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雕俠侶》到《倚天屠龍記》的斷檔期中,江湖發生哪些變化

卻聽楊過朗聲說道:「今番良晤,豪興不減,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把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說著袍袖一拂,攜著小龍女之手,與神雕並肩下山。

其時明月在天,清風歡葉,樹巔烏鴉啊啊而鳴,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淚珠奪眶而出。

正是: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複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以上是《神雕俠侶》全書的結尾。楊過小龍女飄然而去,郭襄暗自神傷,李白的一首《三五七言 秋風詞》更是徒添悲涼。到了《倚天屠龍記》時代,射雕、神雕中的人物已經消逝殆盡,唯有一個百歲的張三豐守在武當山,漸成武林豐碑。

新的江湖,新的開始。郭靖、黃蓉、楊過等人費盡心機留下的倚天劍和屠龍刀,成為了武林人士關注的焦點。他們似乎忘記了前輩們的初心,只想著憑藉神兵利器武功秘笈來稱霸武林。郭黃的大雕,楊過的神雕再難覓蹤跡,飛起的浪漫終究抵不過世俗的現實,射雕三部曲不再與雕有關。

是什麼讓江湖失去了顏色?是什麼讓英雄豪傑忙於江湖爭鬥,忘記了郭靖為國為民的俠義初衷?百年間的風雲變幻,可以闡釋一切。

江湖門派的規范化經營

在《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中,大多數高手是有門無派。

華山五絕,除了中神通王重陽創建了一個道教分支,其餘四人均未開山立派。

四人中,收徒最重者是黃藥師,桃花島門下弟子,個個才華橫溢、聰明絕頂,可也僅此而已。黃藥師並未廣收門徒,開創個什麼桃花派。當他的徒弟們以各種形式消失在江湖之後,只剩下個程英姑娘伴其左右,與其說是關門弟子,不如說是晚年情感的寄託。

洪七公除了郭靖黃蓉外沒有固定的徒弟,大多是見其人品不錯,教個一招半式。這也難怪洪七公,丐幫本是傳承百年的大幫,身為幫主再另開一派,于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一生糾纏于幫務的洪七公,天性自然,教了郭靖降龍十八掌,卻並沒有讓他繼承丐幫幫主之位。可能是他也可憐這個老實的孩子,不想讓他被俗務搞亂了頭腦,反正黃蓉常伴左右,誰當幫主都是一樣。

歐陽鋒西域人士,卻始終嚮往中原武林。要說猛龍過江的他,最應該開山立派,將西域武學發揚光大。可惜他一輩子醉心武學,再加上生性狠辣,收徒沒時間也沒耐心,教個兒子歐陽克也僅是點到為止,實在算不上什麼名師。

一燈大師本是國君,退位為僧實屬佛緣深種。他的徒弟漁樵耕讀均是舊日臣子,點化了個裘千仞,也是頓悟成佛,名義上是弟子,實際上更像是引路人。他身為化外之人,雖關心武林發展,可對自己段氏一系的武功絕學反而看得很開。也許在他心中,早已沒有了門戶之見,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

五絕以外,各路配角也大多是占個名頭。江南七怪、黃河四鬼等等稱號,只是稱號,沒有門派之別。至於主角郭靖、楊過,更是一心向下,對門派之事毫不上心。

到了《倚天屠龍記》裡,門派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六大門派中,少林派是老牌門派,地位超然。其餘五派也各有傳承,峨眉、武當在其中算是異軍突起,短短數十載便有所作為,實力不容小覷。

滅絕師太是峨眉第三代,門下弟子甚眾,已是立穩了腳跟。武當開派不久,張三豐依然在世,本以為這位邋遢道人會走黃藥師、洪七公的路子,收徒不立派,或者像王重陽一般,以教為傳,漸漸淡出江湖。可是,武當派還是立派了,最明顯的是:殷梨亭和莫聲穀的武功,大多數是師兄所教。這是門派的一個標準化信號,有了規范的運營模式和傳承模式,即,沒有師父也能將武學傳承下去。

江湖從鮮立門派到門派盛行,實則是子小說的歷史背景下的正常演變。南宋滅亡之後,江湖也受到了嚴重打擊,精英翹楚輩出的年月一去不返,剩下的武林人士,需要抱團取暖,來抵消蒙元的壓力。

由郭靖率領的江湖群雄在襄陽保衛戰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元朝定會重視這股民間的力量。江湖人士的生存環境遭受極大考驗,門派以武學傳承形式,保存了江湖上僅存的骨氣和血性,是無奈也是必然。

而我們看到的江湖,也從率性而為的射雕時代,到了有規矩框架的倚天時代。江湖規矩太多,會減少它的美感,所以,我們對射雕神雕江湖的喜愛,遠遠大於倚天中的江湖。

倚天門派中很多是以教派的形式發展,說明了俠義的弱化

在《倚天屠龍記》中,很多門派都是以教派的方式發展壯大。少林、明教自傳入中原既是如此,暫且不表。武當、峨眉的掌派是道士尼姑,華山崆峒等派也是輔以道教教理,雖然他們對門人的婚戀約束不是那麼嚴格,可若以掌門人而論,其江湖氣的教派化發展似乎已成必然。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原因在於神雕之後,江湖俠義的弱化。在《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中,江湖分為情義江湖和俠義江湖。

情義江湖,自是江湖人的兒女情長,愛恨情仇,兄弟義氣。它在射雕神雕時代,是被俠義江湖所含括的。在那個江湖中,俠義是壓倒一切的江湖至理。為了俠義,郭靖可以不顧郭襄安危領兵攻打敵軍,楊過可以在情傷之下獨臂維護江湖正義,四絕可以以耄耋之年奔走江湖,丐幫和天下豪傑可以放下個人仇怨齊聚襄陽,縱死不悔。

這是俠義的巔峰,也是俠義最後的高光時刻。

到了倚天時代,俠義被弱化了,或者說,俠義被個人化了。俠義不再有統一的目標,而是陷入了自認正邪的桎梏當中。六大門派的門人弟子有的光明磊落,有的齷齪不堪,可他們都自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代表俠義的。

於是乎,他們必須找一個反面對手,來彰顯自己的俠義本質。明教,這個外來的門派不幸被選中。江湖由此開始了無限的爭鬥。這種爭鬥是江湖的內耗,與俠義無關。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明教中英雄豪傑很是不少,正派裡小人層出不窮。

江湖近百年的發展,俠義沒有昇華,反而有了退步,讓人不禁唏噓。

射雕和神雕時代的後人大多隱匿江湖

《倚天屠龍記》中,張三豐是神雕時代的人物,其時他還是個孩童,武功也未大成,只能算是見證者。而那些參與了神雕末期江湖和義守襄陽的英雄豪傑們的後人們,在倚天時期幾乎消失殆盡。

朱九真武烈兩家算是神雕時代的參與者的後代,在《倚天屠龍記》中,他們是作為反面人物出現的。描述他們的篇幅不長,可很是能說明一些問題。

我們都知道,襄陽最後城破,追隨郭靖的英豪們大多倒下,一些人沒有家室,一些人舉家離去。而那些留有後代的,尤其是後代們是有田產有財產的富戶,他們如何得來這些物質分為兩種情況。

一種是在南宋敗亡前的遠慮者,他們定是提前為家小做了安排,如朱家武家。他們遠離中原,在偏僻之所自得其樂,說明他們的前人並未在最後時刻投降,而是選擇了遠走避禍。二種是最後依附元朝者,他們已經淡化了江湖屬性,做了那太平翁。

無論哪種,如再講述他們的故事,已無意義,更何況他們並非主線人物。郭靖的後人郭襄,創立峨眉一派,成為一代宗師。郭家起自江湖,最後歸於江湖,不得不說冥冥中自有主宰。楊過的後人黃衫女也出現過幾次,更像是當初的一燈大師,遠離著江湖,遙望著江湖,關鍵時刻又心系江湖。這樣的做派,很楊過,很小龍女。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雖然射雕三部曲一脈相承,可金庸先生力求給我們營造一個全新的江湖,《倚天屠龍記》一書做到了。它的意義就是告訴我們,江湖上不僅僅有郭靖楊過這樣俠義,也不僅僅有五絕那樣的風華,江湖代有人才出,無數的人離開,又有無數的人到來。他們沿襲著郭靖楊過的套路,起自草莽,在江湖中昇華。

也許,這就是武俠文化的傳承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