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令狐沖比劉正風嚴重百倍,爲何五嶽劍派大會上左冷禪不大喊一聲「給我拿下令狐沖」?

令狐沖比劉正風嚴重百倍,爲何五嶽劍派大會上左冷禪不大喊一聲「給我拿下令狐沖」?
2020/11/18
2020/11/18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笑傲江湖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左冷禪也是一個欺軟怕硬之輩,作為五嶽盟主,他敢敲打的只有那些他能控制得了的人物,卻不敢敲打那些他控制不了的人物。

劉正風的「金盆洗手」是左冷禪真正意義上為立威而策劃的一次重大事件,他之所以這麼做主要是為後面五嶽並派做準備,借此來震懾不贊成並派的各路人馬。

可以說,左冷禪為了對付劉正風,可謂做足了準備,首先他將劉正風與曲洋結交的證據掌握的十分周全,然後故意不讓嵩山派高手出現在衡山,而是派遣以費彬為首的嵩山派高手將劉正風一家全部掌控,關鍵時刻逼劉正風就范,最後就是在所有人物到齊以後再將劉正風「金盆洗手」的目的抖出來,讓所有在場的人物都與劉正風撇清關係。

嵩山派逼迫劉正風取消「金盆洗手」,然後除掉曲洋,劉正風自然不同意,於是費彬就在衡山動手,將手無寸鐵的劉正風家眷一個個除掉,甚至逼迫劉正風的小兒子說出違心之話。此時,嵩山派對付劉正風就只有一點:強逼。即使劉正風倒下,也是無關緊要,反而對於左冷禪來說,這是他喜聞樂見的,至少衡山派少了一個高手,剩下的一個莫大那就容易搞定得多。

劉正風之所以遭遇如此待遇,還是因為他實力不強。

對於劉正風而言,他畢竟不是衡山派掌門,也就意味著他的實力是不夠的,在江湖名聲不小,可是真正影響力卻是一般。雖然他武功高強,但是沒有自己的實力,光靠一己之力也很難應對江湖中門派之間的恩怨。而且,劉正風在江湖上朋友看起來很多,可是沒有一個能夠與之同甘共苦,在左冷禪的淫威之下,所有人對他的態度只是勸他浪子回頭,只有定逸師太看不慣嵩山派趾高氣揚的嘴臉,動了一下手,卻被嵩山派壓制住。像嶽不群這種只動口不動手,處處正義凜然,更是讓人感覺他的虛偽。

當嵩山派將劉正風一家全部抓住,莫大也無能為力,其餘掌門人都保持距離之時,劉正風就再也沒有抵抗之力,只會被嵩山派隨意處置。

五嶽並派之時,江湖已然發生了巨大變化,恒山派三定都已離去,而定閑師太出其不意將掌門之位傳給華山派棄徒令狐沖,華山派嶽不群已經偷偷練成了江湖中人都夢寐以求的《辟邪劍譜》。

暗流湧動的五嶽劍派,是左冷禪始料不及的,他認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卻不知有人黃雀在後。

在五嶽並派之時,令狐沖卻已經成為恒山派掌門,本來定閑已沒,左冷禪慶倖少了一個強勁的對手,又突然多了一個令狐沖,令狐沖的武功近來突飛猛進,也是出乎左冷禪意料的。但是,對於左冷禪而言,他認定令狐沖武功雖然高,但是畢竟年輕,某些方面的覺悟還是不夠,左冷禪相信自己能夠擺平他。此時五嶽並派已然箭在弦上,左冷禪等不及,更是難以更改,無論怎樣他左冷禪一定要完成這個歷史使命。

如何對付令狐沖,相信左冷禪內心早就盤算過,他此時已然把令狐沖當做最大的對手。

因為五嶽並派不可避免的就是要比武,令狐沖劍法連沖虛道長都自愧不如,這是左冷禪甚為忌憚的。可是,左冷禪心中明白,武功如果不及令狐沖,他也有足夠的手段讓令狐沖難以在五嶽劍派立足。

其中左冷禪的底牌正是公開令狐沖與魔教結交的實錘。當然,這張牌不能一開始就打,而是留到最後再打,一旦令狐沖擊敗自己,那麼自己肯定要通過這種方式將其拉下水,但是這張牌不能一開始就打,而是要等到最後關鍵時刻才打,對於這一手左冷禪還是很有信心的。這就是他為何不提前揭露令狐沖與魔教有深度交往的緣由。

左冷禪在等著關鍵時刻,只是他自己做夢都沒有想到,令狐沖竟然敗在嶽靈珊手裡,而他自己也沒有等到最後一刻,竟然被嶽不群暗算。

可見,左冷禪之所以沒有在五嶽並派大會上對著所有人指出令狐沖結交魔教任我行等人,他內心有很多顧忌。

第一,令狐沖實力強勁。

修煉「獨孤九劍」和「吸星大法」以後的令狐沖實力超強,放眼天下,能夠擊敗他的人少之又少,而左冷禪以及嶽不群都不是他的對手。而陸柏也與令狐沖交過手,令狐沖的武功他最是清楚不過,故而他肯定也會對左冷禪透露令狐沖今非昔比。左冷禪深知,令狐沖實力如此強勁就不可能像對付劉正風一般直接對其動手,故而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到關鍵時刻就不能對其動手。

第二,令狐沖是恒山派掌門,此時不宜點破。

令狐沖從定閑那裡接下恒山派門戶,無論如何都是五嶽劍派的一個掌門,相比劉正風只是衡山派的一個高手,令狐沖的地位還是高的多。左冷禪如果直接說出令狐沖勾結魔教,那不僅僅是打恒山派的臉,此時也是打五嶽劍派的臉。左冷禪心知剛開始還不能將他們鬧僵,並派以後,再好好收拾他們一點兒都不遲,左冷禪手段多的是。

第三,左冷禪等到關鍵時刻。

左冷禪也在等著最終與令狐沖對決,如果自己著實不敵,那麼再把這些事情抖出來,讓令狐沖下不了臺,那時候他就沒有臉面面對五嶽劍派的人士,更難以服眾,那麼到時候掌門之位還是落入左冷禪之手。可見,左冷禪是想把這件事情當做對付令狐沖的底牌,借此翻身,只是左冷禪沒有等到最終與令狐沖對決的機會。

第四,左冷禪顧忌方證沖虛。

左冷禪壓根沒有想到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能夠上嵩山觀摩並派大會,當然,看到兩位江湖泰斗到來他內心還是很雀躍。可是,左冷禪作為一代梟雄,他難道不明白二人到來的真正目的嗎?他心裡一想還是很明白,自己與二人交情並不深,那麼二人的到來不是因為自己,而是為了令狐沖,因為令狐沖與二人交情不簡單。但是左冷禪心知,這裡畢竟是自己的主場,自己先給他們留面子,後面再看事態發展。

可見,左冷禪並非不想敲打令狐沖,而是等著關鍵時機。只可惜,左冷禪卻永遠都沒有等到這個機會。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