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左冷禪為何敢對衡山明目張膽?不是實力問題,劉正風的話可見端倪

左冷禪為何敢對衡山明目張膽?不是實力問題,劉正風的話可見端倪
2020/12/10
2020/12/10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笑傲江湖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笑傲江湖》中關於五嶽劍派並派這個事情,從來都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問題,不是說同意並派就是錯的、不同意並派就是對的。只不過是左冷禪在處理這件事情上顯得太過急迫,手段太過霸道,因此讓令狐沖這類人反感,而方證、沖虛這些既得利益者不願五嶽崛起,便利用了令狐沖這類人反對五嶽並派。

左冷禪在並派的既定方針採取的方式方法確實太過激烈,說對那些反對並派的人,毫不留情地想全部除掉。若非有令狐沖在,華山派和恒山派很有可能會被消滅,然後自然會有左冷禪培養的代理人來掌控這些門派。

在對付其他四派的時候,我們很明顯地發現,左冷禪在對付衡山派時顯得明目張膽,而對付其他各派就顯得要低調得多。比如在對付華山派時,先是找到了華山劍宗弟子成不憂、封不平到華山派去逼嶽不群退位,逼宮不成,又有十幾個黑衣人伏擊之舉,但這一切都是別人在打前站,嵩山派就躲在後面操縱。

即使是封不平、成不憂這些人到華山去有嵩山派的人一同去,嵩山派也只是以外人打抱不平的態度參與進去,沒有直接干涉別派。比如對付恒山派,嵩山派更是派人假扮成日月神教的人去搞暗襲,自己跑出來當好人,再從言語和行動上逼迫定字輩的尼姑,就算是在龍泉鑄劍穀真的打上了,他們還是假扮他人,是恒山的一位師太認出了他們的真實身份。

再比如對泰山派,嵩山派很長一段時間幾乎沒有去招惹天門道人,一直到了並派大會上才請出了天門道人的三位元師叔主持事務,讓有勇無謀的天門道人墮入彀中。

唯有對衡山派是明目張膽的動手動腳!

劉正風的金盆洗手大會上,左冷禪派出了嵩山派三位太保同時出手,並且差不多將劉正風的門人弟子及家人全部除掉。雖然動的是劉正風的門人弟子及家人,但是劉正風畢竟是衡山派的第二號人物,地位僅在掌門人莫大之下,還有很多人認為劉正風的武功在莫大之上。而且看劉正風在金盆洗手大會上出手,我們也能看到劉正風的實力不凡,片刻之間就制住了嵩山派的一位太保費彬,莫大後面出手更厲害,直接就把人給除掉了。

以此而論,衡山派莫大和劉正風都是實力不俗的高手,也難怪左冷禪要派出三位太保同到衡山解決劉正風。然而,嵩山派都已經打到眼前來了,衡山派的掌門人莫大卻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左冷禪派人屠戮劉正風的門人弟子及家人,罪名是劉正風勾結魔教。雖然左冷禪是五嶽劍派的盟主,但是我們從小說描寫來看,五嶽劍派終究是一個鬆散的聯盟,劉正風和曲洋交往,別說還沒有幹出什麼危害江湖正道的事情,就算是幹出這種事情來,那也是衡山派的家務事,該由衡山派內部解決。

就好像左冷禪派人同華山劍宗上華山逼嶽不群一樣,雖然是左冷禪暗中操縱,但畢竟明面上還是華山的劍氣二宗之爭,還是華山的家務事。所以,左冷禪對劉正風此舉,說破了天都是不妥的。

但是偏偏嵩山派就做了,劉正風在金盆洗手大會上面對嵩山派時說了一句話:“ 我師兄弟不和,武林朋友眾所周知,那也不須相瞞。小弟仗著先人遺蔭,家中較為寬裕。我莫師哥卻家境貧寒。本來朋友都有通財之誼,何況是師兄弟?但莫師哥由此見嫌,絕足不上小弟之門,我師兄弟已有數年沒來往、不見面,莫師哥今日自是不會光臨了。在下心中所不服者,是左盟主只聽了我莫師哥的一面之辭,便派了這麼多位師兄來對付小弟,那……那未免是小題大做了。

劉正風隨隨便便就把嵩山派興師問罪之事推到他師兄莫大身上,就連找他麻煩的費彬都出言證明此事與莫大無關。這看起來是簡簡單單的一些話,卻暴露出劉正風和莫大不和甚至是交惡的實際情況。

衡山派的一號人物和二號人物關係如此之差,後面還有一個衡山派門人管別派閒事管到華山派身上去了,從小說裡看,那個叫魯連榮的去對華山派的事指手畫腳肯定是沒有得到莫大的許可,因為看莫大的性格是肯定不會讓自己門人去管別派閒事的。

由此可見,嵩山派能明目張膽對劉正風動手,就是看到衡山派內部不僅是不團結且是矛盾重重。像這樣一個狀況,同時又有通過這樣一件事情試出其他各派的態度,何樂而不為!

諸君以為何如呢?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