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仿寫】神雕中,楊過和煙波釣叟之間的江湖往事,玄鐵重劍大戰碧波煙雨刀

 

@武俠范兒 管窥金庸武侠,探微江湖世界,【原著仿写】系列,补写原著内容,续写成人的童话

/天空之城

 

劍氣縱橫三千里

秋風蕭蕭,斜陽滿天。

血紅餘暉中,站著一個頭戴銀色面罩,背著烏黑重劍的人,仿佛與這蒼茫秋色融為一體。

山河蕭瑟,天地間仿佛只剩下他一個人。

一種已深入骨髓的冷漠與疲倦,平添了幾分秋涼。

他只有一條胳膊,江湖傳聞,他的右臂是被郭靖郭大俠的千金郭芙斬斷的。

他背上有劍,一柄烏黑無光,兩刃無鋒,重達六十四斤的玄鐵重劍。

江湖中不認得這柄劍的人並不多,不知道他這個人的也不多。

他十七歲時,在大勝關英雄會名滿江湖,卻因為無視世俗禮法,不被世人所容。

他二十二歲時,跟一生摯愛生離ㄙˇ 別。

絕情穀,斷腸崖,悠悠十六年之期,滄海桑田,朱顏辭鏡花辭樹,可他從未忘卻那一襲白衣。

他已不再年輕,銀色面罩遮住了他生命中的憂患和不幸,只有他的眼睛卻是年輕的。

踽踽獨行的十六年間,他只能寄情於劍,忘我於劍,江湖山河,劍氣縱橫三千里。

八百里洞庭湖

「九月初八,酉時。洞庭湖畔煙雨樓,洗淨你的咽喉,帶著你的玄鐵重劍來!」

名聲,有時就像是個包袱,一個永遠都甩不脫的包袱。

「神雕俠」的名聲太大,江湖上有很多人都想擊敗他,一夜成名。

他背著玄鐵重劍,走得很慢,卻步伐堅定。

即便路的盡頭有千軍萬馬等著他,他也絕不會停下來。

漆黑的劍,蒼白的手,右側空蕩蕩的衣袖,在秋風中飛揚。

天色逐漸暗淡下去,洞庭湖上霧霾茫茫,遠遠望去,依稀可以看到一點灰色輪廓。

他知道,那就是八百里洞庭湖畔最繁華的市鎮,市鎮中最有名的酒樓,就是煙雨樓。

往昔人聲鼎沸、賓朋滿座的煙雨樓,今天居然一個人都沒有。

堂前的嬉笑喧嘩,樓中的猜拳鬥酒,堂後的油鍋刀勺,仿佛依然在耳邊回蕩。

他慢慢走過去,推開門,走進了煙雨樓,就好像走進了一副掏空靈魂的軀殼。

他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靜靜地等待,等待著一場名動江湖的廝殺。

給「神雕俠」下戰書的,正是有「碧波煙雨刀」之稱的江南第一高手,煙波釣叟!

煙波釣叟

煙波釣叟,二十年前與東邪黃藥師在洞庭湖畔大戰300招,平分秋色。

他的「碧波煙雨刀」,完全壓制了黃藥師的落英神劍。直到黃藥師用出絕技彈指神通,才勉強扳回局面。

二十年後,煙波釣叟刀法已臻化境。

江湖傳聞,煙波釣叟在洞庭湖閉關十八載,出關後已經達到「人刀合一」境界。

此時,煙波釣叟心中的對手,不再是東邪黃藥師,而是近年來名動江湖的「神雕俠」,楊過。

茫茫夜色,終於籠罩住了大地。

煙雨樓內漆黑一片,沒有燈籠,沒有火燭,楊過不動如山,坐在角落裡。

也許你還能看到他那蒼白的手,卻已看不見他漆黑的劍,難道他的劍如同黑暗本身,出劍時根本看不到?

秋夜ㄙˇ 寂中,遠處的八百里洞庭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悠揚的笛聲。

楊過側耳傾聽,黃藥師的「碧海潮生曲」?

曲聲漸近,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葉扁舟。

一位鬚眉皆白的老叟,腰間斜跨一柄彎刀,手中一支碧玉般青蔥的竹笛,泛舟湖上。

碧波煙雨刀

「難道這煙波釣叟歲數大了,記性不好,忘記了時辰?」楊過冷哼一聲。

一道瘦削的青色身影從小舟上飄飛而至,笛聲剛落,歌聲又起:

「垂釣坐磐石,水清心亦閑。魚行潭樹下,猿掛島藤間。游女昔解佩,傳聞於此山。求之不可得,沿月棹歌還。」

歌聲未歇,煙波釣叟已經走了進來,順帶手點著了煙雨樓內十八盞大紅燈籠。

「你沒有右臂?」

「沒有。」

「你還能用劍?」

「能!」

「今夜之後,讓你再不能用劍!」

「枯槁老朽,大言不慚!」

煙波釣叟腰間彎刀已然在手,殺氣陡然溢滿整座煙雨樓。

刀光閃過,三丈之外,煙雨樓門口的珠簾紛紛斷落。

刀氣淩厲如斯!

一道青色身影裹挾著一道淩厲刀光,如一條青龍,像角落裡的楊過奔騰呼嘯而去!

碧波煙雨刀!如洞庭湖上的波浪般洶湧,又如江南煙雨般潤物無聲!

玄鐵重劍

楊過的玄鐵重劍已經揮出,沒有任何花裡胡哨,僅僅是一個平砍。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楊過的劍法最多只能得一個"平"字,平凡,平實,實在是很平常的劍法。

煙波釣叟眉頭一皺,江湖三流門派的入門劍法,都比楊過這招劍法高明得多!

煙波釣叟的「碧波煙雨刀」,輕、靈、玄,妙,經過二十年苦修,更是靈動莫測!

煙波釣叟雖然只揮出一刀,可滿天四溢的刀光,已經完全籠罩住了楊過周身。

二十年閉關,江湖已經如此衰落了嗎?煙波釣叟突然對眼前的獨臂神雕俠有些失望。

楊過不想讓煙波釣叟這位刀法前輩輸得太難堪,他自信這一招樸實無華的平砍,眼下江湖上除了郭靖,沒人接得住。

"鐺"的一聲,火星四濺。煙波釣叟只覺虎口一麻,彎刀脫手,身子就如同斷線風箏向後飛去。

楊過身形一晃,後退三步。

這種打法,楊過可以再打20次。而煙波釣叟,手已經抬不起來了。

楊過拱手道:「晚輩方才那一劍,您可看清了?」

煙波釣叟道:"這種高絕精妙的劍法,我實在不太懂,幸好總算是看清楚了。"

楊過轉過身,慢慢離去,走到煙雨樓門口才說道:「人劍合一,三百年來,唯有段譽和獨孤求敗。」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