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令狐沖為何不懷疑任盈盈的「真實」身份?因為他只想要個「樹洞」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分享姐

 

作為日月神教的聖姑,她美豔脫俗,同時又冰雪聰明,本可以叱吒風雲,卻因為愛上了一個毛頭小子,從此為愛而活,只求笑傲江湖......

from十點君

《笑傲江湖》中任盈盈的出場,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這「聲」並非指說話音調,而是指古琴彈奏之聲。

那時,眾人不識《笑傲江湖之曲》的曲譜,非說那是林家的《辟邪劍譜》,污蔑是令狐沖偷來的。

為證清白,令狐沖遍尋名家,終於借任盈盈之手彈奏,聽到了那首完整的琴曲。

曲譜既覓知音,狐沖自是毫不猶豫便送了出手。所送之人,便是被他喚作「婆婆」的任大小姐了。

也是這一來,任盈盈走入了大眾的視線,越瞭解就越發現,這位年紀輕輕的大小姐,實在活得太通透,令人不得不愛。

令狐衝衝在洛陽之時,與任盈盈相遇,在綠竹巷隨她學了二十多天的琴。不過,在這二十多天裡,令狐沖與任盈盈一面也沒見過,只以為她是一位元雅善音樂、善解人意的七老八十的婆婆,卻萬料不到她是一位「做妹子還嫌小」的妙齡姑娘。

那麼為什麼令狐沖在那些日子裡沒有懷疑這位「婆婆」其實是少女呢?分享姐覺得有以下四點原因。

01憑常理推測

當日眾人去綠竹巷驗證令狐沖所藏到底是不是曲譜,聽到綠竹翁在屋舍內叫「姑姑」,因大家都在屋外待著,沒見著人,還從易師爺那兒得知綠竹翁「七十幾歲,快八十了」,於是眾人都想:「一個八十老翁居然還有姑姑,這位老婆婆怕沒一百多歲?」 這眾人裡,當然也包含了令狐沖。

這就是第一印象。第一印象對我們的認識的作用是很大的。儘管這個印象只是憑常理推測的,但確實成了令狐沖對任盈盈的最初的判斷。在沒有受到事實的證否之前,這樣的判斷總是有主導力的。

當然,大家不約而同地忽略了一點,不說姑侄之間未必就年齡相差很大,從親戚序列看,「姑姑」也並不見得就是親姑姑,不是還有堂姑姑、表姑姑嗎?再說了,楊過不也叫小龍女為「姑姑」嗎?他們可不是親戚,而是師徒。

所以,其實都是眾人「 想當然耳」。可見,做事真的不能只是「想當然」啊!

02沒見「婆婆」否認和糾正

令狐沖為人灑脫不羈,對一些規矩並不怎麼放在心上,但對長幼輩分,卻是真心誠意遵行不悖的,所以學琴的那些日子裡(後來五霸岡重遇後也是)對「婆婆」是恭敬得很,定是「婆婆長」「婆婆短」叫了無數聲的,我們好像沒聽到任盈盈答應一聲過,但是也沒見她否認過糾正過。

從令狐沖這邊看,女孩子是最怕「老」的,哪有小姑娘會喜歡被人叫「婆婆」的?被叫「阿姨」都會氣得三天不吃飯的吧?所以,既然這位「婆婆」沒有反對,那自然就是叫對了。

後來兩人一前一後結伴同行時(任盈盈要求令狐沖不許往後看),任盈盈倒是提醒令狐沖不要再叫,再叫要生氣了,但那是後話了。

從任盈盈這邊看,也並未承認自己是個「婆婆」,她只承認是綠竹翁師承輩分上的「姑姑」:「綠竹翁的師父,叫我爸爸做師叔,那麼綠竹翁該叫我什麼?」

原來「此姑非彼姑」,只是任盈盈一開始是「不足為外人道」,後來與令狐沖相處,瞭解到了他的心事,又漸生情愫,反而又不易說了;於是,就 將錯就錯下去了。

03「婆婆」樂藝高明

那《笑傲江湖之曲》,不要說易師爺這樣的業餘的「音樂發燒友」,在洛陽有一定名聲的綠竹翁也無法奏成,而任盈盈一試,造成綠竹翁斷弦的「琴韻竟然履險如夷,舉重若輕,毫不費力地便轉了上去」,那簫聲更美,金老先生寫了一段幾可與劉鄂《老殘遊記》裡「」大明湖聽書」一節相媲美的文字,這裡僅引其中數句:「 漸漸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躍,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漸增,先如鳴泉飛濺,繼而如群卉爭豔,花團錦簇,更夾著間關鳥語,彼鳴我和,漸漸地百鳥離去,春殘花落,但聞雨聲蕭蕭,一片淒涼肅殺之象,細雨綿綿,若有若無,終於萬籟俱寂

」效果極好:「簫聲停頓良久,眾人這才如夢初醒。王元霸、嶽不群等雖都不懂音律,卻也不禁心馳神醉。易師爺更猶如喪魂落魄一般。」

這麼美妙的演奏,叫人怎麼想得到是出自一個妙齡少女?自然要理解為是一位資深演奏家了!

即便後來「聽她語音輕柔,倒似是位大家的千金小姐」,卻又因為音樂修養實在太高了,令狐沖就自圓其疑:「料想她雅善音樂,自幼深受熏冶,因之連說話的聲音也好聽了,至老不變。」

04令狐沖只想要一個「樹洞」

這放在第四點,其實卻是最關鍵的一點。

因為令狐沖始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身在洛陽的令狐沖是孤獨的,心境非常糟糕。其中原因,身受重傷不說,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為師父所疑,為師妹所棄,而一個敬我愛我的師弟,卻又為我親手所殺。」

在身份上,在感情上,在道義上,令狐沖都覺得自己已經陷於絕望境地。

這個時候,偏偏遇上了這位既能讓他完成曲洋劉正風所托的傳曲任務,又能用琴韻、話語為他排解憂苦(「睡夢之中,仍隱隱約約聽到柔和的琴聲,似有一隻溫柔的手在撫摸自己頭髮,像是回到了童年,在師娘的懷抱之中,受她親熱憐惜一般。」),後來還讓他把苦戀小師妹岳靈珊的心情也原原本本一吐為快。

這是他最隱秘難言的心事,最親近的師娘那裡沒說,小師妹那裡更不會說,卻在這個又熟悉又陌生的「婆婆」這裡說了。

這一方面當然是無比的信任,這些天裡,他已經感受到了這位「婆婆」溫雅親切,「對自己頗為關懷,無異親人」;另一方面,卻又因為她本質上又不是「親人」。

學琴的這些天,令狐沖始終未見過那婆婆一面,其實是有點悖于常理的,畢竟大家也算熟識了嘛,再說老婆婆見一下年輕人也不是什麼太失儀的事。所以我們可以判斷令狐沖是沒什麼見面的想法的,如本節前面所說,他始終陷在自己的世界裡面,並沒有心思去關心別人怎樣,他只是需要排解憂思、消除苦悶, 就像我們有時會要一個「樹洞」,並且最好這個「樹洞」可以瞭解我的一切隱秘,但絕對不要介入我的生活

或者,令狐沖也是想過見一見「婆婆」的真面的,但是念頭一起,就被自己否定了:不見最好,見了也許是自尋煩惱。因為有些交流,真的是不見的時候好。

她為人低調,處世懂得藏拙;她自尊自愛,從不卑微遷就;她雍容大度,心裡有一片海;她情商爆表,言語令人如沐春風。

所以她配得上最好的結局——跟心上人袖手天下,笑傲江湖:「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

說著嫣然一笑,嬌柔無限,唯留遐想與後人傳說。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分享姐,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