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互博+天罡北斗+九陰+降龍十八掌,滿配的郭靖到底有多能打?金輪告訴你真相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郭靖,是金庸小說裡第一條好漢。都知道郭靖強,可到底強到什麼地步?很多讀者對郭靖的戰鬥力沒什麼概念,甚至有所低估。一說郭靖的優點,就是好男人啊!忠義啊!愛國啊,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啊之類。

都忘了郭靖的一大優點是——能打。事實上,郭靖可以說是《神雕俠侶》裡的戰神。他走位風騷,輸出猛烈,經常打出暴擊。採訪一下對手金輪法王你就知道了。「神雕」這本書完全可以叫做「金輪法王的一場意外」。

剛出發的時候,金輪法王估計以為自己可以把南宋打糊。

「中土武林還有比我更會玩輪子的嗎?」法王耍著輪子,驕傲地問。

「當然沒有啊師父!您老人家一亮兵器,他們就得上救護車!」

的確,當時南朝的頂級戰力疲弱,老牌的「五絕」已經事實上散架了,掛機的掛機,發瘋的發瘋,佛系的佛系,基本都不靠譜。僅僅是金輪法王的兩個徒弟,就敢帶人去挑重陽宮。可氣的是王重陽的徒子徒孫們還真的差點被一鍋端掉,王真人的棺材板簡直按不住。

法王信心百倍,一擼袖子:看老衲出馬,單帶一波,打垮大宋!

結果……他就差點上了救護車。

當時是大勝關英雄大會,法王親自出馬。他剛駕臨會場的時候,戲足得很,「眼睛半開半閉」。大家可以體會一下這是什麼感覺。大意就是你們南朝武師都太渺小了,都是螻蟻,不值得老衲睜眼。我一睜眼,你們都會粉碎。可惜他忘了現場有一個郭靖。

郭靖話不多,只喜歡幹一件事——對掌。金輪法王還正「眼睛半開半閉」地做戲呢,郭靖上去就和他對了兩掌。僅僅只有兩掌。一掌「見龍在田」,一掌「飛龍在天」。法王真的應該提前好好做一做功課,瞭解一下小郭的降龍十八掌。這可是有《九陰真經》驅動的加強版。

就在幾年前,西毒歐陽鋒肩頭中了郭靖一掌,被迫躲在一口鐘底下療傷,啃了七天的幹饅頭。法王你準備好饅頭了嗎?

結果,兩掌一對,法王直接給打閉了氣了。「胸口隱隱生疼」「口唇緊閉,暗運內力,打通胸口所凝住的一股滯氣。」明顯是吃了虧了。

單帶一波打垮南朝?當世無敵、「力勝九牛」?眼睛半開半閉裝大神?呵呵。好好先揉揉胸口再說。

來技術分析一下這兩掌,法王為什麼迅速吃癟了?因為他內力雖然比郭靖深厚,但是掌法和武技不如,不懂走位,只會開大。兩人對掌後,郭靖懂得後退一下卸勁,這才是武學正道。

法王呢?厶要面子一強驢,只會定在原地站軍姿。書上說,好在郭靖當時只為救楊過,沒有繼續進招。不然法王怕要上救護車。

單帶既然不行,那就團戰。蒙古大軍亡我南朝之心不厶,糾集了五大高手,團戰郭靖。

金輪法王居中突進,旁邊還配上四個打輔助的,瀟湘子放毒,尼摩星刺客,尹克西控制,馬光佐承傷。一算紙面上的實力,比郭靖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僅一個法王就和郭靖的武功在「伯仲之間」了,何況五打一?

於是,襄陽城外,蒙古軍中,一場氣壯山河的大戰就此展開。法王信心百倍,這次不把郭靖完爆,我就不姓金。

沒想到雙方剛一接觸,郭靖就一記暴擊,先打倒一個,拿了第一滴血:「郭靖……大喝一聲,一股罡氣自金鞭上傳了過去。」

尹克西如中重錘,吐著血,原地躺下等救護車。

法王估計滿頭黑線,這才剛開始呢,上單就沒了?

再打下去,更是崩潰,你看郭靖的輸出:降龍十八掌忽吞忽吐,抵擋三大高手……而且乘隙反撲,越鬥越是揮灑自如。

還有郭靖的走位:雜以全真教天罡北斗陣的陣法,身形穿插來去,一個人竟似化身為七人一般。

更崩潰的是,瀟湘子放毒,郭靖免疫,毒不倒!尼摩星刺客,郭靖太肉,捅不動!

每次看書到這裡都想笑:郭靖肌肉回彈,尼摩星的鐵蛇居然刺不進去,反而被郭靖飛起左腿,踢斷了三根肋骨。

尼摩星估計躺在救護車上都想罵人了:好你個臭和尚金輪法王,不是說郭靖只是個戰士嗎?怎麼是個坦克?

何謂戰神?就是在本身紙面實力並不占優的情況下,卻總能爆發出極大戰力,壓倒對方。而且,越是在高壓、在艱難的形勢下,就越有超乎尋常的表現。這種個體才能謂之戰神。

我很喜歡金庸寫郭靖的一個詞,是借金輪法王的視角寫出來的。書上說,法王見郭靖起身一站,如淵停嶽峙。這個詞真是特別適合郭靖。管你什麼異域高手兵臨城下,單打也好,組團也好,使出多少五花八門的武功。

我自如淵如嶽,一套降龍十八掌,砥柱中流。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