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結義兄弟後人,郭靖對楊過,為何疼愛遠勝忽必烈?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今天筆者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神雕俠侶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金庸先生在《射雕》《神雕》兩部小說,描繪了一個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郭靖。

他的形象固然高山仰止,萬眾敬仰,但人無完人,金無足赤,郭靖的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其中最明顯的一件事。那便是對《神雕》主人公楊過的過分偏愛與遷就,幾乎到了割捨自身俠義原則的地步。

我們都知道,郭靖一生有3個結義兄弟:

半瘋不顛的「老頑童」 周伯通,傳授了郭靖左右互搏術、七十二路空明拳,以及最關鍵的《九陰真經》,直接讓郭靖從上桃花島前還打不過歐陽克,到一個月後就能當面秒掉之。

然而,即使如此脫胎換骨之恩,郭靖內心深處,其實從沒真正當周伯通是自己兄弟,只當是必須尊敬的長輩。

所以新修版《神雕俠侶》結尾,襄陽大戰後的慶功宴,年近60歲的郭靖,才會稱年已百歲的周伯通為「周老爺子」,這可不是什麼敬老,畢竟郭靖自己都到了可被其他人稱「老爺子」的年齡,而是客氣中帶著三分生疏。

郭靖的另外兩個結義兄弟,當然就是 楊康拖雷

拖雷和郭靖從小一起長大,和他真正的同生ㄙˇ,共患難多次,對他一片赤誠之心。更不用說,是拖雷的父親成吉思汗鐵木真,收留了郭靖母子,給他創造了在大漠草原上幾乎最好的成長環境。

而鐵木真對郭靖的看重,幾乎視為養子,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就來自于從拖雷和郭靖身上,看到自己和結義安達紮木合的影子。

反之,楊康從來沒有對郭靖,有過一絲半點的義氣,只有一次次地欺騙他,暗算他,嫉妒他的武功進境與奇遇,最後還和歐陽鋒一起除掉了他的五個師父,本身就是一個賣族求榮的小人。

《神雕俠侶》小說伊始,這兩個人都ㄙˇ了。然而,郭靖對結義兄弟的兒子,卻是大不相同:

對楊康的兒子楊過,郭靖可以說是寵溺與偏愛到無原則的地步,多次為了楊過,去責怪愛妻黃蓉與女兒郭芙。

甚至,在已經知道楊過曾經為報父仇,勾結蒙古韃虜,違背民族大義,造成自己在蒙古大營重傷的,可以算是襄陽城一度危急的元兇,卻仍舊認為,用自己女兒郭襄換楊過一命,是為心甘情願,砍自己女兒郭芙一臂,給楊過出氣,是為理所當然。

郭靖唯一一次放棄楊過的選擇,將他送離桃花島,送去全真教,那是是因為另一邊是自己僅剩的恩師柯鎮惡。

然而,當與拖雷的兒子忽必烈相見時,郭靖卻可以大義凜然,侃侃而談,只是對尋常故人之子,點頭交情,

而對拖雷另一個兒子、蒙古大汗蒙哥之ㄙˇ,就算是各為其主,不得不戰,郭靖卻也不曾發一句感慨,掉一滴眼淚。

甚至在《射雕》一書結束時,郭靖甚至對拖雷起了念頭,在他為了除掉拖雷,潛入蒙古軍大營時,卻看到拖雷正不停念叨「郭靖安達」,為兩人對敵而長籲短歎,真是情何以堪!

如果說郭靖對拖雷的無情、對蒙哥與忽必烈的冷漠,只是因為他把民族大義看得比遠比結義之情更的人,這點大家都知道。

那麼,對楊康與楊過父子這明顯的【雙標】,不但將楊過看得遠比家人親友更重,甚至枉顧他們做的那些違背民族大義的行為,當面時幾乎不曾出一言責駡,又做何解?

——如此偏頗,怎能不為拖雷寒心?怎能不為黃蓉寒心?

《神雕》黃蓉對楊過的種種言行態度,真的值得責怪麼?從她的立場又有什麼問題?任何一個正常母親所應有的反應,「一見楊過誤終生」的小姑娘們,是不會懂的。

古語有雲,反常者必為大奸大惡。雖然我們不可能僅因郭大俠的這一雙標反常態度,就當真把他歸到大奸大惡之徒,但至少可以拿來深入分析一二。

難道說,就因為郭大俠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大智若愚,知前後八百年事。他算准了楊過的發展潛力巨大,將來成就不可限量,遠勝自己的蠢女愚徒,也就是郭芙與二武兄弟這「桃花島三草包」,

所以才不惜一切地在楊過身上進行感情投資,就是要讓楊過和他一樣,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無限的抗蒙保國事業中去,當然這一切都沒有半點私心,都是一切為了民族大義。

結果也正好是皆大歡喜,楊過飛石除掉蒙古皇帝蒙哥,名揚天下之餘,也不忘吹捧郭靖當年的教誨,兩位大俠各得其所,青史留名。但從郭靖的IQ評測情況一向眾所周知來看,這一可能怕是極低。

郭靖與蒙古軍為敵,是因民族大義,而不惜棄養育之邦,對拖雷,對蒙哥,對忽必烈,與結義兄弟,與故人之子敵對的矛盾抉擇,本可以寫成極出彩的篇章,添加完善他的英雄形象。

要知道,郭靖從來不是《天龍八部》中原的群豪,那種認ㄙˇ理,只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迂腐之徒,否則他也不會在襄陽被蒙古大軍圍城時,還放心地把蒙古宰相之子、契丹族人耶律齊招為女婿,並扶持他做了丐幫幫主,兩個徒弟武氏兄弟,娶的妻子完顏萍與耶律燕,也都不是漢人。

可惜, 書中卻是一筆略過,約近於無。這是《神雕》作為金庸先生早期小說的一大遺憾,對次要人物與支線章節的處理,顯得漫不經心。

楊過一生中最光彩的一幕,便是在十六年苦候與小龍女重逢後,在救出郭襄,了結與郭芙的恩怨後,仍能做如是想「此生得與龍兒重會,老天爺實在待我至厚,今日便ㄙˇ了,也已無憾。男兒為國戰ㄙˇ沙場,正是最好的歸宿。」,更「精神大振,再去沖一陣。」

這時,他是否再除掉蒙哥這個蒙古皇帝,已經只是錦上添花了,他在這一刻便已完成了從情聖到大俠,到民族英雄的轉變。

《神雕》最後一章《華山之巔》,郭靖極反常地不發一言,猶如一個假人或背景,概因楊過此時一言一行無一不是大俠風范,已把郭靖該說的能說的都說完了,一笑。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