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坦之為阿紫挖眼毀容,卻得不到一絲憐憫,為何還瘋了一樣愛她?

在金庸先生的小說中,筆下的武林豪傑一個人可以有多副面孔。既可以是心狠手辣、性格怪誕的反派,也可以是卑微如塵埃的可憐蟲,遊坦之便是這樣的人。

在星宿老怪面前,他是一個用屬下來擋傷害的無情無義之輩,而在阿紫面前,他又變成了那個言聽計從的阿醜。阿紫越施暴于他,他越忠誠于阿紫,發了瘋似的喜歡,這究竟是為何?難道真是個受虐狂?

世人皆說,阿紫的出現是游坦之人生的一場劫難,殊不知阿紫也曾是照亮遊坦之的灰色人生的一束光。游坦之之所以心甘情願被阿紫作踐,原因有二,其一便與遊坦之本人經歷有關。

游坦之是游氏遊駒之子,雖是名門之後卻文不成武不就,成為世家子弟的一步廢棋。其父親游駒終其一生都想在江湖上揚名立萬,為此不惜自不量力挑戰北蕭峰。

好面子的他,生下這樣毫無天賦的兒子,自覺臉上無光,便聽之任之不再管束。故遊坦之的童年,充滿了不被認可的挫敗感和一無所長的孤獨感。

而這樣平靜的生活也未能長久,游氏兄弟強出頭被蕭峰奪掉圓盾,最後自盡而亡。父親的存在雖未給他帶來完整的童年,卻給了他遮風擋雨的庇護。

父親死後,他便如同喪家之犬般四處遊蕩。在這段時間裏,他嘗盡了人情冷暖。父親昔日的好友都對他視而不見,而自己兩耳不聞窗外事多年,也沒有相識的朋友,這場變故讓他成為了一個孤家寡人。

原著中說道「 是以遊坦之今年一十八歲,雖然出自名門,卻是文既不識,武又不會。待得伯父和父親自刎身亡,母親撞柱殉夫,他孤苦伶仃,到處遊蕩,心中所思的,便是要找喬峰報仇。

阿紫出現前,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從未受到過別人的重視。因童年缺乏親人的陪伴,他的人格也發生了扭曲。這一點,從他第一次見阿紫時便可以看出來。

當時他刺殺蕭峰被捕,阿紫痛恨此人妄圖傷害自己的姐夫,便想方設法地用酷刑折磨他。其一便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遊坦之用石灰粉襲擊蕭峰,阿紫便用石灰粉毀了他。

原著中講到:「 阿紫道:「膽小鬼,做瞎子的滋味挺美,待會你就知道了。」轉示向蕭峰道:「姐夫,這小子歹子毒得緊,想用石灰包害你,咱們便用這石灰包先廢了他一雙招子再說。」游坦之一想到阿紫的形貌,胸口莫名其妙一熱,跟著臉上也熱烘烘地,只想:「不知什麼時候,能再見這臉色蒼白、纖弱秀美的小姑娘。」

單從這件事便可看出,遊坦之不分善惡,別人要毀他眼睛,他卻為不能再見阿紫而惋惜。這樣的三觀實在令人咋舌,愛上阿紫也不會令人意外。

游坦之對阿紫死心塌地的原因,還在于阿紫本人。武俠世界中不乏美女,可如同阿紫這般病嬌的女子少之又少。她這張臉便是她的通行證,就連名震江湖的蕭峰,都因這張臉對她寬容不少。

原著中說:「 蕭峰雖在江湖上見過不少慘酷兇殘之事,但阿紫這樣一秀麗清雅、天真可愛的少女,行事竟這般毒辣。他心中只感說不出厭惡」。

遊坦之本就鮮少見美女,一見阿紫怎能不為之傾倒?在這張臉的襯托下,阿紫做什麼事都值得被原諒。美貌是一張通行證,可若只有美貌,則會變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而阿紫除了美貌,還有與之匹配的智慧,她對待遊坦猶如馴養一條小狗,將恩威並施發揮到極致。在她給遊坦之焊上鐵醜面具時說:「 我給你戴上這個鐵罩,你可懂得是什麼緣故?」

遊坦之道:「 我就是不明白。」

阿紫道:「 你這人真笨死了,我救了你性命,你還不知道謝我。蕭大王要將你砍成肉醬,你也不知道麼?」

遊坦之道:「 他是我殺父仇人,自是容我不得。」

阿紫道:「 他假裝放你,又叫人促你回來,命人將你砍成肉醬。我見你這小子不算太壞,殺了可惜,因此瞞著他將你藏了起來。可是蕭大王如果撞到了你,你還有命麼?連我也擔代了好大的幹係。」

遊坦之恍然大悟,說道:「 啊,原來姑娘鑄了這個鐵面給我戴,是為我好,救了我的性命。我……我好生感激,真的……我好生感激。」

單從這件事便能看出,遊坦之被阿紫吃定了。她將自己偽裝成純良無害,一心救人的小白兔,讓遊坦之因她受苦的同時,還對她感恩戴德。

阿紫在鞭打囚禁遊坦之後,再給他少許甜頭。在不斷的調教中,逐步突破遊坦之的底線,這手段實在高明,也難怪遊坦之栽在她手裏。

遊坦之軟弱無能,既想找蕭峰報仇,又想逃避自己身為遊氏後人的責任。他知道自己找蕭峰報仇是一條不歸路,可若不找蕭峰報仇,他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而阿紫的出現,讓他意識到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能想著自己。遊坦之也不想死在蕭峰的掌下,為了理所應當地卸下這份壓力,便走向了受虐的道路。在阿紫的折磨下,他找蕭峰報仇的心也逐漸淡下。

阿紫在星宿派長大,幼時她曾在食物鏈底層,心理早就不健康,在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門派裡,阿紫長期被丁老怪施虐,心理也受其影響。

在丁老怪面前,她是唯命是從的受虐者。而夜深人靜時,她也曾幻想自己像丁老怪般施虐于他人。簡單來說,阿紫見弱則施虐,見強則受虐。

遊坦之的出現,恰巧滿足了她施虐的慾望。這兩個人格有殘缺的人能走到一起,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一種絕配。

在讀者看來,遊坦之為阿紫甘願被毒蟲啃食,甘願戴上面具成為鐵醜,甘願把眼睛挖出來,甘願匍匐在阿紫腳下親吻她的腳背,實屬不智。

殊不知這兩個人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若沒有阿紫,遊坦之還如同一個亡魂般遊蕩,就算死在荒郊野嶺也無人問津。後來他偽裝成莊公子陪在阿紫身邊,也算了卻一樁心事。

若非阿紫,他還是那個一事無成,文不成武不就的游公子。遇見阿紫他才逐漸蛻變,雖未得到他人認可,但他的人生也算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