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鹿鼎記》裡的夕陽武士茅十八,混了半輩子江湖,才明白平安是福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鹿鼎記裡面的茅十八。

/天空之城

江北泰州五虎斷門刀高手茅十八的心,在那天黃河邊上的落日下沒了。

他接受了韋小寶通過親兵送的三千兩銀子,從此在江湖上消失無蹤。

在親眼見證了韋小寶從一個妓院的小龜奴,成長為黑白通吃的江湖大佬,得知了自己的偶像陳近南背後的真相以後。

這個粗豪直爽的中年漢子終於明白;他橫衝直撞了半輩子的江湖,原來根本就不適合他。

大佬們的江湖是爾虞我詐,而他所擅長的卻只有手上功夫。

人生最幸運,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那天突然活明白了,如同醍醐灌頂一般看清楚了自己身邊的世界。

茅十八肯定很痛苦,但同樣也很幸運。

因為他明白的時候還不算晚,還有韋小寶這個兄弟幫他一把。

不知道茅十八離開的那天黃河上的風大不大,能不能吹散他內心蹉跎半生又逃生的複雜心情。

太多人的生命像茅十八一樣,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既有年華虛度的悔恨,也有碌碌無為的羞恥。

直到他即將離開江湖的時候,他才明白:他的人生和精力,都浪費在了無關緊要的橫衝直撞上。在見識了自己嚮往的江湖之中,那想像之外的狂風巨浪之後才明白;原來自己奮力跳出來的那口井裡,才是真適合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

茅十八從這個江湖裡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他會為自己的江湖生涯而後悔嗎?

圈外孤獨的勇士

野生散養的江湖好漢茅十八。

天地會曾經的「死忠粉」,對陳近南崇拜到死心塌地的「小迷弟」。

他的來歷是一個迷。

在麗春院第一次出場的時候,茅十八就已經身負重傷。

而這傷,是在他越獄的時候留下的。

他之所以會被抓進大牢,是因為官府說他是「江洋大盜」。

但我們幾乎不用費什麼心思就能看的出來;茅十八打架是把好手,但卻委實不是江湖大盜的那塊料子。

雖然他公然蔑視朝廷律令,但卻把江湖道義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還重,打家劫舍的事情他應該至少是做不好的。

從他對「江洋大盜」這身份沒有什麼不滿,反而時常會因為這個身份而沾沾自喜來看,他也不是個合格的「江洋大盜」。

因為正經幹打家劫舍這種行當的人,要麼是團夥作案,要麼就只能是極為低調的「獨腳大盜」。

茅十八很明顯沒有做「獨腳大盜」的興趣,因為他也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低調」。

他渾身的血液像一鍋滾油一樣沸騰著,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下,只要沾點涼水他就會隨時炸開。

他是一個滿懷著渴望又壯懷激烈的戰士。

隨時隨地都準備著為了自己敬仰的天地會,三刀六洞,赴湯蹈火。

這一點,從他在麗春院裡不顧自己一身重傷,卻還要拼命為他素不相識的天地會成員賈老六強出頭就能看的出來。

茅十八之所以崇敬天地會,一半是因為天地會的宗旨符合他的價值觀。

而另一半,則是因為他很在意「為人不識陳近南,便稱英雄也枉然」的江湖傳聞。

他太渴望成為一個被人們認同的英雄了。

而天地會,就是他心目中的專屬的「英雄圈」,只要能夠進入天地會這個圈子的人,都必然是英雄無疑。

他對天地會和陳近南極端崇拜,以至於除了陳近南和天地會的人以外,他誰都看不起。

甚至不用懷疑,只要總舵主陳近南的一句話,他願意隨時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是對陳近南和天地會是如此崇拜,但陳近南和天地會是如何看待他的呢?

圈內的凡夫俗子

茅十八終生沒能加入天地會。

我卻始終覺得這是金庸對他最大的仁慈。

因為天地會這個大圈子內的事情太複雜,壓根兒就不適合單純衝動的茅十八。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都是這個樣子;當我們作為「圈外人」遠遠的看著那個圈子的時候,看起來似乎神秘而偉大。可是一旦走近了親身感受的時候,十有八九會覺得大失所望,才明白這個汙濁的人間,原來從來沒有想像中美好的「淨土」,聖地也是凡人勾心鬥角的江湖。

茅十八不知道的是,從韋小寶進入天地會開始,關安基和李力世就為了「香主」之位幾乎翻臉,甚至被他視若神明的陳近南,也不能倖免于鄭家人的內部傾軋。

天地會不是茅十八心中的「王道樂土」,陳近南也不是茅十八想像中能拯救世界的神。

讓他遠遠的看著,保存他內心僅存的希望,是金庸偏愛這個角色的最佳證明。

茅十八在逃出皇宮以後,除了在天地會青木堂和韋小寶見過一面,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再也未曾出現。

直到後來康熙在冊封韋小寶為「鹿鼎公」的聖旨裡,說韋小寶除掉了他的師父陳近南。

茅十八的憤怒和熱血徹底被點燃了。

他隻身一人去了韋小寶的府門前,甚至連埋伏都懶得埋伏一下,就沖了出來對著韋小寶破口大駡,聲稱一定要除掉韋小寶。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他已經沒有那個能力去動韋小寶了。

他很清楚,自己所能做到的也就是當著韋小寶的面破口大駡一番,然後像自己渴望的那樣,喊著「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壯烈的離去。

直到此時的茅十八還以為所謂的「江湖」,就是勇往直前,就是寧折不彎。

然而,命運跟他開了一個玩笑。

他認為是無良叛徒的韋小寶,不但沒有拿下他,反而自己冒著被皇帝發現的危險,在他即將被砍下腦袋的前一刻用馮錫范把他換了下來,並且派親兵快馬加鞭的把他送到千里之外的黃河邊上。

當韋小寶的親兵跟他說明瞭陳近南的前因後果之後,逃生的茅十八接過了親兵遞過的三千兩銀子的時候,他還能說些什麼呢?

陳近南和韋小寶他們那個圈子裡的人和事兒,對他來說太複雜了。

他本以為自己仰望的圈子是純淨樂土,可實際上那裡的骯髒卑劣,卻遠遠超過了他所熟悉的世俗。

結語

茅十八是「輕生ㄙˇ ,重然諾」的傳統俠客的典范。

如果在戰國時代,他很可能會成為一名像聶政、荊軻那樣的ㄙˇ 士。

但在《鹿鼎記》裡時代,他卻明顯已經過時了。

在一個不屬於他的時代,儘管他曾經那樣努力的掙紮過,但最終也只能在現實面前妥協才能活下去。

茅十八是韋小寶進入江湖的「領路人」,是他教會了韋小寶對兄弟一定要講義氣,寧死不可出賣兄弟。

但到了最後,韋小寶又成了茅十八人生的「指路人」,他讓茅十八明白了江湖遠不只有黑白那麼簡單,活著才是實際的意義。

於是茅十八在見識了井外波譎雲詭的江湖以後他才想到,原來自己從前看不起的井底,才是真正適合自己的地方。

在對英雄的崇拜和幻想轟然倒塌以後,他終於認清了自己的價值,看清了那個江湖和世界。

他曾經那麼渴望轟轟烈烈的死去,但在真「ㄙˇ 」了一次之後,他才知道自己原來那麼渴望默默無聞地活著。

茅十八是一個幸福的人。

而他的幸福,開始於黃河邊上的那一次轉身。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