後來,他與梁羽生定下武俠小說之約,將名字中的「鏞」字一分為二,就有了我們現在熟悉的名字。

  自30歲左右創作《書劍恩仇錄》開始,到1972年的《鹿鼎記》正式封筆,金庸共創作了15部長、中、短篇小說。「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只有14個字,卻是幾代人的青春記憶。

  除了小說家,金庸還是學者,是報人。「做學問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樂的。」金庸曾說,「學問不夠,是我人生的一大缺陷」。

  2005年,81歲的金庸為修讀英國劍橋大學博士學位,特地飛赴當地上課,引起不少關注。2010年,他獲得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而至於辦報,則從更早的時候就開始了。中學時,金庸開始向東南地區的一家大報《東南日報》投稿。

  他早年曾在上海《大公報》、香港《大公報》及《新晚報》任記者、翻譯、編輯。1959年他創辦香港《明報》,任主編兼社長曆35年。

  他曾說,自己「辦報是真正拼了性命來辦的,寫小說是玩玩」。

  2019年10月29日晚,曾拍過《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神雕俠侶》的導演張紀中,在微博上發表長文悼念金庸逝世一周年。他寫道,你雖離去了,可你的精神早已融入祖國的山川大地,融入了我們每個人的心中。「我想,你與我一樣堅信,俠是中國人骨中的風神、心裡的情懷,武俠精神是真正的中國精神。」

  其實,俠客精神在中國源遠流長。司馬遷在《史記》中專門寫《遊俠列傳》,李白寫《俠客行》,施耐庵寫《水滸傳》,清代有《三俠五義》。俠客們被世人嚮往、尊重,也讓江湖充滿了個性的光輝。

  都說武俠是成年人的童話,而金庸的作品讓俠客精神在當代得以流傳並重新演繹。在書裡,金庸為讀者構建了一個武俠江湖。有《笑傲江湖》的波詭雲譎,有《天龍八部》的義薄雲天,也有《白馬嘯西風》裡簡簡單單的兒女情長…他的作品,還曾被多次拍攝、製作成影視作品,影響好幾代人。

  俠是什麼?是道義,是家國。而在金庸小說裡,它有了一個個具體的人物,是有情有義的喬峰,是孝義愛國的郭靖,是豪邁不羈的令狐沖……

  有網友說:「我對江湖的憧憬以及個人身上的俠氣都是因為先生。」馬雲也曾在微博上悼念,「若無先生,不知是否還會有阿裡。」他還敬上挽聯,「一人江湖,江湖一人」。

  有人曾經問金庸:「人生應如何度過?」他也有一個俠客式的回答:「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兩年過去了,先生雖逝,俠義永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