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多掙700塊錢,我接了個不該接的活兒……

lvdonghua 2021/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我三十出頭,是一個公車司機。在公司車隊裡,也是最年輕的司機。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年紀輕輕就開公車是一件很沒出息的事。但我無所謂,我沒偷沒搶,自力更生,除了沒女朋友,別的也不差啥。

我每天早上五點準時從站裡出車,到七點返回始發站,下午再來回跑一趟,四點半基本就下班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整天也自得其樂,日子美滋滋。

老吳是我們隊長,平時車隊裡的大事小事都得先讓他過一遍,有句話不是說「天上的九頭鳥,地下的大佬。」他就是這種老奸巨猾,無利不起早的九頭鳥。

周日本是我輪休,正巧做了個美夢。夢裡我居然跟范冰冰談上了戀愛。吃了飯,看了電影,小手剛牽上,忽的聽到整個世界都開始環繞起來最炫民族風。

剛開始我還納悶這沒到廣場舞時間怎麼就起歌了?後來在冰冰迷茫的眼神中我突然驚醒。我摸過來桌子上狂叫的手機,按了接聽鍵,不耐煩的罵了句:

「有病啊,這個時候打電話。」電話那頭一愣,緩緩傳來老吳討厭的湖北腔。「小李啊,我是吳大哥,你在家呢撒,別睡了,趕緊來公司,開個緊急會。」

雖然極不情願,還是輕嗯了一聲掛了電話。公司有事就算是放假時間也得到場,這是制度。

簡單的洗漱後早餐也沒顧的吃就匆忙趕了去,老吳辦公室此時已經被同事站滿了。我勉強擠進了屋,老吳見我來了,沖我點了個頭,說道:

「行,人行了,說個事,市里上周下個通知,要從咱這到造紙廠加一班車,今天咱們商量一下,把這趟車司機定了。」「啥?造紙廠?那地兒慌的人影兒都沒幾個,往那通車給誰坐?」

老吳話音剛落,人堆裡就有師傅嘰歪起來。老吳聽後眉頭一皺說道「你別管有沒有人兒,市里讓加班次你不服你找市領導班子去,你嘰歪個啥?「

眾人見老吳火了,沒人再敢接茬,老吳看了看,又繼續說「這班車一天就跑一個來回就下班,接這活的司機一個月加500塊錢補助「

這話一撂,人堆又熱鬧起來了。「一天跑一趟,還比別人多加500,那我幹啊!」「我也幹啊!」見眾人起哄,老吳斜眼看了看,笑笑說道:

「你看可不是麼,我老吳有好事能不想著給你們爭取麼?你尋思你們一天天吳大哥吳大哥的能讓你們白叫麼?」這話說完,有幾個愛拍馬屁的就開始帶頭鼓掌了。

嘩啦啦的掌聲響起來,老吳笑的更燦爛了。斜著眼睛又到處看了看,我總覺得老吳這眼神有問題,果不其然,老吳接著說道:

「這活兒跟這錢我都說了,就是這個樣,啊,是好事,但是有一點小瑕疵,啊,這是個夜班。」「啥子呦,夜班?俺說咋就跑一趟,還加錢,夜班車去造紙廠那地兒幹啥子呦?去拉鬼撒?」

「對啊,我可聽說唐窪子村那邊可不乾淨,經常鬧鬼!」「瞧你們說的,鬼在哪呢,挺大個人兒還怕黑啊,那邊不是有個村子麼,有人向市裡面反應,好多村民白天進城賣菜,晚上就回不去了,為了方便那邊兒的村民,市里就批了這麼一趟車。」

「啥子呦,那幫村民在夜市賣菜都到晚上十來點鐘,那這班車幾點發?」老吳抿了抿嘴,笑呵呵的說「晚上十一點發!」

造紙廠在郊區很偏的地方,十一點從我們這總站發車,就算夜裡不堵車,也得一個小時能到。也就是說,從造紙廠往回走的時候,就已經半夜十二點了。考慮到這,我就打消了開這趟車的念頭,倚在門框邊,打了個哈欠。

見大家沒人應承,老吳尷尬的咳嗽一聲,說:「哎呦,你們是幹司機的,還挑路挑點的?「老李聽不下去了。「老吳啊,不是俺們不開這車,這家裡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你說夜班回來都兩三點了,小孩子都睡覺了,打擾小孩考學不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