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百年難遇的大師,方證卻生錯了時代,錯過與頂尖高手切磋的機會

金庸筆下能夠將少林絕學《易筋經》修煉到一定境界之人寥寥無幾,而方證大師又是其中之一,這足以奠定其武學實力。

少林寺一直都是金庸筆下的武學聖地,因為這裡不僅會誕生頂級武學秘笈,還總能隱藏著最頂級的高手。且不說二祖創出《易筋經》光耀千秋,即便是一代代高僧不斷創出和完善的「七十二絕技」也是武林頂級武學,還有鬥酒僧創出《九陽真經》也改變武林格局。

只是少林的高手有些過於低調,未曾在江湖露面,即便是實力超強也不為外人所知,所以少林往往就給人以藏龍臥虎的感覺。如在鳩摩智挑戰少林之時,掃地僧突然出現,一舉碾壓慕容博蕭遠山,實力之強簡直匪夷所思;如在張無忌獨闖少林救人時,遭遇三渡,三渡使出「金剛伏魔圈」讓兩大神功加持的張無忌也無功而返。

向來不顯山露水的少林一直都處於武林最特殊的位置,不管武林中人在意或者不在意,他都矗立在那裡,不曾改變。儘管少林的整體實力也會隨著人才斷層而出現波動,但是少林卻一直都是傳承最好的門派。

在金庸筆下,少林隨著歷史的發展,整體而言實力是有所波動的,甚至是有所減弱的,但是少林的高手依舊是不可小覷。

在笑傲時代,武林中玩的是勢力,單打獨鬥能力再強也不見得能呼風喚雨。在江湖上,三方勢力最為突出:一方是日月神教,無論是東方不敗時期的雄心壯志,還是任我行時期的為所欲為,都體現出日月神教的強大;另一方就是五嶽劍派,無論是左冷禪的野心勃勃不擇手段,還是嶽不群隱藏實力突然出手,都可以看出五嶽劍派的暗流湧動;再一方就是少林武當同盟,這一方算是中間派,在穩定江湖的同時也在積極發展夥伴,儘量拉攏有才能的年輕一輩,以此維護自身的地盤。

方證大師作為少林的方丈,其武功和頭腦都是了不起的。畢竟他與一群野心勃勃的人物周旋,沒有過硬的能力是肯定不行的。於是,他就與武當沖虛道長聯合,形成同盟,而後在其他門派爭取一些可用的人才,譬如令狐沖。這種方式是穩中有進,在五嶽劍派和日月神教衝突一觸即發之時,少林武當卻能保證利益最大化。

當然,老和尚的頭腦其實沒有沖虛道長好使,這種策略很大程度上是沖虛道長謀劃出來,但是方證大師又至關重要,因為方證大師的武功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這個同盟的穩定性。

放眼天下,方證大師絕對是天下前三的頂級高手,實力能夠與之相提並論的也只有風清揚和東方不敗。相比另外二人,方證大師最大的優勢就在於他的功力是最深厚的,畢竟修煉《易筋經》數十年的時間,其造詣絕非泛泛。正是功力超強,他才能夠無懼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這一點東方不敗都達不到。

方證大師一向深藏不露,這與他個人修為有很大關係,當年掃地僧說修煉少林武學往往就會遇到「武學障」,要想修煉到高深境界,也必須在佛法修為更進一步。

方證大師說修煉《易筋經》需要緣分,而方生大師卻缺乏這種緣分,其實也是因為方生大師身上的勝負心太重,佛法修為並不夠,所以一直未將《易筋經》傳授給他。

方證大師在佛法上的修為足以讓他修煉《易筋經》,而他的功力之精純讓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都占不到任何便宜。放眼天下,沒有人不怕「吸星大法」,即便是東方不敗也始終不願意與任我行對掌,因為一旦對掌其功力就會被「吸星大法」吸走,於是東方不敗在與任我行交手時,都是避免近身。很明顯,東方不敗對待「吸星大法」只能避其鋒芒,而方證大師卻能夠在正面與任我行對掌,讓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毫無辦法。從這方面來說,方證大師的功力極有可能在東方不敗之上。

當然,笑傲時代的江湖,已經是更崇尚劍招,無論是「獨孤九劍」還是「辟邪劍法」,對劍招的追求已經遠遠超過了對功力的追求,所以令狐沖在毫無功力時卻能夠一劍傷到十五位高手的眼睛,所以林平之在功力遠不及餘滄海的情況下卻能夠報仇雪恨。

也正是如此,方證大師的武功在這個時代顯得不突出,畢竟除了任我行和左冷禪,再沒有人願意用掌。若是到了天龍時代或者射雕三部曲時代,方證大師的實力絕對可以與張無忌扳扳手腕。只是他處於這樣的時代,就顯得太過低調。

由此可見,方證大師算是一位真正的大師,也是少林百年不遇的奇才,只是他生錯了時代,錯過了與頂級高手切磋的機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