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武林之巔峰對決:六脈神劍PK降龍十八掌,到底誰會贏?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六脈神劍,屬於上乘頂尖武學,相比近身格鬥型武學,六脈神劍更具玄幻色彩,以氣禦劍,將內力施加於手指,遠距離爆發出能量,劍氣所至,猶如鐳射掃射一樣,威力無窮,實在是武林頂尖玄妙武學。

大理天龍寺的鎮寺之寶就是 六脈神劍,可惜起初並沒有一人可以學全,當 鳩摩智一人挑戰天龍寺眾高僧時候, 枯榮大師臨時抱佛腳,與其餘5人(包含大理 保定帝段正明)一人學習一脈,速成後,與鳩摩智對戰,勉強可以壓制住囂張的鳩摩智。

而真正練成六脈的,只有段譽一人。

降龍十八掌。屬於至剛至陽的掌力,喬峰的成就最高,不僅練全了整套降龍十八掌,而且憑藉自身強勁內力為基礎,他的降龍十八掌已經登峰造極,幾乎是走遍天下,無人能敵。 天龍八部中的掃地僧,作為武林第一人,就對於降龍十八掌大加讚譽,說降龍十八掌是天下第一武功。

假如段譽與喬峰對戰PK,以六脈神劍對戰降龍十八掌,後果會如何呢?

喬峰是否有把握抵禦段譽的六脈神劍呢?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看看實戰案例。

1.少室山大戰六脈神劍的實戰效果:段譽六脈神劍VS慕容複

少室山大戰,段譽為救段正淳,施展出完整的六脈神劍,秒掉姑蘇慕容複。作為「北喬峰 南慕容」的慕容複竟然無還手之力,只是匆忙招架,最後整個人狼狽不堪,一敗塗地。若不是王語嫣求情,段譽足可以幹掉慕容複。

號稱精通天下武功的慕容複擅長「 以彼之道, 還施彼身」,可以反彈對手武功,可惜,在六脈神劍面前,威力全失,根本無法施展,足見六脈神劍的威力。少室山一戰,慕容複完敗于段譽的六脈神劍之下,完全是 名譽掃地,段譽的六脈神劍在尚未成熟的情況下,輕鬆擊敗號稱江南武林神話的慕容複,足見,六脈神劍夠厲害。

2.少室山大戰,喬峰以降龍十八掌完虐丁春秋,救下阿紫,令丁春秋膽戰心驚。

看看原著中,喬峰是如何秒掉丁春秋的?

天下武術之中,任你掌力再強,也決無一掌可擊到五丈以外的。而喬峰的降龍十八掌, 在15丈外發掌,一掌就飛出5丈之外,這速度簡直是沒誰了。

連丁春秋這樣的 江湖老司機也沒有料到,因為丁老怪之前並沒有見識過喬峰的降龍十八掌。此次丁春秋與喬峰降龍十八掌正面交鋒,簡直就是被秒! 丁老怪竟然不敢單掌迎接,因為他自己意識到了接掌會有嚴重後果.....

降龍十八掌PK丁春秋,老丁被秒,倉皇後退數丈之外,溜之大吉! 得出結論:喬峰的降龍十八掌那是相當的牛叉啊!

3.小鏡湖畔,喬峰觀段延慶VS段正淳之戰,確定段正淳不懂六脈神劍之後,終於放下內心顧慮,這才敢於找帶頭大哥段正淳報仇。

段正淳確實不懂六脈神劍,他只會一陽指,並且這一陽指在段正淳手裡功力很弱,只是點穴功夫而已。所以,喬峰終於放下了顧慮,你段正淳不會六脈神劍,我喬峰不必懼怕你了!

此事說明:喬峰雖然有降龍十八掌,但是他還是忌憚六脈神劍的。

4.慕容博當年談論天下武學排名,首推大理六脈神劍位居天下武功第一。

慕容博自己家有還施水閣,內藏天下武學典籍,他自身也是閱盡天下武學,認為六脈神劍當屬天下第一劍法!並且推薦給了鳩摩智,所以鳩摩智一直在追尋六脈神劍劍譜,幾乎癡迷成魔!

唯有少林的易筋經武功可與六脈神劍武功相提並論。

而連喬峰自己在面對六脈神劍劍法時候,表現出了一些不自信,甚至覺得很可能自己的降龍十八掌無法抵擋六脈神劍的攻擊!

5.阿朱臨厶再次提到六脈神劍的威力,可以側面分析,喬峰降龍十八掌未必是六脈神劍的對手。

阿朱作為慕容複的丫鬟,對於天下武功均有知悉,相比她對大理的六脈神劍是有瞭解的。 當初 阿朱代替段正淳受厶,其中有個重要原因是: 喬峰如果幹掉了鎮南王段正淳,大理天龍寺高手如雲,如果大理人要找喬峰報仇,喬峰抵擋不了六脈神劍的進攻!

阿朱之死,是怕大理人報復喬峰,為了救喬峰免於六脈神劍之害。這就說明瞭在阿朱看來,六脈神劍勝於降龍十八掌。

6.從段譽與喬峰的個人武功造詣來分析,二人PK誰更厲害?

實戰能力:喬峰身經百戰,戰功顯赫,實戰能力很強;段譽實戰能力欠缺。

內力比拼:喬峰內力雄厚,所以他的降龍十八掌是所有練習者當中最厲害的一個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是降龍十八掌的集大成者,是百年丐幫中的奇才! 段譽最初內力一般,但是最後吸走多人內力,等於是內力達到了頂尖級別;所以,後期二人內力伯仲之間!

射程分析:喬峰的降龍十八掌可以在幾丈之外發力,震古鑠今!

段譽的六脈神劍屬於 無形劍氣,好比就是 機關[木倉],射程顯然比降龍十八掌遠很多。所以段譽將勝於喬峰。

綜上所述,段譽六脈神劍PK蕭峰降龍十八掌,六脈神劍獲勝的可能性最大。

對此,你怎麼看呢?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