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系列】《天龍八部》中李秋水的妹妹,無崖子愛了一輩子的女人,段譽的神仙姐姐到底去哪兒了?

提示:所有腦洞系列文章只是單純娛樂,可能會有邏輯漏洞,請勿認真對待

/天空之城

咱們先說結果:神仙姐姐自然是成了神仙。當初,逍遙子的三大神功,天山童姥選了長春不老功,無崖子選了北冥神功,李秋水選了小無相功。只有李秋水是雙胞胎妹妹李雲溪,也就是段譽所謂的神仙姐姐,她求道之心堅毅無比,堅持要將三種神功全部練成,並接連渡過身劫、情劫和天劫,最終破空而去。

1.自名雲溪

逍遙子受華山老祖陳摶指點,在雲南無量山長春不老穀獲得呂洞賓留下的長春不老功秘笈,後又悟出小無相功和北冥神功,最終堪透天地至理,破碎虛空而去。

此前,逍遙子為了留下傳承,在天山絕頂創立逍遙派,並收下四個弟子。逍遙子根據四位弟子的命相,為他們一一重新取名。

根據大弟子天山童姥的命相,逍遙子看出她一生勞勞行役,於是仍讓她用原名童勞勞。後來,童勞勞因為練長春不老功出了岔子,形貌停留在兒童時期,被人以訛傳訛,號為天山童姥。

二弟子無崖子名字的由來,是因為逍遙子看出這位弟子識海之內一馬平川,無邊無涯。無崖者,有兩重含義,既通「無涯」,又是指無崖子心無丘壑,襟懷坦蕩。後來,無崖子果然因為城府不足,被徒弟丁春秋暗算。

三弟子李秋水的識海之內,無邊落木蕭蕭而下,一條大江浩蕩奔流,因此逍遙子為她取名為秋水。

至於李秋水的雙胞胎妹妹,逍遙子一探察她的識海,面色雖然不變,心中卻翻起驚濤駭浪。因為他看到的是無邊無際、洶湧澎湃的大海。逍遙子有心試試這位弟子的品性,便讓她自己取名。

李雲溪說師姐師兄比我強上百倍千倍,姐姐如果是秋水,我就是山間石縫中一條微不足道的小溪,不如我就叫雲溪好了。

逍遙子心中暗贊,他本想為李雲溪取名為李滄海,但眼見她如此謙遜,不尚虛名,顯然是有更高的追求。

接下來,逍遙子讓四位弟子選擇要練的內功。他指出長春不老功、小無相功和北冥神功各有所長,練成任何一門,都能憑此縱橫江湖。只不過選擇了其中一門,再練其他兩門,就兇險無比,各位弟子務請謹慎選擇。

童勞勞選擇的是長春不老功,這門神功是呂洞賓所創,配合飲用長春不老穀的泉水,不但進境奇快,還有返老還童、青春常駐的功效。

無崖子選擇了北冥神功。這是逍遙子自創的神功,練成之後,全身數十個竅穴能夠吸收他人的真氣,化為自身的北冥真氣。

李秋水選了小無相功。這門神功的特點,在於練成之後,可以催動天下一切外功。練成小無相功,等於掌握了天下所有的內功。

輪到李雲溪選時,她沉吟片刻,說自己資質低微,想先學習一些入門的武功。逍遙子聞言大笑,指著她說很好,一連說了三次。

2.三更傳道

這一夜明月皎皎,如水銀瀉地。三更時分,李雲溪出現逍遙子門前,推門而入。只見逍遙子端坐於蒲團之上,身前三尺還有一個蒲團,顯然是為自己準備,便上前施禮,然後盤坐在蒲團之上。

逍遙子說,你日間不選,此時應約而來,顯然是大有慧根。我說這三門絕學,學了一門便能縱橫天下,若要同練兇險無比,所以你的三位師兄師姐只選了一門。但你顯然是想三門同練,追求大道。

當年,陳摶老祖送我十六個字, 「彩雲之南,有泉不老。不假外求,以武入道。」我靠著老祖的指點,在雲南無量山尋得長春不老泉,找到了呂洞賓留下的長春不老功秘笈,七年有成之後,我在行走江湖過程中,悟得小無相功,於是將一身長春不老功的真氣,盡數化為小無相功。不久前,我又將小無相功轉化為新悟得的北冥真氣。至此,總算是摸到了一絲大道的門檻。

日間我對你們所說,並無虛言。這三門絕學,各有所長,並沒有高下之分,用之於比武求勝,揚名江湖,一門便已足夠。但是,若我們想要堪破大道,必須將這三門絕學,融會貫通,才有萬中之一的可能。

長春不老功,輔之以長春不老泉水,能夠大大延長我們的壽命,使得我們不會早早倒在尋求大道的路上。

小無相功,講究無色無相,千變萬化,這實際上是對人體內氣的一種探究和改進,是一種瞭解我們身體奧秘的工具。

北冥神功,是我在小無相功相容並蓄的基礎之上,創制出的追求大道的終極武器。人生苦短,要以武入道,恐怕練成一身渾厚內力之時,早已白髮蒼蒼,有心無力,所以我才發明出這種吸人內氣為我所用的法門。

北冥神功練到極致,便不再需吸人內氣,而是可以吸收天地之間的能量,對我們的身體不斷進行改造,直到足以破開這一方天地,到另一個天地生存。

總之,這三門武功,都是極盡改造我們的身體,溝通天地之間的能量,這就是陳摶老祖當初所說的 「不假外求,以武入道」。

你既然有求道之心,我便將這三門絕學都傳於你,不過你切記功法轉換過程中,兇險無比。我當初修煉小無相功之時,在轉換長春不老功真氣之時,便有一位佛家高僧大能,在一旁為我護法,才有驚無險度過。

特別是你,日間我觀你命相,如無垠滄海,日後成就怕是還在為師之上。但你和大道之間,也有三大凶劫,橫亙其間。若能闖過這三劫,自然是一片坦途,但若渡劫失敗,便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不要指望師父我,最近我心有所感,破碎虛空之日已在不遠。待你師兄師姐神功有成之後,可讓他們為你護法。

李雲溪點頭稱是,並將逍遙子所傳的三大神功,一一牢記在心。此後數年,逍遙子離去,不知所終,童勞勞、無崖子和李秋水各自閉關修煉神功。李雲溪則如自己所言,只是修煉了一些逍遙派的入門功夫。

3.身劫情劫

閉關的三個弟子中,李秋水和無崖子幾乎同時出關,兩人交流練功心得,日久生情,遂成兩好。後來,童勞勞也從長春不老穀歸來,她心中對無崖子也早有心思,如今看到李秋水拔了頭籌,便開始和她明爭暗鬥,令無崖子非常頭大。

有一日,無崖子實在不勝其煩,便留書一封,下山雲遊。不料在山腳之下,遇到了李雲溪。李雲溪坦承,她已在童勞勞之後,練成了長春不老功,如今想轉修小無相功,懇請無崖子為她護法。

無崖子心中生出非常奇妙的感覺,他和李秋水已有夫妻之實,生出七年之癢,再加上她和童勞勞爭風吃醋,早已不復當年風華。如今李雲溪站在他面前,和李秋水容貌並無二致,使他想起和李秋水最初相處的甜蜜日子,心底生出無限柔情,當下滿口答應。

於是,李雲溪便找了一處荒僻之地,開始修煉小無相功。每當她真氣暴走之際,無崖子便以北冥神功,吸走她紊亂的真氣,疏導調理至溫和有序,再反送入李雲溪體內。

這一日,李雲溪練到要緊關頭,全身經脈內真氣亂竄,竅穴鼓蕩,身體忽冷忽熱。無崖子見狀大驚,也顧不得其他,立刻緊緊抱住李雲溪,用全身竅穴,吸收李雲溪體內暴亂的真氣,直至她身體恢復正常。

李雲溪悠悠醒來,見無崖子的臉盡在咫尺,眼神中流露出無比的關切之意,鬼使神差之下,竟用櫻唇在他唇上輕輕一吻。

兩人身體本來就緊緊相貼,練功之時無暇細想,如今恢復平靜,頓時感覺到某些另外的情緒。是以這一吻之下,恰如天雷勾動地火……

雲雨停歇之後,李雲溪若有所悟,自己這一次不但練成了小無相功,而且在不知不覺之間,也將北冥神功練成。這一次兇險無比,回報更大。李雲溪想起逍遙子所言,想到自己應是度過了一個大劫——身劫。轉眼望向一旁酣睡的無崖子,秀眉微蹙,顯然是剛過身劫,又入情劫。

此後數年,無崖子和李雲溪雙宿雙棲,過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李雲溪志在大道,對他不像李秋水那麼癡纏,反倒令無崖子對她更為依戀。李雲溪數次離無崖子而去,又怕他傷心難過,都在幾日後便折返回來。

李雲溪知道,只要自己對無崖子有一分情思,便不算渡過了情劫。而要讓自己斷了這分情思,無掛無牽的追求大道,又只能是無崖子先斬斷情絲。

無奈之下,李雲溪只好借行走江湖之名,和無崖子四處尋訪得道高人。她心想最好是找到師父所說的陳摶老祖,再來一次仙人指路。李雲溪沒有想到,她雖然沒有找到陳摶老祖,卻在無意中遇到了一位得道高僧。

這位衣著簡樸、鬚髮皆白的老僧,聽說她的訴求之後,送給她四個字: 以物寄情。李雲溪思考良久,終有所得。

回去之後,李雲溪對無崖子提了一個要求,要無崖子以純白美玉,為她雕刻一個玉像,作為他們兩人的定情之物。無崖子滿口答應。

自此,無崖子便沉浸在尋找至品美玉和雕像之上,足足用了三年時間,前後雕刻二十一次,浪費美玉無數,才終於將李雲溪的雕像製成。

製作雕像的過程中,無崖子對李雲溪也有所疏遠。玉像雕成之後,無崖子更是整日對著雕像呆呆出神,幾乎忘記了身邊還有真人存在。

這一日,李雲溪忽有所悟,冥冥之中那根情絲已經消失,心知自己已經渡過了情劫。李雲溪再看無崖子,還是盯著玉像不動。她嘴角不禁浮上一絲微笑,飄然而去。

4.破劫而去

在這幾年裡,李雲溪早已將長春不老功、小無相功和北冥神功融會貫通,全身竅穴無時無刻不在吸收著天地之間的能量。於是,她行走在山川河嶽之間,只等最後一劫的到來。

不知過了多少年,這一日,李雲溪來到了一個喚作火爐山的所在。這山並不高,李雲溪幾步就登上了頂峰。

此時天空鉛雲重重,直壓山頂。雲層之中,又有隱隱雷聲電閃,片刻之後便有無數霹靂天降,電蛇亂竄,直擊向火爐山頂峰,不時有巨大的山石劈開,碎石亂飛。

李雲溪見狀並不躲避,而是信步走向了雷電彙聚之地,於是更多更大的霹靂電蛇,全部向她擊來。

數息之後,雷電消散,雲開日出,但李雲溪已消失不見。

注:段譽在無量山洞中所見雕像,自是李雲溪無疑,但卷軸之中「除盡逍遙派門人」云云,應是李秋水所言。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