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出租屋外面對著醫院太平間,半夜聽見有人問路聲

出租屋外面對著醫院太平間,半夜聽見有人問路聲
2021/08/12
2021/08/12

以下為網友真實投稿分享:

(一)

具體的日子忘記了,印象中是由2011年下下半年開始,那時候在廣州務工,租住在廣州市南方醫科大學附近的蟾蜍石內的出租屋,有一天,一個工友邀請我和我女朋友去她家做客,那位工友40多不到50歲。去到她家,不知怎麼就聊起來,,也忘了聊了什麼事情,突然間她就問我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好,我問她為何這樣子問我,然後了就和我說了一堆我家裡的事情(事情基本都能說中,也不能這樣子說,她每說一件事都會向我確認真假),最後就說我住的地方不行,那裡有人要找我做朋友(去下面做朋友),那一年是我的本命年。人就沒病沒痛,但是做很多事情都不順利。

(二)

2012年4月辭職回家,8月份開始去了新的公司工作,那個公司在醫院斜對面,我睡覺的房間窗戶正對著醫院太平間出口,中午經常都會聽見太平間門口播放哀樂(包括嗩呐聲、其中還有一首不知道什麼樂器演奏的天路),白天一般都沒奇怪的事情發生。晚上出現狀況也不多,也僅僅是不多。其中一次是半夜吧,突然間就聽見窗外有人問有沒有人呀,什麼的,當時自己有點害怕(是有點害怕,不是很害怕,當時沒有出現鬼壓床的感覺,所以不害怕),

不敢發出聲音,也不敢拉開窗簾去看;從此之後在公司上班晚上的時候就只能開燈睡覺了(以前睡覺都是關燈的);之後也發生過鬼壓床等情形,但是具體感覺忘記了,僅記得有人在我耳邊說一些我聽不清也聽不懂的話(姑且叫他鬼話),人也沒出現什麼事情,也不會很累,也沒有破財。就這樣在那個公司做了4、5年吧(那個公司屬於一個很正氣的單位,具體就不說了,不是派出所)。

2016年6月下旬,公司有個同事的老婆去世,我們的老闆叫上我們一起去他家慰問他,之後出現就出現幾件很巧合的事情。

第一是我本人突然間感冒發燒(平時本人身體良好,一年也不怎麼會感冒的),發燒是斷斷續續發生的,去了醫院開藥,好兩天,然後繼續發作,差不多持續了半個月(一般感冒發燒就是一個星期自行痊癒,無論是否開藥,開藥就是症狀減輕,不開藥就症狀明顯一點);

第二件事情,當時因為一些事情,我們公司需要前往外地辦事(我當時正在感冒中,口服了白加黑,就是頭暈),公司的老司機開車,我坐在後排,臨上車前因為感覺自己狀態不佳,上車後第一件事就是系安全帶,在高速上的時候,車被追尾了,人都沒有什麼事情,車被撞了;

第三件事情,開車回來後,我們的老司機不知為何持續失眠,頭髮都差不多掉光了(老司機的年齡比我小,90後,他很早就開始開車了,所以是老司機);

第四件事情,一個同事,不知為何腳趾發炎,到醫院開刀了;第五件事情,老闆突然間手臂痛,去醫院檢查了,他的手臂沒其他狀況,是正常的。總的來說,就是那段時間我們去了那個同事家裡的人,都多多少少出現了一點狀況,但是都是相對來說很輕微的事情。

(三)

2015年冬季,我帶上老婆孩子去走親戚。晚上回家後,放孩子上床就鬧,也不肯睡覺。抱起來就不鬧,沒辦法,只能去問問自己媽媽有沒有方法可以改變一下這種狀況。我媽媽告訴我老婆說用她穿過的內褲套著孩子頭,然後就好了。一開始的話還行,過來幾分鐘又開始鬧。沒辦法了,只能找以前的工友(11年認識那個工友)請教,她讓我裝一盆尿,用掃把沾著,在床周邊邊掃,邊趕走那些東西(用了這個方法之後孩子一覺到天亮)。她讓我第過幾天晚上帶上飯菜、茶酒、香燭、元寶等,去送他們走;之後就沒事了。之後本人的運氣一直特別好(在外面打麻將基本沒輸過,做什麼都很順利),考試都是一次過關,事業也有起色。

(四)

2016年8月後,我離開了那個公司,去了另外一家公司上班,是集體租的房子(配置挺好的,一人一間房子,有獨立衛生間,有集體食堂)。因為之前那家公司的原因,我一開始也是開燈睡覺,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慢慢又轉變為關燈睡覺了。關燈後,一開始還沒什麼。後來有一天出現鬼壓床的現象,當時挺怕的,又不敢和新同事說,也不敢問他們有沒有這些現象。之後我就開燈睡覺,開燈睡覺後也出現了幾次鬼壓床的現象,後來我就找之前那個工友(2011年認識的那個工友)請教,她讓我去市場買點米和香,在房間撒米,點香,然後說一點奇奇怪怪的話就可以了,之後在那間房子睡覺就很安穩了。

(五)

2017年4月以後,回到市區上班後,在家睡覺經常會被鬼壓床(我老婆也在家睡覺,她一點事情都沒有)。一直都不害怕,就是被壓的感覺特別不好(不害怕是因為經歷之前那些事情之後,強迫自己克服害怕這種情緒,確實有用的,通過自己的意念讓自己動起來或者發出聲音,過程很累的,但是不會害怕)。基本就是每一個星期都會被壓,多的話一天被壓2到3次。

2018年8月後,我小的孩子出生了,1歲前一直沒什麼事情。2019年11月14日晚上,因家裡人沒空(我父母,我岳父岳母以及我老婆都沒空),我就帶上小的孩子去公司加班,她在公司那裡很安靜,很乖。加完班回家後不肯上床(總之就是放上床就鬧,抱著就沒事)也先是打電話求助(那個工友),用了她的方法讓孩子先睡覺。第二天孩子發燒, 我們夫妻倆當時也挺擔心的,帶孩子去了幾個醫院檢查,檢驗結果為肺炎,白細胞達到20000多(醫院的同學說,建議住院,如打針後白細胞指數還沒有下降,那麼就要求廣州的兒童醫院治理,他擔心轉化為白血病)。之後呢也是繼續打電話給那個工友,那個工友也指點了一些方法,和15ian冬季的方法差不多, 約定11月16日晚上 準備飯菜、茶、酒、元寶、香燭等送他們走( 16日晚上因為公司有事要求我出差,沒時間去送他們走,當時已經提前和那個工友電話聯繫想改天再送,可能她沒聽清,當天晚上我們都沒去送那些人走。16日晚上11點多,那個工友打電話問我是不是沒有送他們走。我說我下午的時候和你打電話說了出差,沒時間去做這些事情,我老婆不敢去幹這些事情。之後她就說了一句下次要改時間要提前說,不然她會很難受的。 )時間改成了18日晚上,做了那些事情後,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醫院的藥物有用(藥物是在外面買的進口抗生素,我同學和我說的是國產的可能效果沒那麼好,建議用進口藥物)反正就是打了針以及做了那些事情後,孩子的白細胞指數就下降了,前後住院1周,醫藥費(含自費部分)約1500多元(孩子是11月15日住院,11月22日出院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