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怪為何不教郭靖內功?只因金庸小說本身的致命缺陷

天山童子 2021/07/06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射雕》原著提到,柯鎮惡和朱聰都是 內功深湛之人。

然而,江南七怪看似情同骨肉,同生共厶,但他們的武功,彼此之間都是不互傳的,又怎麼可能把真正壓箱底的絕學,交給郭靖這個大家共同的徒弟?

如果說伏魔杖法、南山刀法、呼延[木倉]法、越女劍法這些外門功夫,每個人的各自擅長不同,非要強學,當然貪多不爛,毫無必要,因此並不互相傳授,是可以理解的。

那麼老大柯鎮惡、老二朱聰的內力都各自不俗,荒山之戰,雖然中了陳玄風這等一流高手的猛擊,以力抗力,內臟也未受到重大損傷,至少是二流好手級別。顯然都各有內功傳承,卻也不曾傳授給其他弟妹,讓這些只修外家功夫如張阿生、或內力平平如韓小瑩,也能武功大進,臨危保命,足以證明他們的 嚴重局限性了。

江南七怪收郭靖為徒的本來動機,只是做為嘉興一地的土豪,(擴大地域范圍自稱「江南七怪」,純屬自我貼金),和丘處機這個統領天下三千道觀、八萬道士的全真教第一高手,進行賭賽以揚名出氣, 是把郭靖當成了一個【賭賽工具】

郭靖的本身資質,他們一個個其實是很看不上眼的(也可說是有眼無珠,不識真玉),如果沒有和丘處機的賭約,真讓他們給自己各自選衣缽傳人,如金輪法王對郭襄那樣傾囊以授,挑一萬個人也輪不到郭靖。

所以,柯鎮惡也好,朱聰也好,當然不可能將自己真正壓箱底的內功絕學,教給郭靖了。否則單單和其他幾個弟妹的關係,都完全擺不平。

終究他們對郭靖的期望值,也僅僅就是能學到早厶的張阿生的畢生功夫,終生當個武功三流的粗魯莽漢。而將贏得賭賽的期望,更多寄託在丘處機找不到楊康、或者楊康是女孩兒的前提下。

馬鈺初見郭靖雲:【 教而不明其法,學而不得其道。】已經挑明瞭他對這場授藝的真實看法,不必把他此後當著七怪面的那堆恭維奉承話當真。

像江南七怪這種人,固然有一諾千金、輕生厶重然諾的古俠遺風,因而被許多論者大吹特吹,做了各種拔高貼金。

然而所謂上古之俠士,當真就是那麼完美無缺不可非議麼?

類似于諸葛亮常吟的《梁甫吟》,僅僅因為兩個桃子分不平,就輕易自盡的三個大力士,此舉于國于民何益?

此等人的共性就是不把自己性命當回事,其實也並不把其他人性命、乃至於國法天理、社會公義當回事,僅僅因為所謂的【士為知己者厶】,就聽命於恩主去橫行無忌,

專諸、要離、豫讓、聶政、朱亥、荊軻……看看這些名字,細考其生平事蹟,

說白了不過是懷著成名之欲,甘願被權貴豢養,助其剷除政敵的打手罷了。至於他們要解決之人是好是壞,是忠是奸,幹掉他于國於民到底是利是害,全然不放心上。

然而就是這些人,居然成為了所謂快意恩仇、一厶以報知己的古俠典范。所以按類似畫風塑造出來的江南七怪們,也不必把他們真想象成什麼大公無私的正人君子, 格局有限、氣宇偏狹的市井之徒罷了。

所以,此等人會在郭靖和其他人學了兩年內功、武功大進後,不反思自己過往藏私的錯處,反而發自內心認為郭靖隱瞞竟是對不起自己,只憑一個照面就認定郭靖是隨梅超風習武,一本正經地討論要不要廢了這個徒兒,也就不足為奇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