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看似灑脫,最不灑脫:這才是最真實的「東邪」黃藥師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分享姐

 

黃藥師,華山論劍五絕之東邪,金庸先生筆下最富有個性的人物之一。在《射雕英雄傳》和《神雕俠侶》兩部小說中,黃藥師都屬於江湖上超一流的世外高人,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

黃藥師是個極聰明的人,他視天下群雄具為庸者,可得入他眼者,不過三四。這倒也不是他沽名釣譽,實際上,黃藥師確有傲世的資本。哪怕是天下第一的王重陽,也僅在武功修為上勝他一籌。要論起琴棋書畫、五行八卦、奇門遁甲乃至經濟兵略,黃藥師都堪稱五絕之首,其餘四人不能望其項背爾。

黃藥師外號「東邪」,自與一般江湖人士有本質區別。他一生行事只隨本意,不諱忌世俗言語評價,不似大義之士但求于家國問心無愧,也不屑俗人那般無咎無譽,人人喊打也好,眾人稱頌也罷,他只做他的「雅人」,雖過得是刀頭舔血的江湖營生,玩的卻是瀟灑飄逸的絕代風華。

若要給黃藥師下個評斷,實在是有些困難。要說他個性吧,他又有些圓滑;要說他圓滑吧,他又有些執拗;要說他執拗吧,他又不拘泥禮法;要說他不拘泥禮法吧,他又最尊崇忠臣孝子。看似如此矛盾之性情,竟然在黃藥師身上兜轉的融洽之至,果然是當得起一個「邪」字。

黃藥師一向不拘禮法,特立獨行,逼格滿滿,看上去非常酷,因此被很多讀者、觀眾所喜愛。

不過,其實黃藥師並沒有那麼灑脫,因為他的特立獨行是演出來的,他的瀟灑是裝的。黃藥師看似很有主見,其實他唯一的原則是:時時處處與別人不一樣。如果不幸跟別人一樣,對於黃藥師來說比死了還難受。

黃藥師自稱不拘于世俗禮法,離經叛道。但假如有人先一步不拘禮法,那麼黃藥師反而要維護世俗禮法,以示與別人不同。

例如《神雕俠侶》中,楊過初識黃藥師,兩人相談甚歡,極為投機。因此楊過想與黃藥師結拜為兄弟。結果沒想到黃藥師當場便怒了:

楊過道,「也非定須師徒,方能傳揚你的邪名。……咱倆大可交個朋友,要不然就結拜為兄弟」黃藥師怒道,「你這小小娃兒,膽子倒不小。我又不是老頑童周伯通,怎能跟你沒上沒下?」……他口上雖然不認,心中卻已將他當作忘年之交。

一向不拘禮法的黃藥師,怎麼這時竟論其上下尊卑了呢?以他的個性,不該直接喊一聲「楊兄弟」或者「賢弟」嗎?原因就是:這件事周伯通已經做過了,當年在桃花島上周伯通與郭靖結拜為兄弟,已是沒上沒下,這件事已經不酷了。所以黃藥師口是心非,明明心中將楊過當做忘年交,但絕不會與他結拜。

而周伯通行事時卻從不會考慮那麼多,他才不管別人有沒有做過,只要他自己認為好玩就會去做。所以周伯通才是真正的不懼世俗禮法,特立獨行之人,在這一點上周伯通吧黃藥師甩了八條街。

《射雕英雄傳》中還有這樣一個情節,西毒歐陽鋒與黃藥師見面時,送了他一個教書先生的人頭,只因他教學生做忠臣孝子。

歐陽鋒最痛恨這樣的人,他以為不拘禮法黃藥師也是如此:兄弟今晨西來,在一所書院歇足,聽得這腐儒在對學生講書,說甚麼要做忠臣孝子,兄弟聽得厭煩,將這腐儒殺了。

你我東邪西毒,可說是臭味相投了。

沒想到黃藥師的舉動大大出乎歐陽鋒的意料,他說自己最敬忠臣孝子:黃藥師臉上色變,說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

俯身抓土成坑,將那人頭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個揖。

……黃藥師凜然道:「忠孝乃大節所在,並非禮法!」

敬重忠臣孝子,當然沒什麼不對。問題是,教書先生教學生做忠臣孝子,他就一定是忠臣孝子嗎?這世界上口是心非的人太多了。在封建時代,每個教書先生都會教導忠孝,那麼黃藥師師父在每個教書先生的靈前,都會恭恭敬敬地作三個揖呢?顯然不會啊。

事實上,黃藥師此舉的動機很有趣:因為這個教書先生教導人忠孝,歐陽鋒就隨意殺人,實在太特立獨行、與眾不同了。如果黃藥師不做出點獨特的行為,豈不是要被歐陽鋒比下去了?所以歐陽鋒殺人,那黃藥師偏要敬人,這才叫出乎意料,讓你想像不到,這樣才能顯出黃藥師的特立獨行。

歸根結底,黃藥師與《天龍八部》中的包不同並無不同,無論別人說什麼、做什麼,他們都要與之不同。這種人現在俗稱杠精,只不過包不同是用嘴與人杠,而黃藥師是用行為與人杠。

黃藥師雖然看似灑脫,其實最重視名聲,以宗師自居,自重身份,因此他很多事情不敢做,活得很累。

《神雕俠侶》中,楊過、程英、陸無雙和傻姑等人被李莫愁追殺,眼看就要大難臨頭。恰在此時,黃藥師登場了,他的武功遠勝李莫愁,本可直接擊斃李莫愁,救下這幾人。沒想到李莫愁看出了黃藥師「好名」這一弱點,只用了十六個字,就讓黃藥師無法動手,一走了之了。

門上釘著一張白紙,寫著四行十六個大字:「桃花島主,弟子眾多,以五敵一,貽笑江湖!」

……楊過一轉念便即明白:」她譏笑黃島主弟子多,以眾淩寡,便索性連洪淩波也遠遠的遣開了。她所恃的不是能敵得過黃島主,而是她既孤身一人,以黃島主的身份便不能動她。」

黃藥師離去後,李莫愁再度返回,楊過等幾個人差點沒有逃脫李莫愁的毒掌。看來黃藥師將身份、名聲看得比什麼都重,差點要自己的忘年交楊過、徒弟程英、徒孫傻姑被李莫愁殺死。黃藥師此人,簡直可笑。

假若當天出現的是北丐洪七公,又會如何呢?分享姐認為,洪七公才不管是幾打一,他會堂堂正正地說說:「老叫花一生殺過二百三十一人,這二百三十一人個個都是惡徒,若非貪官污吏、土豪惡霸,就是大好巨惡、負義薄幸之輩。老叫花貪飲貪食,可是生平從來沒殺過一個好人。李莫愁,你作惡多端,濫殺無辜,就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黃藥師看似不受禮法束縛,卻被「名」束縛了,活得很憋屈,沒有洪七公那般灑脫。

再如《射雕英雄傳》中,郭靖在歸雲莊上,以無聲的降龍十八掌大敗梅超風,梅超風因看不見郭靖的招式,所以無還手之力。

此時黃藥師出場,他認為,自己徒弟敗于洪七公徒弟之手,顯得東邪太沒面子,一定堅持讓兩個人重新比過。郭靖為公平起見,決定打出聲音,這樣梅超風能聽聲辨形,便不吃虧了。沒想到黃藥師卻堅持讓郭靖繼續用無聲掌,而他則以彈指神通彈出小石子為梅超風指出郭靖的方位。

黃藥師以宗師自居,所作所為簡直如孩童一般可笑賴皮,一邊說要公平,一邊又幫梅超風作弊,實在不像一派宗師。

黃藥師精通各種學問,不論琴棋書畫奇門遁甲,以及儒家道家等典籍無不涉獵,但他的見解卻並不高明,可謂有知識而無智慧。

在《射雕英雄傳》,黃藥師曾寫了一首打油詩嘲諷儒家亞聖孟子。

黃蓉笑吟道:「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得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原來這首詩是黃藥師所作,他非湯武、薄周孔,對聖賢傳下來的言語,挖空了心思加以駁斥嘲諷,曾作了不少詩詞歌賦來諷刺孔孟。

《孟子》中有兩個故事,第一個故事說齊國有個人娶了一妻一妾,然後整日去墓地乞討殘羹冷炙,第二個故事說有個人天天要去領居家偷一隻雞。黃藥師這詩,第一句說乞丐怎麼可能娶一妻一妾,第二句說領居家怎麼能有那麼多雞天天給人偷?

可是,《孟子》書中的這兩個故事僅僅是寓言而已,不過是為了說明道理。黃藥師卻偏要在寓言中挑刺,杠精本質暴露無遺。只怕黃藥師聽到小馬過河的故事,也要反駁道:非也非也,馬怎會說話?

黃藥師打油詩的末兩句說:孟子生活在戰國時代,此時周天子還在,孟子何不侍奉周天子,卻跑到梁國、齊國等諸侯國求官做?黃藥師認為孟子此舉不符合「忠君」的儒家道德。

顯然,黃藥師沒有認真讀《孟子》。孟子說過:「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他在乎的是黎民百姓,而不是誰做天子。孟子曾說,只要是能行仁政、讓百姓富足安康的人,就可以做天子,統一天下。

黃藥師整日譏諷孔孟,但他根本沒有弄清到底孟子的觀點、學說是什麼,真是大寫的尷尬。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分享姐,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