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神秘診所,每天營業兩小時卻客源不斷,不料看過病的人接連去世

神秘診所,每天營業兩小時卻客源不斷,不料看過病的人接連去世
2021/08/12
2021/08/12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有一陣子,我挺沉迷於一個算命遊戲。

說白了,其實也很簡單,輸入自己的資料,電腦就可以幫你算出,壽命多長,死於何故?

只不過,令我納悶的是,回回的結果都不一樣。一會兒說,會死於梅毒皰疹之類的;一會兒說,會死於交通事故。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有一回,看我又在玩這個遊戲,蘭花哥說:「哎呀,都什麼年代了,還信這玩意兒?這命中的有與無,哪是一台電腦能算得出來?來,姐姐今天高興,給你上上課。」

蘭花哥從架子上抽出一個檔案,拿出裡頭的資料,對著我,慢慢念了起來:

最近,洪山鎮上開了家老實人診所。

這診所,開得靜悄悄的。某天的一大早,鎮民們出門,就看到街上新掛了個招牌「老實人診所」。就連消息最靈通的人,也不知道診所是什麼時候開始籌備的?更何況,洪山鎮地方偏僻,怎麼會有外地人來這裡謀生?

開診所的,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姓王。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對於洪山鎮的人來說,有經驗的老醫生才是個寶。這不老不小的,能頂啥用?眾人只是抱著看熱鬧的態度,看著這家診所如何在洪山鎮站穩腳跟?

可正應了那句老話,酒香不怕巷子深。診所開張沒多久,生意就滾滾而來。王醫生開這診所,仗的就是就是家傳的一種絕技,不管來者腰腿如何酸痛,只要經過王醫生的手,沒有不立馬痊癒,全身舒暢。莊稼人,有啥腰酸背痛是家常便飯,一開始只是試著到王醫生的診所裡推拿按摩。沒想到,效果如此神奇。一傳十,十傳百,被傳得神乎其技。

到了後來,王醫生的老實人診所,不看其他病了,專門治療身體酸痛。不僅是洪山鎮的人,就連附近一帶的其他鄉鎮,聞名而來的人比比皆是。而且,老實人診所,實至名歸,不僅醫術好,且收費公道,頗得人心。

這天,李老漢從診所門前經過,卻看到從裡面走出一人,正是好一陣子沒見的老王頭。兩人本是鐵哥們,後來老王頭去鄰鎮做生意,便沒再見過。一番寒暄後,李老漢才知道,對方最近身體不好,回來靜養一段時間。

老王頭說:「還不是在外頭落下的毛病。一個人在外,得過且過,也沒注意保養身體。結果,老是腰酸腿疼的。前陣子,知道這裡新開了個診所,專治這毛病,才特地回來了一趟。你說神奇吧,不過推拿兩三回,毛病全好了。」

話雖如此,可李老漢細看,總覺得老王頭的臉色灰暗了許多,反倒比以前差了。聽了這話,老王頭說:「你老花了吧?這些天來,我可是吃嘛嘛香,身體倍兒好。」

和老王頭分別後,李老漢慢慢往家裡走。老王頭的情況,令他有些擔心,而且也讓他想起了最近的一件怪事。自從王醫生的診所開張後,照理說,在他的妙手之下,洪山鎮的人應該得益不少。可偏偏,自從診所開張後,鎮上的人們卻剛好相反,病痛不斷。

而且,王醫生看病有個規矩,只在中午看,其他時間則閉門謝客。老實人診所,每天都是中午開張,兩個小時後打烊。其他的時間,哪怕病人敲破了門,裡頭也是從無回應。這個怪規矩,令洪山鎮的人嘖嘖稱奇。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正值農忙時節,地裡的活多,人又少,李老漢成天忙得早出晚歸。農忙結束後,多日來的辛勞讓李老漢腰疼的老毛病又發作了。一開始,還只是隱隱作痛。可後來,疼得齜牙咧嘴,睡不好,吃也沒胃口。

見狀,老伴說:「這歲數了,身子不比年輕人,別硬撐了,去看看吧。」

李老漢點了點頭。在疼了一個晚上都睡不著後,第二天一大早,實在忍不住了,便去敲了王醫生診所的門。可敲了老半天,不見有人來開門。李老漢這才想起,老實人診所早上不開張的。本想晚點來,可腰疼得受不了,想了想,李老漢決定到裡頭看一看。

王醫生住的地方,有個院子。前半截是店面,後半截是住處。李老漢忍著痛,翻過了圍牆。再往裡走,進屋的門卻從裡面反鎖了。敲了敲,也沒聽到裡頭有腳步聲。李老漢將耳朵貼在門上,細細地聽,卻聽到了一種怪聲音。

這聲音,似乎是嬰兒的啼哭聲。可李老漢知道,王醫生孤身一人,據說父母早亡,而且也沒有結婚。這麼說來,房子裡的嬰兒聲是怎麼回事?

越是聽,李老漢越是堅信自己聽到的,確實是嬰兒的哭聲。他叫了幾聲,裡頭並沒有回應。過了許久,腰已經沒那麼疼了,王醫生又不開門,李老漢便翻出圍牆,回了家。

一路上,李老漢心裡納悶極了。既然沒成家,哪來嬰兒?王醫生性格有點孤僻,獨來獨往,從不和鎮上的人來往,也不見有朋友。這嬰兒,顯然不是別人託付的。而且,只是聽到嬰兒聲,卻不聞王醫生的聲音。難道,他有事外出,將小孩留在家裡?

回到家,和老伴說起這事,老伴皺著眉頭說:「你也太失禮了!去找人家看病,也沒得允許,就爬牆進了別人家。要是讓王醫生知道了,只怕不高興了。」

至於嬰兒的哭聲,兩人討論了許久,沒個結果,也就不了了之。

過了幾天,李老漢去鎮上趕集,恰逢隔壁村的劉二嬸。兩人嘮著,說到了王醫生的事。李老漢想起自己碰到的怪事,一五一十地說了。哪知,劉二嬸卻說:「你聽錯了吧?上次,我背痛,實在忍不住了,半夜去敲診所的門。沒人來開,我就在門口蹲了大半夜。後來,好像聽到裡頭有傳來老人家的咳嗽聲。可不管怎麼敲門,就是沒人應,最後只好等到第二天的中午了。」

一人說聽到小孩的聲音,一人說聽到老人的聲音,兩人堅持己見,誰也不肯改口。可說起來,這事可怪了。王醫生孤身一人,從不和外頭的人來往,而且自稱無親無故,房子裡只有自己一個人住。既然如此,小孩和老人從何而來?

李老漢事情多,忙得很,也沒空整天琢磨這破事兒。沒多久,就將這事拋諸腦後了。可不知咋地,腰疼發作得越來越頻繁,且一次比一次疼,每回都得把李老漢往死裡折磨。跑了好幾家醫院,吃了一大袋子的止痛藥,還是無濟於事。

李老漢想到了王醫生,覺得既然都傳得那麼神,不妨就去試一試,反正死馬當活馬醫了。下定決心後,李老漢便朝著診所的方向走去。

這回,正好是中午,診所的門倒是開著,但王醫生正在替人推拿。推拿間的門掩著,李老漢本來靜靜地坐在外頭等,但腰間的疼痛一陣強過一陣,實在忍不住了。於是,他起身走進推拿室,本想問問什麼時候能好,卻看到了令人嗔目結舌的一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