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水為何不練北冥神功對付童姥?舊版中她這門神功更讓童姥驚歎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有不少讀者朋友都有這樣的疑問,就是李秋水有《北冥神功》秘笈在手,她卻為何不自己修練了去找天山童姥報仇呢?對於這個問題,小說中其實有從側面作出過交代,那就是李秋水或許想過去修習「北冥神功」,但她本身的實力並不在童姥之下,她不會選擇冒險去修習這門神功。

還有讀者的這個疑問,實際上只在看修訂版和新修版的小說時才會有,連載版小說中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根本就沒有「北冥神功」,而且那裡面的李秋水除了「小無相功」,她還練成了另一門更厲害的神功,天山童姥都驚歎不已。

一.李秋水的武功不在天山童姥之下,她或許想過修習「北冥神功」,但她不會選擇去冒險。

在許多朋友看來,李秋水的武功在天山童姥之下,認為她平時不敢去惹童姥,專挑童姥返老還童、功力盡失的時候才上門尋仇。但實際上這是個假像,李秋水自她被童姥毀容之後,和童姥是持續相鬥了二十多年,只是恰好最後一次碰到了童姥三十年一次的返老還童之機。

其實這也能算是李秋水為何沒練「北冥神功」的一個原因,因為李秋水開始找童姥報仇,是在她被童姥毀容之後,那時的她早已離開了大理無量山多年,《北冥神功》功法秘笈被她藏在那尊玉像下麵並不在她的手上。

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李秋水不需要去練「北冥神功」,她的武功根本不在童姥之下。逍遙派的武學理念,是以「內力為本,招數為末」,積蓄內力是第一要義。因此當年逍遙子各自傳了一門內功心法給逍遙三老,天山童姥受傳《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無崖子修練《北冥神功》,而李秋水則是《小無相功》。這三門絕學,皆能練出高深內功,以此內功為根基,天下外功武學皆能為之所練所用。

逍遙子所傳下的三門絕學各有所長,因此李秋水的功力並不在童姥之下。實際上也是這個原因,她們二人才能持續鬥了二十多年而不分勝負。當然了,這也不是說李秋水並不想練「北冥神功」。畢竟她為人陰險,常以攻心為上。她若能用「北冥神功」去對付童姥,不是更能證明她與無崖子的關係,以之去刺激童姥,讓誤以為無崖子愛她的童姥未戰先敗,李秋水又何樂而不為呢?

可以說李秋水應是有想過修習這門神功的,只是她不敢修練,因為她不敢冒險。這點我們只要看小說中段譽修習「北冥神功」時,所看到的功法所言就知道。《北冥神功》功法上寫得很清楚,欲想修練其功,必先棄其先前已有的內功,不然會引致兩功相沖,走火入魔。

李秋水所學的武功,其精深和宏博皆不在童姥之下,她又怎麼會為了修習「北冥神功」,而將自己一身絕學盡棄歸零,又重新開始去累積內力呢?而且「北冥神功」吸人內力,對象須是內力修為不如己者,不然的話便會出現內力倒灌的現象,內功重新練起的李秋水如何能撼動得了身擁神功的童姥,假如這期間童姥尋仇而來,豈非白白送命?

二.舊版小說中並無李秋水留下「北冥神功」功法的設定,她的另一門神功更讓童姥驚歎不已。

相比於後兩版小說中李秋水在玉像下面的蒲團裡,留了「北冥神功」和「淩波微步」兩門神功秘笈的設定,連載版小說裡就僅有刻在玉像周圍銅鏡上的一門「淩波微步」,並沒有《北冥神功》功法。而且這門武功也不是李秋水的,乃是玉像的原型,李秋水的妹妹所留。李秋水或許跟無崖子有過戀情,她也曾把自己所學的獨門內功「小無相功」給了無崖子,但她卻並無無崖子的「北冥神功」,因為這版小說中根本就沒有這門武功。

段譽之所以能吸人內力,那是因為他吃了段延慶的「陰陽合歡散」之後,想自盡又吞食了劇毒之物的蟒牯朱蛤,機緣巧合之下練就了「朱蛤神功」。而無崖子所修習的,是有一門叫「北溟真氣」的神功,但也僅僅是一門威力很強的內功而已,並不能吸取他人的內力。便是無崖子給虛竹傳功前,剔除虛竹少林內功的神功,也是用了「化功大法」,並非後兩版中的「北冥神功」。

既然「北冥神功」都不存在,那麼自然就更不會有李秋水不練這門神功的說法和疑問了。不過,這版中的李秋水雖無《北冥神功》功法,《淩波微步》也不是她所留下,但她卻仍然會「淩波微步」,這是因為除了「小無相功」,她練成了另一門神功,那就是「天鑒神功」。

「天鑒神功」乃是逍遙派最上層的絕學,功法刻在三百六十面青銅鏡上,應是僅次於逍遙派另一門,只有掌門人才有資格修習的「逍遙禦風」那樣難懂難練的神功。畢竟當在西夏決鬥,李秋水說出她練成這門神功之時,天山童姥還很不相信,因為童姥也深知這門神功的難練。由此也可以看出李秋水的武學修為,那絕對的是宗師級別。

童姥起初雖認為李秋水是在說大話,但之後兩人通過傳授虛竹招術,彼此克制對方武功時,她才相信李秋水真的是練成了「天鑒神功」,這讓驚佩不已。因為李秋水教給虛竹的「淩波微步」,正是從「天鑒神功」而來。

所以說,天山童姥雖練成了「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功」(連載版中的名字,修訂版中叫「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新修版中則叫「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但在「小無相功」之外還練成了「天鑒神功」的李秋水,其實力根本就不在她之下,甚至還自信能勝過童姥,不然她斷不會貿然上門找童姥尋仇。

其實金庸先生一開始的設定,童姥與李秋水就是武功並駕齊驅、各擅勝場的一對冤家,正是實力相當,誰也勝不了誰,才能持續相鬥了幾十年。不然兩人的功力若有高低之分,後來她倆在冰窖中比拼內力,都企圖將真氣透過虛竹去壓倒對方之時,斷不會出現相持不下,而盡數留在虛竹體內,並與無崖子給他的真力歸併,出現合三為一的現象。

從這方面來看,為了成就虛竹,不要說連載版小說中並無「北冥神功」,便是後來的兩版中李秋水手上有這門神功的功法,金庸先生也斷然不會安排她去修習這門武功,以免破壞了她與童姥之間的平衡。

綜上所言,讀者所產生的這個疑問,實際上是由於金庸先生對小說的修改引起的,舊版小說並不存在,至於後兩版小說中存在的這個問題,金老明顯有想到,於是修改時也著手作了解釋。那就是在《北冥神功》功法之上注明:「凡曾修習內功之人,務須盡忘已學」。

如此,不但解釋了李秋水為何有功法在手也不去修習「北冥神功」,也對應了無崖子傳功虛竹前要將他少林內力剔除一事,更還突出了毫無內功根基的段譽練此武學乃是莫大的機緣,一舉三得,可謂完美。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