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遠山本就很強,為何要偷少林武功?不偷別派武功?蕭峰知道原因

儘管金庸對自己筆下的多部作品都進行了時代背景設定,甚至直接將一些歷史人物、歷史事件引入其中,但武俠故事中多數情節始終是虛構的,而只要是編出來的東西,就難免會有漏洞,《龍八部天》一書中就有不少硬傷。

比如蕭遠山這角色,三十年前的雁門關外一役他以一人之力對抗二十多位中原一流高手,直接殺得對方只剩四人,活著的人每每回想起當日的場景也心有餘悸,而到了三十年後,蕭遠山卻沒了當年的霸氣,一登場就被掃地僧輕鬆點化了,看起來他的武功反而退步了一般。

(掃地僧劇照)

比如比起蕭遠山武功退步之謎,更讓人好奇的是他為何已有蓋世神功還要偷學少林武林,若是追求變得更強,他大可去偷逍遙派的武功才是,這背後有何隱情?

一、天下無敵的蕭遠山

蕭遠山當年是何水準?他與慕容博算是故事中的兩個幕後黑手,書中各種悲劇皆因他們而起,而慕容博回想起當年的場景時,書中有這麼一番描述。

原著道:「那一年,慕容博魂飛魄散地從雁門關外逃回蘇州燕子塢參合莊,在門戶緊閉的地窖裡躲了七天。這七日來,他全身顫抖,心下駭懼,不論妻子如何柔聲安慰,溫言開解,他心中的恐懼始終減不了一分一毫。雁門關外那血肉橫飛的情景令他難以成眠……他依然渾身僵直,要走一步路也難……」

(慕容博劇照)

等于說當年中原二十多位高手不敵蕭遠山還只是表像,躲在一旁觀戰的慕容博也是根本不敢與蕭遠山對打。

不過這也不稀奇,那「雁門關大戰」其實都不能說是「大戰」,更像是蕭遠山的個人秀,單方面的碾壓。

原著道:「那遼人雙臂斜兜,不知用什麼擒拿手法,便奪到了我們兩位兄弟的兵刃,跟著一刺一劈,當場殺了二人。他有時從馬背上飛縱而下,有時又躍回馬背,兔起鶻落,行如鬼魅。不錯,他真如是個魔鬼化身,東邊一沖,殺了一人;西面這麼一轉,又殺了一人。只片刻之間,我們二十一人之中,已有十一個死在他手下,那十一人均是武林好手。」

蕭峰後來在聚賢莊一役面對的那幫高手也不會比當年雁門關中原群雄強,畢竟這裡可是有玄慈、汪劍通,還有同樣被視為一流高手的王維義、鶴雲道長,蕭遠山此役含金量十足。

(蕭遠山劇照)

而三十年後的慕容博卻與蕭遠山在伯仲之間,等于說慕容博進步了,曾經那個天下無敵的蕭遠山退步了。

二、 少林派與逍遙派

若蕭遠山是為了提升武藝,很明顯逍遙派的武功更加通俗易學,這一點從段譽和虛竹身上都能看出。

那北冥神功能夠讓使用者輕鬆吸走他人內力,淩波微步能夠讓人快速移動,小無相功能將催動天下武學,生死符能傷人于無形,天山折梅手更是能將天下武功化解其中,哪一招不精妙?而段譽和虛竹學這些招式也並不費力,天賦同樣出眾的蕭遠山學這些武功自然也該是手到擒來。

哪怕武林中有不成文的說法「天下武功出少林」,但從明面上來看,逍遙派的武功哪裡輸給少林派了?更不用說琅嬛福地中曾經還藏著天下武學典籍,蕭遠山若去了那裡,只怕武功已經登峰造極。

(蘇星河劇照)

當然,這可以用「他不知曉逍遙派的存在」來解釋,但後來蘇星河擺下珍瓏棋局的時候,他大可去試著破局,甚至憑他的本領,直接打死蘇星河,進入密室逼無崖子傳功也是可行的。

顯然蕭遠山不是不能偷逍遙派的武功,而是沒想,至于原因,蕭峰就很清楚。

三、 復仇之心

對于蕭遠山而言,當年那個為了維護宋遼和平不斷向遼國太后進言的自己在絕望跳崖的那一刻就死了,後來僥倖活下來的他已經徹底的成了一個復仇者,他一心只想報復當年的中原群雄。

少室山大戰時,蕭遠山現身,他就向蕭峰解釋了自己這些年一直潛藏在少林派的原因。

原著道:「 當年你老子並無奪取少林寺武學典籍之心,他們卻冤枉了我。好,好!蕭遠山一不做,二不休,人家冤枉我,我便做給人家瞧瞧。這三十年來,蕭遠山便躲在少林寺旁,將他們的武學典籍瞧了個飽。少林寺諸位高僧,你們有本事便將蕭遠山殺了,否則少林武功非流入大遼不可。你們再在雁門關外埋伏,可來不及了。」

當年的蕭遠山可以說是宋遼和平大使,卻遭遇雁門關慘案,從此化身復仇使者,既然中原群雄說他有心偷少林武功秘笈,那好,他就真如中原群雄所想的那般去做好了,任由別人誤會,他壞也壞得坦蕩。

不過說來也是可悲,蕭遠山若偷的是逍遙派的武功,此時武林中怕是沒人能與他為敵了,而他一心只有復仇,偷了少林派的武功,不僅武功沒有進步,反而因那武學障落得一身病痛,著實得不償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