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江湖有多險惡?換個角度看「射雕」,整個江湖的畫風都變了

天山童子 2021/06/09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曾經看過一個解讀金庸的「專家級」大佬說,《射雕英雄傳》時代的江湖是金庸筆下道德最完滿的時代。

即使最大的反派歐陽鋒,在做壞事的時候還常常會臉紅心跳。

比起金庸後期作品中心狠手辣,壞事做絕而臉不紅氣不喘的反派們,「射雕」時代的反派們簡直算得上是「稚嫩靦腆」。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也對這種看法深以為然,也覺得《射雕英雄傳》中的江湖,似乎比起金庸晚期作品中的江湖要純潔一些。

然而最近回頭再看《射雕英雄傳》的時候,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射雕英雄傳》裡的江湖,道德並不比金庸晚期作品中高尚到哪裡去。我們之所以會產生書中的人物道德比較高尚的錯覺,只是因為從郭靖開始,我們的視角,一直都在那個江湖的高層和頂層的圈子裡打轉。

書中江湖大佬們的道德,只在同階層的人身上有效,無辜又無力的下層人根本沒有資格跟他們講道德。而且「射雕」中的江湖人情,遠高於是非正義,書中道德水準最高的洪七公,甚至未必比得上《笑傲江湖》中的浪子令狐沖。毫不誇張地說,在「射雕」的江湖中,正義早已被江湖人情淹沒了。

只不過我們的目光一直都在那個江湖人情世故的圈子之內,所以才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而已。如果我們換一種視角來看《射雕英雄傳》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江湖也不是那麼乾淨。

在崇尚道德蔑視法律的江湖之中,「好色之徒」是最受鄙視的群體,害人放火的江洋大盜都比他們受江湖人士的尊重。據說即使是現在的監獄裡,強j犯還處於「犯人鄙視鏈」的最底端。在《射雕英雄傳》和《笑傲江湖》中,恰好各自有一個好色之徒。他們一個叫歐陽克,一個叫田伯光。

而且這兩個人在江湖上,都曾興風作浪,害人不淺。

在《笑傲江湖》中,田伯光之所以能夠在為害江湖,主要是他的刀夠快,輕功好。衡陽城的群玉院中,他獨力和青城派掌門余滄海對戰數百招而不落敗,而且他逃跑的時候,餘滄海、定逸、劉正風等掌門級高手都自認追不上他。江湖中人雖然對他恨之入骨,但卻很難抓的到他。

書中嶽不群和寧中曾經去長安城圍堵田伯光,卻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反而被田伯光偷偷地摸上了華山。由此可見,田伯光這個人不但武功不低,輕功過人,為人也狡猾得很,除非有必勝的把握,他不會選擇跟誰正面硬拼。總結起來說,田伯光之所以能夠橫行江湖,主要是能打得過又抓的到他的人身份太高,沒功夫管他,身份低的人即使能打過他,卻也抓他不著。

而且田伯光在《笑傲江湖》中名頭雖然響亮,但他的身份還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賊。

可是《射雕英雄傳》中的歐陽克就不一樣了。

歐陽克是金國六王爺完顏洪烈請的客卿,不但在金國王府的地位極高,在中原的江湖之上也是明目張膽的到處亂跑。在洪七公初次遇見他的時候,他就大白天的帶蛇奴放牧毒蛇,如果不是黃蓉穿著「軟蝟甲」,只怕就傷在他的蛇陣之下了。

而洪七公在問歐陽克一路上傷了幾個人的時候,歐陽克輕描淡寫的說:「也沒傷了幾個人」。

所謂「也沒傷了幾個人」,意思是至少不止傷了一個人。

以歐陽克的個性,被他的毒蛇咬傷了他也不可能大發善心地給對方解藥,所以被他蛇陣「傷了」的下場,基本上就是十厶無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