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一個堪比「整容液」的恐怖故事,看完你還敢整容嗎?

阿包 2021/08/14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一章一個怪誕靈異的故事,帶你走進詭異的世界!

精品免費靈異小說《驚奇實錄》第八個故事:「美麗」的李嬸。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為了變美,無數人每天做著不同的努力,儘管更多的是無用功。

其實,在【驚奇實錄】檔案裡頭,就有一個有關變美的記錄。

至於具體記錄人員已經找不到了,全文記錄如下(以下為原主人公口吻講述):

上個月,我在街上碰到了李嬸。在老家時,李嬸家和我家在同一個村子裡,平時也頗有往來。後來我外出求學,接著打工,平時很少回去,連給家裡打電話都很少。曾聽母親說過,李嬸的丈夫幾年前去世了,然後她就跟著女兒在外生活,具體地點並不知道。老家那裡,就只剩下李嬸的大兒子一家了。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可看到李嬸的第一眼,我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李嬸在老家時也是個精明強幹的農村婦女,家裡家外一把手,平時走路也都是風風火火的。可這幾年沒見,李嬸完全變了個樣,整個人胖了好幾圈,臉圓了,身子也圓了,諾大的肚子被緊身衣勒成了好幾段,看上去特別滑稽。而且,李嬸的頭上多了很多白髮,精神也頗為萎靡,臉看上去灰暗松垮,完全沒有以前的紅潤光澤。

見到李嬸的第一眼,我不太敢確定,後來跟了一會兒,這才肯定就是她。我跑上去,攔住李嬸。李嬸被嚇了一跳,抬頭看著我,眼睛裡竟滿是迷茫!

認不出來?怎麼可能!以前在老家時,李嬸常開我的玩笑,說你這小子,長得這猴樣,化成灰我都會認得你!

工作幾年來,我自認和以前並沒有什麼大變化。有時在老家碰到小學同學,大多數也都能一眼認出我,更何況是頗有交往的李嬸?我趕緊解釋,李嬸,是我呀,小郭子!以前住同一個村子的,我媽姓楊,你還常到我家串門呢!

李嬸的眉頭還是擰著,一點也沒有認出我。我又詳細地解釋了一大串,差點沒把祖宗八代的歷史也交代清楚,李嬸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指著我大叫,哎呀,是你這小子呀!你看看,李嬸我真是老糊塗了,竟然連你也認不出來!咱倆幾年沒見了?有十年了吧!你這小子,沒想到也跑這裡來了!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李嬸!我拉著李嬸,到附近的一個餐館裡坐下。我要點菜,李嬸卻說,別點了,我看你也下班了,乾脆跟我回去,我做頓飯給你吃。你那小真妹子最近老是提起你,說好幾年沒見了。這不正好,說著你呢,就讓我碰見你了。

小真是李嬸的女兒,也是我小時候的玩伴。我笑著打趣,還說我呢,剛才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都還認不出來!

哪知,李嬸歎了口氣,接著告訴我,你不知道呀,我最近老覺得腦子不好使,總是往東往西的。前陣子去醫院檢查,說是得了老人癡呆症。我那時只覺得記憶力差,也不以為意,哪知這些天來,癡呆症越來越嚴重,過去很多事都記不清,而且經常事情做到一半,突然忘了接下去要做什麼了。哎,歲月不饒人呀,想不認老都不行了。這不,我剛才和你一聊,就把自己出來的目的給忘了。幸好,我知道自己的毛病,每次出門前,都把要做的事情寫在紙上,免得自己忘了。

我幫李嬸拿出口袋裡的紙條,上面寫著一些蔬菜的名字。李嬸猛地拍了下大腿,接著說,哎呀,我想起來了,我是出來買菜的。小真快回來了,我要做菜給她吃。走,我們一起去買,待會跟我一起回去。

我扶著李嬸,走出餐館大門。看著李嬸略駝的背,我不禁一陣心酸。原先那個高高瘦瘦、腰板挺直、說話永遠都是大嗓門的李嬸,就在歲月中漸漸磨去了青春。

買好了菜,我跟著李嬸回去。她和小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李嬸自豪地告訴我,小真大學畢業後,因為學的是外語,在一家外企上班,工資很高。李嬸的老伴去世後,便過來跟著女兒。雖然女兒孝順,但李嬸是個閒不住的人,硬是找了份工作。只是最近,身體不如從前,才將工作辭掉。這房子,就是小真買下來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