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一個堪比「整容液」的恐怖故事,看完你還敢整容嗎?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一章一個怪誕靈異的故事,帶你走進詭異的世界!

精品免費靈異小說《驚奇實錄》第八個故事:「美麗」的李嬸。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為了變美,無數人每天做著不同的努力,儘管更多的是無用功。

其實,在【驚奇實錄】檔案裡頭,就有一個有關變美的記錄。

至於具體記錄人員已經找不到了,全文記錄如下(以下為原主人公口吻講述):

上個月,我在街上碰到了李嬸。在老家時,李嬸家和我家在同一個村子裡,平時也頗有往來。後來我外出求學,接著打工,平時很少回去,連給家裡打電話都很少。曾聽母親說過,李嬸的丈夫幾年前去世了,然後她就跟著女兒在外生活,具體地點並不知道。老家那裡,就只剩下李嬸的大兒子一家了。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可看到李嬸的第一眼,我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李嬸在老家時也是個精明強幹的農村婦女,家裡家外一把手,平時走路也都是風風火火的。可這幾年沒見,李嬸完全變了個樣,整個人胖了好幾圈,臉圓了,身子也圓了,諾大的肚子被緊身衣勒成了好幾段,看上去特別滑稽。而且,李嬸的頭上多了很多白髮,精神也頗為萎靡,臉看上去灰暗松垮,完全沒有以前的紅潤光澤。

見到李嬸的第一眼,我不太敢確定,後來跟了一會兒,這才肯定就是她。我跑上去,攔住李嬸。李嬸被嚇了一跳,抬頭看著我,眼睛裡竟滿是迷茫!

認不出來?怎麼可能!以前在老家時,李嬸常開我的玩笑,說你這小子,長得這猴樣,化成灰我都會認得你!

工作幾年來,我自認和以前並沒有什麼大變化。有時在老家碰到小學同學,大多數也都能一眼認出我,更何況是頗有交往的李嬸?我趕緊解釋,李嬸,是我呀,小郭子!以前住同一個村子的,我媽姓楊,你還常到我家串門呢!

李嬸的眉頭還是擰著,一點也沒有認出我。我又詳細地解釋了一大串,差點沒把祖宗八代的歷史也交代清楚,李嬸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指著我大叫,哎呀,是你這小子呀!你看看,李嬸我真是老糊塗了,竟然連你也認不出來!咱倆幾年沒見了?有十年了吧!你這小子,沒想到也跑這裡來了!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李嬸!我拉著李嬸,到附近的一個餐館裡坐下。我要點菜,李嬸卻說,別點了,我看你也下班了,乾脆跟我回去,我做頓飯給你吃。你那小真妹子最近老是提起你,說好幾年沒見了。這不正好,說著你呢,就讓我碰見你了。

小真是李嬸的女兒,也是我小時候的玩伴。我笑著打趣,還說我呢,剛才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都還認不出來!

哪知,李嬸歎了口氣,接著告訴我,你不知道呀,我最近老覺得腦子不好使,總是往東往西的。前陣子去醫院檢查,說是得了老人癡呆症。我那時只覺得記憶力差,也不以為意,哪知這些天來,癡呆症越來越嚴重,過去很多事都記不清,而且經常事情做到一半,突然忘了接下去要做什麼了。哎,歲月不饒人呀,想不認老都不行了。這不,我剛才和你一聊,就把自己出來的目的給忘了。幸好,我知道自己的毛病,每次出門前,都把要做的事情寫在紙上,免得自己忘了。

我幫李嬸拿出口袋裡的紙條,上面寫著一些蔬菜的名字。李嬸猛地拍了下大腿,接著說,哎呀,我想起來了,我是出來買菜的。小真快回來了,我要做菜給她吃。走,我們一起去買,待會跟我一起回去。

我扶著李嬸,走出餐館大門。看著李嬸略駝的背,我不禁一陣心酸。原先那個高高瘦瘦、腰板挺直、說話永遠都是大嗓門的李嬸,就在歲月中漸漸磨去了青春。

買好了菜,我跟著李嬸回去。她和小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李嬸自豪地告訴我,小真大學畢業後,因為學的是外語,在一家外企上班,工資很高。李嬸的老伴去世後,便過來跟著女兒。雖然女兒孝順,但李嬸是個閒不住的人,硬是找了份工作。只是最近,身體不如從前,才將工作辭掉。這房子,就是小真買下來的。

可我和李嬸飯菜做好後,小真卻遲遲未歸。李嬸打她的手機,語音提示卻是停機。等了好一會兒,李嬸無奈地說,算了,這丫頭八成是要加班。以前她加班都會打電話回家的,也不知道是她忘了打,還是我老糊塗忘了。

吃完了飯,我和李嬸又聊了很久。我看天色晚了,便想起身告辭。李嬸卻拉著我說,十幾年才見一次面,不准你這麼早走!小真要知道了,肯定得埋怨我了。你今晚就住這裡吧,我這裡有三個房間,我和小真各住一間,另一間是為我兒子準備的。他有時來這裡,但平常房間都空著,你就住他那間。明天是週末,你和小真都不用上班,我們三人好好出去玩一玩。

李嬸盛意拳拳,怎麼都不肯放我走。我想了想,也確實很久沒見小真了,於是便答應了。等了一會兒,小真還沒回來,我和李嬸都有些困了,便各自回房間,梳洗完畢後,上床睡覺。

隔天早上起床,整個腦子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間,李嬸正在準備早餐。一見到我,李嬸就說,小真這丫頭,真是工作狂,竟然一整晚都沒回來!

我安慰李嬸,說外企工作壓力大,這也是經常有的事。說完,我看到桌上有個黑色塑膠袋,裡面好像裝了什麼。我探頭想看看,李嬸卻一把抓起袋子,對我說,這是小真帶回來的東西,袋口打了兩個結,我也就沒拆開來看,也不知道是什麼,搞得這麼神秘!

李嬸將袋子拿進房間。走出來時,李嬸皺著眉頭說,奇怪,我一看到這個袋子,老是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想不起來。

想了想,她又拍了拍腦袋,自嘲地說,算了,看來真的是記憶衰退了。

剛吃完早餐,家裡的電話就響了。李嬸接起電話,說了一番,掛掉電話後,轉頭對我說,是小真打來的,她加班完了,現在正要回來。聽說你也在,她要我別放你走,等一下她回來,我們就一起出去逛逛。

我和小真幾年前離開家,一起到這個城市工作,由於工作忙,也不知道對方在同一個城市裡,因為從未見面。想起來,我倒是很懷念這個小時候的玩伴呢!

沒多久,門鈴響了。一開門,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真的是小真嗎,怎麼瘦成這樣?」

小真以前是有名的肥妹,走起路來渾身上下的肥肉一顫一顫的,讓人不由得替她辛苦。可是現在的小真,細腰瘦臀,兩條腿加起來還沒有以前的一根粗,看得我是既羡慕又嫉妒。

我繞著小真直轉圈,她笑嘻嘻地說:「怎麼樣,你看我現在夠苗條吧,!哼,我現在一看見那些那些脂肪過多的女人,就會狠狠地往地上吐口水!」

小真一副翻身作主的德性讓我感慨萬分,以前別人一叫她肥妹,小真的眼眶立馬就紅了,誰知道媳婦也會有熬成婆的一天。接著,小真神秘兮兮地說:「看你的樣子,呵呵,有點營養過剩哦!如果你想跟我一樣的話,就到這個地方來!」

說完,小真遞給我一個位址。我接過一看,是一家美容瘦身中心的名片,店名叫「真美麗」。我不禁「撲哧」一笑,對小真說,這店名可真夠土的,你怎麼說也是個時尚人士,怎麼會去這種半調子的美容中心?

不知是在哪個電影上看到的,說叫什麼「甄英俊」或「郝美麗」之流的,不是恐龍就是青蛙。我以前也不信,直到前陣子公司來了位新同事,我才認為這句話簡直是經典名言。那位同事留著一頭及腰長髮,經理介紹她的時候,她竟然背對著我們走進辦公室。看著那頭瀑布般的長髮,每位男同事心裡都癢癢的。果然,女同事用一口嗲得讓人骨頭發軟的聲音自我介紹:人家叫郝美麗,美麗的美,美麗的麗,家在江南水鄉,是全中國美女最多的地方。

可那個郝美麗一轉頭,把男同事都嚇暈了一大片。臉上坑坑窪窪,活似交通事故現場一般,而且長了一張大餅臉,在上面都可以打一桌麻將了。偏偏醜人多作怪,妝畫得奇濃,都可以直接去拍鬼片了。見到她的男同事心有餘悸,據說這事的直接後果是導致了好幾位男同事在之後的幾個月裡,一和女朋友親熱,腦子裡就會浮現郝美麗那張恐怖的臉,當場不舉,連「威爾剛」也束手無策。

我正沉浸在痛苦的回憶中,小真敲了我一下,嬌嗔著說,你說什麼呀,這家瘦身中心可有名著呢,去裡面的都是些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這樣吧,我正好想動員我媽去減肥,醫生說她血糖血脂都過高,要控制體重。我們待會一起去看看吧,我看你也順便報名得了。

小真給我的地址就在不遠處,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便答應了。等小真吃了飯,又洗了個澡,我便和她們一起去瘦身中心。

到了名片上的地址,我一看,頓時有些失望。那是一個用磚頭搭建的臨時簡易房,四周都是一些違章搭建的危房。我暗想著,這美容院肯定是什麼半路出家的野狐禪,看著鬼樣子,真對得起「真美麗」這個名字。

站在門口,李嬸眉頭緊鎖,仿佛在想著什麼。我便問李嬸,是不是覺得這美容院有問題?

李嬸搖了搖頭,若有所思地說,這倒不是!只是我一站在這裡,早上那種仿佛失憶的感覺又回來了。我覺得這房子很熟悉,但仔細一想,又不可能來過。

小真於是安慰她,不用想了,你怎麼可能來過這裡?這裡都是貧民住的地方,說不定你以前打工時住過類似的地方,只不過你現在記憶力有些問題,所以才會覺得熟悉,但是又想不起來。醫生說,常鍛煉對你的癡呆症也有好處的,待會我幫你報個名。

「小真,你來了!」美容中心裡走出一位接待人員,一見小真,頓時笑容滿面,可見小真是這裡的常客了。接待人員接著告訴她:「你來得正好,我們中午有個活動!」

小真往裡走,我悄悄在她耳邊說:「小真,這是私人開的無牌黑店吧?」

「哎呀,管他呢,不時有個偉人說過嗎,不管黑店白店,能瘦身的就是好店!」小真一臉的不在乎。

也是,我看了看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看來實踐才是唯一的標準!

走進去後,我發現這家瘦身中心實在小得可憐,有兩層樓,每層樓兩個大房間,一個大廳。一樓的房間和廳裡擺滿了瘦身器材,二樓好像是宿舍的樣子。裡面正在舉行什麼活動,一大堆人擠在廳裡。小真和我剛走進去,一個黃頭髮的女人就走了過來,指著我和李嬸說:「小真,他們是誰呀,我們這裡不能帶外人來的!」

「經理,這是我媽,她也很想瘦身,所以特地來參觀一下!」小真說完,又指著我說:「這是我表哥,他也想報名,我就帶他來參觀。」

黃髮女盯了我好大一會兒,才轉身離去。我總覺得那個女人的眼神就像只母狼一樣,散發著綠瑩瑩的寒光,叫人直打寒顫。

我咬著小真的耳朵說:「我看你還是換個地方好,這裡不大對勁。你看那個什麼經理的,土得掉渣,還美容瘦身呢,典型的反面教材!」

小真正要答話,廳裡突然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黃髮女在臺上講話:「各位好,今天開這個會,主要是為了總結你們過去三個月的瘦身成績。三個月前大家剛來的時候,我們訂了一個美麗計畫,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成效有目共睹,不用多久就可以大功告成了。現在我要提醒大家,我們的口號是——」

「扶著牆進,扶著牆出!」台下的女孩們異口同聲地喊。

我們這些人進來的時候胖得連路都走不動了,所以叫扶著牆進;出去的時候,要瘦得沒力氣走路,所以叫扶著牆出,小真附在我耳邊解釋。

原來是這玩意兒,搞得跟日本妹妹一樣,動不動就喊口號加油,我不屑地撇了撇嘴!接下來是自由時間,大家可以吃東西,或者彼此交流心得。我拿著盤子巡了一圈,最後只能兩手空空地回來,所謂的自助餐都是些番茄黃瓜之類的生菜,飲料則是白開水。

「你們三餐都吃這些東西嗎?」我問。

小真正拿著根黃瓜,一口一口細咬:「當然啦,我們三餐都是水果加生菜,還不能放油,不然會發胖。」

我滿腔的羡慕之情頓時化為烏有,如果要這樣才能當瘦身的話,那我寧願胖死算了,起碼還能做個飽死鬼。

就在這時,黃髮女走了過來,滿臉激揚地對我說:「怎麼樣,要入會嗎?」

看我一臉猶豫,黃髮女伸出蘭花指對著我渾身亂戳:「哎呀呀,你看看你,腮上有垂肉,肚凸臀圓,可以說,男人的不幸你全有了,好處卻沒一樣!」然後又拍著胸脯保證:「不過,你最幸運的就是碰上了我,只要參加我們的美麗計畫,兩個月後,瘦得連你媽都不認得你了!」

搞得跟大街上賣狗頭膏藥的一樣!中心裡也有好幾個男人,不過大多是上了年紀的,歲數一大把了還學著年輕人穿緊身褲,一跳起有氧操,光禿禿的頭上僅剩的幾根毛發便迎風而立,可笑又滑稽!我這才知道,男人扮起嫩來,比女人裝清純還噁心。

那幾個男人雌性十足,擺明瞭是老母貨,要我加入他們,這簡直是將有點姿色的我送入虎口。我自然不甘心淪落到這種地步,於是婉言拒絕了,黃髮女的臉上頓時罩上了一層寒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悻悻離去。

小真不由分說,替李嬸辦了入會手續,還繳了一個療程的費用。李嬸本來不願意,不過她的確急需減肥,而且有女兒陪著,應該也不會有問題,於是便答應了。黃髮女遞給李嬸一個黑色塑膠袋:「這裡是我們的宣傳資料,你帶回去看看!」

說完,黃髮女又像只母狼盯著獵物一樣,死死地瞪著我,我覺得氣氛有點詭異,不由得害怕起來。

我們又坐了好一會兒,小真看我興趣不高,便說:「現在也沒正式開始療程,我們不用呆在這裡的。這樣吧,我知道附近有家飯店不錯,我們去那兒吃午餐吧。」

吃完了飯,小真拿出一張卡,對李嬸說:「媽,你拿這張卡去刷卡結帳吧!」

我當然搶著付帳。可我一般不用錢包的,牛仔褲太緊身,幾次都沒將褲兜裡的錢掏出去。小真擋著我的手,說以後還有機會,這頓就讓我請吧,我們又不是外人,這麼客氣幹什麼!

李嬸回來後,我們便離開飯店。走出大門時,兩位服務員幫忙拉開大門,齊聲說道:歡迎二位再次光臨!

我一聽,頓覺不對勁。明明三個人,怎麼變成二位了?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老總打來的,說公司臨時有事,讓我回去幹活。

我無奈地和李嬸母女倆道別,約好改天再聚。接著,我便一個人到公交站坐車。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公車到來。我覺得無聊,見到路邊有間報亭,便買了份當天的晚報。

老闆一邊找我錢,一邊指著旁邊的舊報刊說,要不要看看舊書刊,五折!

我見車還沒來,反正也沒事,便隨手翻了翻舊書刊。突然,一張報紙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個月前的晚報,當天的頭版頭條便是本市的一處違章建築裡,好幾名女子食物中毒,送醫後,好幾位因為病情過重,救治無效,隨即身亡。

我覺得報紙所登的建築照片有點熟悉,仔細一看,不就是今天剛去過的「真美麗」美容中心嗎?我心裡一驚,仔細看了下內容,心臟更是差點跳出來。新聞說,瘦身中心的成員因為偏信秘方,長期服食一種有毒的減肥藥物,結果在一次聚會中,好幾人毒發。送醫後,幾名女子因服食的量最大,不治身亡。其中,身亡的女子的照片就登在一邊,裡面赫然有黃髮女和小真!

我差點驚呼出聲,那幾張亡者的照片,全是我今天在真美麗中心見到的會員。我趕緊問書攤老闆:「這新聞是真的嗎?」

老闆說,頭版頭條還能是假的?這新聞當時很轟動,你竟然不知道?

想一想,一個月前,我恰逢出差,難怪都完全沒印象。這麼說來,我今天見到的那幾名瘦身會員都不是人?

我趕緊拿了報紙,攔了輛計程車,朝美容中心趕去。,可是到那裡後,觸目所及的盡是平地,空蕩蕩的連個房子也沒有,地址沒錯呀!

就在這時,身邊走過兩個老頭,正談論著什麼,只聽到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你看看這裡,原來有很多房子的,一個月前,發生了中毒事件後,政府將這一帶的違規建築都拆除了,聽說要建新房子了┅┅」

不會吧,我早上還看見那些房子呢!我想起飯店服務員所說的「二位」,心裡頓時明白了,原來小真她們一個月前就因中毒而死了!可憐那些女孩們死了都還不覺悟,仍然繼續在做她們的骨感夢!

我想到李嬸如果知道真相,不知道會怎麼傷心呢!於是又讓計程車將我載到李嬸家。

我按了好一會兒的門鈴,李嬸才來開門。李嬸睡眼惺忪,看來是剛睡醒。我趕緊問,小真呢?

沒想到,李嬸竟然問我,你哪位?

我頓時呆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想起李嬸有老人癡呆症,可能睡了一覺,就把今天的事忘了!我趕緊解釋,李嬸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才說,哎呀,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小郭呀!我竟然沒認出你!哎呀,我的癡呆症是越來越嚴重了。對了,小真最近老是提到你呢。你別走,我去買菜,等小真回來後,我們一起吃晚飯。

剛才不是三個人才一起吃過晚飯嗎?這下,我更加確定李嬸的老人癡呆症愈發嚴重了。可不管我怎麼解釋,李嬸就是不聽,拉著我到市場,一起買菜。

買菜回來,李嬸做好飯菜後,電話響了。李嬸接電話。我趕緊豎起耳朵,竟聽到電話裡傳來小真的聲音!掛了電話後,李嬸對我說,小真這丫頭,今晚要加班,趕不回來了!難得在這裡見到你,她讓我一定要把你留住。你先在這裡住一晚,睡我兒子的房間,明天我們一起聚聚。

我覺得這一切似曾相識。仔細一回想,天啊,不就和昨天下午發生的事如出一轍嗎?難道,李嬸和小真這幾天都在重複著同樣的事?

留李嬸這麼一個老人癡呆症的患者一個人在房子裡,我實在不放心,而且我也決心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便答應李嬸,在這裡住一晚。

當晚,風平浪靜,並沒有奇怪的事發生。

隔天一早,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是廳裡的電話響起來了。李嬸接完電話,對我喊道:小郭呀,小真讓你別出去,她等一下就回來了!

天啊,事情果然在重複不斷地發生。瘦身,竟成了李嬸和小真永遠的噩夢!這些日子裡,她們每天重複上演著同樣的人生,毫無意義地日復一日。可憐的小真,到死都不覺悟,仍在做著骨感美的噩夢!

我趕緊打了報警電話,說李嬸老人癡呆症嚴重,無法獨自生活,讓員警幫忙將人送回老家。過了一會兒,門鈴響了,我從門縫裡往外看,得知是員警到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之後,李嬸的兒子將房子賣掉,一家人回到老家生活。我曾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李嬸雖然有老人癡呆,不過兒子媳婦孝順,總算能安度晚年。

檔案到此結束!

看完這個檔案,你有什麼感想呢?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