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後傳:鳩摩智被段譽吸盡功力,大徹大悟後深研密宗佛法,創出龍象般若功

天空之城 2020/07/31 檢舉 我要評論

鳩摩智之前同時強練少林少林七十二絕技,引的體內內息錯亂,竟然走火入魔,後被段譽以逍遙派北冥神功吸盡內力,幾乎成為廢人。

他雖然武功全失,但也因此保住了性命,數十年武功名譽,到頭來卻是一場空,終於大徹大悟,與段譽和王語嫣辭別後,雙手合十,口誦佛經,逕自朝西而去......

他本是吐蕃的護國法師,精通佛法,一手火焰刀武功又出神入化,深受吐蕃國上下尊重。正所謂「生死一念之間」,鳩摩智頓悟後,拋棄了一切功名利祿,只為追尋佛法,歷經數月,終於回到了自己所來之處。

鳩摩智回到了吐蕃大雪山大輪寺之後,日夜鑽研佛法,為了宣揚佛教,他將天竺的大乘佛經盡數翻譯為藏文。隨後他又多次在吐蕃大雪山大輪寺開壇講法,宣揚大乘佛法,一時間,竟然使得吐蕃密宗佛教大興。

一盞青燈一卷經,鳩摩智用了數十年時間,才將天竺的大乘佛經翻譯完成。看著自己數十年如一日的成果,鳩摩智喜極而泣,但心中卻又泛起了難處:「這些藏文佛經花費了我數年的心血,佛法普度眾生,佛教經典更應該流傳後世,教化世人......」

他當晚即入定,冥思苦想了一天一夜,終於在第二天傍晚醒來。「噓......」鳩摩智呼出一口濁氣,雙眼微微睜,眉間略顯喜色,長長呼出一口濁氣,隨後站起身來,活動了筋骨,又命弟子請來師兄「朗瑪上師」。

「師弟,你入定了一天一夜,不知有何指教?」

「師兄,佛法本是為了教化眾生,而這些天竺大乘佛經譯本又來之不易,有這些大乘藏經,我密宗佛教日後必能發揚光大......」朗瑪上師聽了直點頭,雙手合十,朝鳩摩智行了一禮。他雖是鳩摩智的師兄,但若論佛法修為,卻遠不及師弟,因此兩師兄弟彼此都極為尊敬對方。

鳩摩智也還了一禮,沉默了一會道:「達摩祖師開創禪宗,少林至今也傳了數百年,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少林的七十二絕技和易筋經等上乘武功......我密宗佛教與中原少林源出一脈,但卻缺少一門護教功法,師弟我願意重練武功,讓這些大乘佛經流傳後世......」

「可......是......師弟你已經武功盡失,這又談何容易呀?」

「師兄勿慮,我已有五成把握,為了廣大我密宗佛教,不妨一試!」鳩摩智面露喜色,眼中滿是歡喜。他天賦資遠超常人,數十年前,他曾癡迷於武功,只因太急於求成,而至走火入魔,最後被段譽北冥神功吸盡內力,雖有些不甘,卻也無能為力。如今想到自己為了宣傳佛法,能重修武功,雖然得道多年,卻也有些癡狂。

「好,我願意為師弟護法!」朗瑪上師虔誠說道。

「多謝師兄!」兩人說著,同時哈哈一笑,一前一後走出房間。

從那以後,鳩摩智便在大輪寺後山偏殿之中參研武功,除了朗瑪上師,寺中弟子不得踏入後山半步。

鳩摩智武學天賦極高,不下於喬峰段譽,過目不忘本領更是當世一絕。他雖然武功荒廢了數十年,但早年所修煉的各種武功卻如同歷歷在目,他深知練武之人急於求成是大忌,重新修煉武功,他雖激動,但一顆心卻如極為平靜。

「天下任何厲害武功,都需要以極為高深的內力為基礎,方能顯現出最大威力......」想到這裡,鳩摩智若有所思,於是便決定先從內功著手。

數十年前,鳩摩智曾在曼陀山莊偷得逍遙派小無相功功法,後覺小無相功精妙絕倫,花了數月時間,終於練成七冊小無相功。而十年來,他精研天竺的大乘佛法,個人見解頗深,他從佛經悟出至理,卻與逍遙派的頗為暗合。

「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有相無相,皆是虛幻......」鳩摩智雙眼緊閉,陷入了沉思之中。

「常言道佛道本是一家,小無相功雖是逍遙派道家的功法,哲理卻與佛家極為印證。」

「原來如此!」鳩摩智突然睜開雙眼,哈哈大笑。

原來那小無相功雖然精妙,但卻還是在「小無相」的境界,而在佛經中,無相分為四大境界:有相,小無相,無相,大無相。鳩摩智大喜,默寫下小無相功功法,又根據所記憶的七冊秘笈,推寫出了第八冊。隨後數月,他受大乘佛經啟發,不斷改良小無相功,用了四月,終於悟出「大無相」功法總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