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中,莽牯朱蛤與千年冰蠶哪個厲害?

金庸先生想像力之豐富,實在非我輩能及!光出自金庸小說中那些似有似無,似真似幻,明明是傳說中的靈物到了老爺子筆下就像出門溜狗,關門落鎖一般自然簡單,讓人很容易就在潛意識裡接受!比如郭靖的汗血寶馬,楊過的神雕,鐘靈的閃電貂等等。今天我們來談談,《天龍八部》中神奇的莽牯朱蛤和千年冰蠶!

看過天龍八部的朋友都知道,原著中有兩種天下至毒的毒物莽牯朱蛤和千年冰蠶分別被段譽和遊坦之得到並為己所用!那麼,二者究竟誰更厲害一些?誰才是天龍八部中真正的萬毒之王呢?

莽牯朱蛤在書中出現的稍早一些,出現自第五章 「微步轂紋生」。莽牯朱蛤身為瘟神爺的坐騎一出場,江昂江昂幾聲就毫不費力的幹掉了第五章前的「毒霸」閃電貂!可見,百毒之王名不虛傳!沒事可別瞎起誓發願哈,小心出門遇到他,咱可沒段譽那福氣來消受他!

段譽因為機緣巧合下吞食了莽牯朱蛤後,竟然沒被毒死!是因為什麼呢?

來看下原文:

(段譽)他可不知一般毒蛇毒蟲的毒質混入血中,立即致命,若是吃在肚裡,只須口腔、喉頭、食道和腸胃並無內傷,那便全然無礙,是以人被毒蛇咬中,可用口吮出毒質。只是天下毒質千變萬化,自不能一概而論。這莽牯朱蛤雖具奇毒,入胃也是無礙,反而自身為段譽的胃液所化。就這朱蛤而言,段譽的胃液反是劇毒,竟將它化成了一團膿血。

----節選自《天龍八部》第五章

可見,莽牯朱蛤有個極大的缺點!這位毒大爺只能對付外來的毒物,當自己成為別人腹中之物時絲毫奈何不得,江昂不得!

其實,自從段譽意外開掛,有莽牯朱蛤護體 百毒不侵後,還是著過兩回道的!

原文如下: 段譽食過莽牯朱蛤,本來百毒不侵,但這蜜蜂系人飼養,尾針上除蜂毒外尚有麻藥,給幾百頭蜜蜂刺過之後,還是給迷倒了。

----節選自《天龍八部》第四十七章

第一次,段譽和木婉清被段延慶喂下藥物後。神奇的莽牯朱蛤竟然絲毫不起化解作用!導致人家信心滿滿的「充錢玩家」差點違規封號!

第二次,段譽中了王夫人家養的變異「醉人蜂」,竟也中毒暈倒!可見,莽牯朱蛤也並非就是百戰百勝!

接下來再看看,他的對手「千年冰蠶」的表現如何呢?

千年冰蠶,出自昆侖山,又名寒玉蟲。

第一次出現在《天龍八部》「草木殘生顱鑄鐵 ,蟲豸凝寒掌作冰」兩章,原屬於一個好吃懶做的胖和尚的!據說從昆侖山費勁千尋萬苦才帶到中原,自己還沒享用呢!就身中奇毒,最終便宜了鐵頭遊坦之!可以說,如果不是這個千年冰蠶的出現,遊坦之可能一輩子只能淪為阿紫的手下,淪為大遼的苦力!

正是遊坦之一片癡心為了阿紫練功,沒想到自己身體卻發生了變異!並在生死煎熬過程中,將少林寺不傳神功 「易筋經」和冰蠶奇毒結合練成了「冰蠶異功」!

正是憑藉著自己一身霸道奇異的寒毒和深厚的內力,遊坦之才打出了自己一生最輝煌的一戰!寥寥幾掌就輕鬆逼退了天龍時代以用毒為絕的高手 星宿老怪丁春秋!

原文如下:

不料丁春秋第五掌擊出,遊坦之回了一掌,丁春秋身形微晃,竟自向後退了一步。眾高人人眼光敏銳,一見便知這一招是丁春秋吃了點小虧,當即止步,不再上前應援。原來遊坦之吐出四口瘀血後,內息已暢,第五掌上已將冰蠶奇毒和易筋內力一併運出。半年前丁春秋與他交手,已敵不過他的掌力,這半年中游坦之內力大進,丁春秋以掌力硬拼,更加不是敵手。若不是丁春秋占了先機,將遊坦之擊傷,令他內力大打折扣,則剛才雙掌較量,丁春秋非連退五步不可。

那麼,天龍八部中到底有沒有能克制遊坦之的千年寒蠶的呢?

一,在遊坦之吞噬千年冰蠶之前,從昆侖山將其捕獲的胖和尚手裡就有一種神奇的黃色藥粉正是千年冰蠶的剋星!

原文如下:

蠶兒在地下急速遊動,似要逃走一般。只是一碰到一道無形的牆壁,便即轉頭。遊坦之凝神看去,見地下畫著一個黃色圓圈,那蠶兒左沖右突,始終無法越出圈子,當即省悟:「這圓圈是用藥物畫的,這藥物是那蠶兒的剋星。」

二,武功大成,內力精湛的虛竹就可以治療遊坦之的寒毒!解毒之法得自大師兄聾啞先生蘇星河,內力得自逍遙三老的虛竹完勝遊坦之!

原文如下:

虛竹依著蘇星河所教方法,在慧方左脅下小心摸准了部位,右手反掌擊出,打在他左脅之下。

 慧方「哼」的一聲,身子搖晃,只覺脅下似乎穿了一孔,全身鮮血精氣,源源不絕的從這孔中流出,霎時之間,全身只覺空蕩蕩地,似乎皆無所依,但遊坦之寒[冰.毒]掌所引起的麻癢酸痛,頃刻間便已消除。虛竹這療傷之法,並不是以內力助他驅除寒毒,而是以修積七十餘年的「北冥真氣」在他脅下一擊,開了一道宣洩寒毒的口子。便如有人為毒蛇所咬,便割破傷口,擠出毒液一般。只是這門「氣刀割體」之法,部位錯了固然不行,倘若真氣內力不足,一擊之力不能直透經脈,那麼毒氣非但宣洩不出,反而更逼進了臟腑,病人立即斃命。

三,以毒攻毒,內力精湛同樣變異的開掛玩家段譽的「朱蛤神功」正是「冰蠶神功」的敵手!

大多數人可能沒看過,當年金庸先生連載版的《天龍八部》!裡面就有段譽用朱蛤神功和冰蠶神功對掌拼功的情節,簡直要把武癡高僧鳩摩智看傻了!

連載版原文如下:

鳩摩智見多識廣,但也只看出段譽和遊坦之兩人的武功一個至陽至剛,一個至陰至毒,卻看不出這兩種奇門武功的由來。此時他見兩人僵立不動,四掌相抵,卻又出現了此冷彼熱的奇異情狀,心頭也不免駭然,段譽自從吞食了「莽牯朱蛤」之後,無心中以「朱蛤神功」吸取了幾個一流高手的內功,本來他所蘊內力之強,當世已無人能與之匹敵。但偏偏又出了一個遊坦之,吸取了冰蠶的至陰異毒之後,又得到了那本達摩易筋經,勘破了「著意」兩字,也練得了世所罕見的「冰蠶異功」。而兩人的武功路子又恰好相反,拼起來恰是旗鼓相當,難分軒輊。

自段譽身上冒出來的熱氣幾乎已將他全身罩住,而遊坦之身上的霜花也漸漸地轉成為一層薄冰。

由此可見,段譽的莽牯朱蛤和遊坦之的冰蠶神功二者各有優缺點,半斤八兩。都不是我們普通人,能受得了的!莽牯朱蛤更注重保護自己不受外界毒素入侵;而冰蠶神功則注重的是將自身霸道的寒毒趁對掌的一刹那傳遞到對方手上!攻擊性更強一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