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庸作品中最大的「漏洞」,其實是最廣為人知的郭靖

金庸作品中最大的「漏洞」,其實是最廣為人知的郭靖
2020/10/21
2020/10/21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金庸先生筆下的郭靖。

/天空之城

小說最不同于現實的地方,就是那些看似鮮活的人物,都是來源於作者大腦想像力的糅合。

想像總是趨於輕鬆和完美,而現實則是沉重而殘缺的。

所以只要是小說,「破綻」就一定會存在。

作者越試圖讓他筆下的人物趨於完美,那麼「破綻」也就隨之變得越大。

比如金庸筆下「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郭靖。

《射雕英雄傳》故事之中的「漏洞」其實並不重要,因為郭靖這個人物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破綻」。

郭靖與大宋

作為「射雕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射雕英雄傳》的主角郭靖是一個看起來很「完美」的角色。

他為保大宋百姓,在襄陽對抗蒙元大軍幾十年,最後在襄陽陷落時力戰而倒下。

在「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八個字上,他確實做到了極致。

但唯一的問題在於;這八個「含金量」這麼高的大字,肉體凡胎的郭靖扛的起來嗎?

雖然郭靖願意為大宋一直守著孤城,但大宋軍民願意領他這個情嗎?

眾所周知,郭靖的父親郭嘯天,是被大宋官軍指揮使段天德一刀打倒。

雖然幕後主使是金國六皇子完顏洪烈,但下手的卻是南宋官兵。

也就是說,郭靖和南宋官府其實也有仇。

金庸讓郭靖的母親李萍牢牢的記住了帶隊軍官段天德的長相,卻不得不選擇性的讓她忘記,段天德是拿著宰相韓侂胄的手諭去除掉的人!

如果完顏洪烈是「主謀」的話,那麼南宋官府就是「同謀」,段天德只能算是最低級的「工具人」。

金庸讓郭靖從小記住了段天德,又追到花剌子模滅了完顏洪烈,卻沒有辦法處理「中間商」南宋宰相韓侂胄,不得不讓李萍和郭靖都選擇性的忘掉那一張「手諭」。

但即使是李萍和郭靖都懂事兒,知道報仇要「點到即止」,不去算郭嘯天與南宋官府的爛帳,卻也無法再為南宋官府賣命了。

所以,金庸把李萍和郭靖送到了蒙古。

郭靖與蒙古

在《射雕英雄傳》中,蒙古與腐朽黑暗的南宋不同,是一個在純樸混雜著野蠻的新興帝國。

郭靖從小生長在蒙古,受的卻是宋式的教育。

因此,他的身上既有蒙古人的純樸,也有宋人的溫良。

而且蒙古人對郭靖和他的母親都很好。

最初李萍剛生郭靖的時候,如果不是得到幾名蒙古牧民的救助,他們母子二人未必能夠熬過北國的風雪。

而且郭靖在蒙古的身份也與在南宋不同。

他是倍受成吉思汗鐵木真器重的「金刀駙馬」,是蒙古大軍西征時的高級軍事將領「那顏」。

在蒙古,郭靖雖然是一個漢人,但卻實實在在的屬於可以影響鐵木真判斷的「決策層」人員。

蒙古人不但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李萍和郭靖的事情,反而對他們母子非常照顧和器重。

成吉思汗鐵木真的兒子拖雷是郭靖的「安答」,女兒華箏是郭靖的未婚妻。

在獲得這些榮華富貴之前,郭靖並沒有太大的能力,只不過是普通到甚至有些笨拙的一介草民。

相比于南宋官府對一心忠於宋室的郭嘯天的行徑,蒙古的成吉思汗對並不忠於他的郭靖,幾乎算得上是「視若己出」了。

儘管金庸給了郭靖一個「大宋子民」的身份去反對鐵木真伐宋,但從人性的角度來說,這依舊很難說通。

郭靖這個人物,走到與鐵木真決裂的時候,其實就已經進入了「死胡同」。

所以在這一段人物描寫上,相關人物幾乎全部都變得詭異而扭曲了起來。

首先就是鐵木真。

他在下令三路滅金的時候,突然變的強行強硬了起來。

戰前會議不肯好好發言也就罷了,偏偏要學諸葛亮搞什麼「錦囊妙計」。

更讓人無語的是,鐵木真在錦囊中還明確表示:如果郭靖不肯南下攻宋,不但要把郭靖立馬拉出去除掉,連他母親李萍「亦要除掉」!

鐵木真帳下猛將悍將那麼多,幹嘛非要跟郭靖過不去?非要在知道他不肯的情況下,逼著他去伐宋?

如果說鐵木真是智商「掉線」了,那郭靖的反應就更讓人難以琢磨了。

雖然金庸自稱郭靖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但郭靖真做到了麼?

郭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在鐵木真勸降郭靖的時候,曾經這麼告訴郭靖:「你心念趙宋,有何好處?你曾跟我說過嶽飛之事,他如此盡忠報國,到頭來仍被除掉。你為我平了趙宋,我今日當著眾人之前,答應封你為宋王,讓你統禦南朝江山。」

郭靖的回答是他不願意「賣國求榮」。

但是這裡有一個十分微妙的問題:南朝江山非要姓趙才可以嗎?

稍有歷史常識的小夥伴都知道,趙宋的江山是從柴家的孤兒寡母那裡搶來的,而柴家的基業則是姑父郭威拼命的拼回來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