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系列 | 黃蓉以美食作餌,誘得七公答允授降龍十八掌予郭靖,黃蓉憑著哪道菜騙到了降龍十八掌?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我們都知道,《射雕英雄傳》中的洪七公是一個超級大吃貨,他自己說:「我只要見到或是聞到奇珍異味,右手的食指就會跳個不住。有一次為了貪吃,誤了一件大事,我一發狠,一刀將指頭給砍了……指頭是砍了,饞嘴的性兒卻砍不了。」在美食鑒賞方面,洪七公也是天賦異稟,黃蓉給他做了一道叫做「玉笛誰家聽落梅」的肉條,他略一品嘗,就能用舌頭的味蕾分辨出肉條使用了牛肉、豬耳朵、羊羔坐臀、牛腰子、獐子肉、兔肉等食材。

武俠小說除了刀光劍影外,其實也涉及了許多日常生活的瑣事,比如美食。

從金庸對菜肴的細緻描繪不難看出,其對美食頗有心得。試想如果黃蓉不擅廚藝,怎能為傻小子郭靖從洪七公那兒騙來降龍十八掌絕學?而古龍除了好喝酒,對吃也很有研究。說到這問題來了:在金庸和古龍創造的武俠世界中,誰家的美食更合你的胃?

金庸篇

金庸筆下的食物,多半精緻奇巧,做菜方式如同藝術表演一般,卻少了幾分凡俗煙火氣。

賣相指數★★★★★誘人指數★★★☆☆營養指數★★★★☆模仿指數★★☆☆☆

1、玉笛誰家聽落梅

洪七公哪裡還等她說第二句,也不飲酒,抓起筷子便夾了兩條牛肉條,送入口中,只覺滿嘴鮮美,絕非尋常牛肉,每咀嚼一下,便有一次不同滋味,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諸味紛呈,變幻多端,直如武學高手招式之層出不窮,人所莫測。洪七公驚喜交集,細看之下,原來每條牛肉都是由四條小肉條拼成。洪七公閉了眼辨別滋味,道:「嗯,一條是羊羔坐臀,一條是小豬耳朵,一條是小牛腰子,還有一條……還有一條……」黃蓉抿嘴笑道:「猜得出算你厲害……」她一言甫畢,洪七公叫道:「是獐腿肉加兔肉揉在一起。」黃蓉拍手贊道:「好本事,好本事。」洪七公道:「肉只五種,但豬羊混咬是一般滋味,獐牛同嚼又是一般滋味,一共有幾般變化,我可算不出了。」黃蓉微笑道:「若是次序的變化不計,那麼只有二十五變,合五五梅花之數,又因肉條形如笛子,因此這道菜有個名目,叫做‘玉笛誰家聽落梅’。這‘誰家’兩字,也有考人一考的意思。七公你考中了,是吃客中的狀元。」——《射雕英雄傳》

2、好逑湯

另一碗卻是碧綠的清湯中浮著數十顆殷紅的櫻桃,又飄著七八片粉紅色的花瓣,底下襯著嫩筍丁子,紅白綠三色輝映,鮮豔奪目,湯中泛出荷葉的清香,想來這清湯是以荷葉熬成的了。

洪七公大叫:「了不起!」也不知是贊這道菜的名目,還是贊自己辨味的本領,拿起匙羹舀了兩顆櫻桃,笑道:「這碗荷葉筍尖櫻桃湯好看得緊,有點不捨得吃。」在口中一辨味,「啊」的叫了一聲,奇道:「咦?」又吃了兩顆,又是「啊」的一聲。荷葉之清、筍尖之鮮、櫻桃之甜,那是不必說了,櫻桃核已經剜出,另行嵌了別物,卻嘗不出是甚麼東西。

洪七公沉吟道:「這櫻桃之中,嵌的是甚麼物事?」閉了眼睛,口中慢慢辨味,喃喃的道:「是雀兒肉!不是鷓鴣,便是斑鳩,對了,是斑鳩!」……黃蓉仍是搖頭,笑道:「那麼這斑鳩呢?《詩經》第一篇是:‘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以這湯叫作‘好逑湯’。」

——《射雕英雄傳》

3、二十四橋明月夜

那豆腐卻是非同小可,先把一隻火腿剖開,挖了廿四個圓孔,將豆腐削成廿四個小球分別放入孔內,紮住火腿再蒸,等到蒸熟,火腿的鮮味已全到了豆腐之中,火腿卻棄去不食。洪七公一嘗,自然大為傾倒。這味蒸豆腐也有個唐詩的名目,叫作「二十四橋明月夜」。——《射雕英雄傳》

4、炸蜈蚣

只見洪七公取出小刀,斬去蜈蚣頭尾,輕輕一捏,殼兒應手而落,露出肉來,雪白透明,有如大蝦,甚是美觀。楊過心想:「這般做法,只怕當真能吃也未可知。」洪七公又煮了兩鍋雪水,將蜈蚣肉洗滌乾淨,再不餘半點毒液,然後從背囊中取出大大小小七八個鐵盒來,盒中盛的是油鹽醬醋之類。他起了油鍋,把蜈蚣肉倒下去一炸,立時一股香氣撲向鼻端。楊過見他狂吞口涎,饞相畢露,不佃得又是吃驚,又是好笑。洪七公待蜈蚣炸得微黃,加上作料拌勻,伸手往鍋中提了一條上來放入口中,輕輕嚼了幾嚼,兩眼微閉,歎了一口氣,只覺天下之至樂,無逾於此矣,將背上負著的一個酒葫蘆取下來放在一旁,說道:「吃蜈蚣就別喝酒,否則糟蹋了蜈蚣的美味。」——《神雕俠侶》

5、四色點心

四色點心是玫瑰松子糖、茯苓軟糕、翡翠甜餅、藕粉火腿餃,形狀精雅,每件糕點都似不是做來吃的,而是用來玩賞一般。段譽贊道:「這些點心如此精緻,味道定是絕美的了,可是教人又怎捨得張口去吃?」阿碧微笑道:「公子只管吃好哉,我們還有。」段譽吃一件贊一件,大快平生。——《天龍八部》

6、千層糕

只見桌上放著十來碟點心糕餅,眼見室內無人,便即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拿起一塊千層糕,放入口中。只嚼得幾嚼,不由得暗暗叫好。這千層糕是一層麵粉一層蜜糖豬油,更有桂花香氣,既松且甜。——《鹿鼎記》

7、湖州粽子

過了一會兒,韋小寶聞到一陣肉香和糖香。雙兒雙手端了木盤,用手臂掠開帳子。韋小寶見碟子中放著四隻剝開了粽子,心中大喜,入口甘美,無與倫比。說道:「雙兒,這倒像是湖州粽子一般,味道真好。」浙江湖州所產粽子米軟餡美,天下無雙。揚州湖州粽子店,麗春院中到了嫖客,常差韋小寶去買。粽子整只用粽箬裹住,韋小寶要偷吃原亦甚難,但他總在粽角之中擠些米粒出來,嘗上一嘗。自到北方後,這湖州粽子便吃不到了。——《鹿鼎記》

總的來說,金庸筆下的食物雖然精美可愛,但他所奉行的「君子遠庖廚」的寫法,除二三處荒郊野外的吃食做法外,幾乎少有做菜過程,基本上是以食客的角度對食物評頭論足。也難怪古龍曾暗諷金大俠筆下的俠客英雄們「不缺錢」,鮮少閒暇時光。

古龍篇

古龍曾有過挨餓的經歷,反而更注重享樂,好喝酒吃肉,因此文字更加真實,令人共鳴。

金庸天花亂墜的美食描寫往往噱頭多過美味,卻不一定比古龍筆下窮得叮噹響的流浪俠客,偶爾歇腳掏出來的硬面餅冷牛肉來得更有滋味。

賣相指數★★★☆☆

誘人指數★★★★☆

營養指數★★★☆☆

模仿指數★★★★★

1宋嫂魚

宋嫂魚就是醋魚。

魚要活殺的而且要清蒸才是最上品的,蒸熟了之後,才澆上佐料送席,所以送到桌上還是熱氣騰騰,那真是入口就化,又鮮又嫩。

正如成都的「麻婆豆腐」,醋魚叫做宋嫂魚,就因為這種作法是南宋時的一位姓宋的婦人所創始的。

——《碧玉刀》

2蝦子豆腐

廚房裡有個人正在炒菜。任何人在炒萊的時候,樣子都不會好看的,這個人卻是例外。他的手拿著鍋鏟,就像是千古一人的大畫家吳道子拿著彩筆,絕代無雙的名劍客西門吹雪拿著劍,不但姿態和動作都優美之極,而且專心誠意。

他正在煎豆腐,蝦子豆腐。現在豆腐還沒有煎好,……他的身子並不太高,白白淨淨的一張臉,穿著件雖然打著補丁、卻洗得一塵不染的麻布長衫,看來就像是個懷才不遇的落第秀才。

現在豆腐已經煎好了,鍋已離火。他用鍋鏟一塊塊盛出來,每塊豆腐都煎得恰到好處。用小火煎得微微發黃的豆腐,盛在雪白的瓷盤裡,看來就像是一塊塊黃金。可是黃金絕沒有這麼香,這麼誘人。他看著這盤豆腐,自己也覺得很滿意。用兩隻手端著盤子,放在一張洗得一塵不染的木桌上,才輕輕吐出一口氣,抬起了頭。

——《碧血洗銀槍》

3炒雞蛋

「太好了,實在太好了。」他深深吸了口氣,「今天的第一樣菜,是不是炒雞蛋?」「是,是炒雞蛋。」小雀笑道:「這是他的老規矩,要喝酒,先弄盤炒雞蛋墊底。」蔔鷹大笑,大小姐卻不禁搖頭,炒菜的這個「他」究竟是何許人也,難道還能把一盤雞蛋炒出花來?聽說一個人年紀大了嘴就會變得比較饞,蔔鷹的年紀確實已不小,難怪最近對她好像越來越疏遠。大小姐心裡面正胡思亂想,一盤炒雞蛋已經端了上來,鵝黃色的一盤蛋,上面綴著十來點翠綠的蔥花,香、繳、柔、滑,胡大小姐本來準備只吃一口的,小小的一小口,可是一筷子接下去,眼睛和筷子就再也台不得離開這盤炒雞蛋。——《獵鷹·賭局》

4蠔油牛肉

只聽他在廚房裡歎著氣說:「現在你開始數,從一數到一百二十的時候,就開始煉油,數到一百八十五的時候,就把這碗已經調好味的牛肉片下鍋,用鏟子炒七下,不多不少,只能炒七下,鍋就要離火,你就要趕快把牛肉裝到那個已經烤得有點溫熱的盤子裡,叫個快腿的人送上去,這時候那盤火爆腰花已經不夠鮮,不夠嫩,也不夠熱了,剛好吃這盤蠔油牛肉。」

他說話的時候,每個人都靜靜的聽,連大氣都不敢出。

他停了停,才接著道:「蠔油牛肉並不是樣名貴的菜,可是只有在這種普通家常菜裡,才能顯得出炒菜的人的真功夫,所以你功夫,火候,時間,都一定要拿捏得特別准,半點都差錯不得。」

他在廚房裡面說話,躲在廚房外面的兩位女人都聽呆了。

她們都吃過牛肉,可是她們從來沒想到炒一盤牛肉還有這麼大的學問。

——《白玉老虎》

金庸對美食細緻入微的描寫中,連名字都起得詩意盎然,卻略顯繁瑣。古龍的美食看起來平淡無奇卻也能令讀者津津有味。倘若讓洪七公在金庸和古龍之間選擇的話,不知道他更青睞誰呢?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