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籠絡旁門左道,另立山頭,東方不敗為何置之不理?東方不敗看的很明白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笑傲江湖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在笑傲江湖中,任盈盈尊享著日月神教聖姑的稱號,名義上是尊貴的「公主」,但是她出去旅遊散心,也就只能帶上一個糟老頭子綠竹翁隨身侍奉。這樣寒酸的「公主」也是沒誰了。如果任我行在位的話,估計任大小姐到哪兒都是鑼鼓喧天彩旗飄飄人山人海。

任盈盈不甘寂寞,而且頗有頭腦。她看到江湖上的一批旁門左道被東方不敗用三屍腦蟲丹所挾制,而且他們經常會得不到每年一度的解藥。任盈盈看出了其中的商機所在,為何不做一個「良心」的中間商呢?於是任盈盈利用自己的名位影響,壟斷了日月神教對旁門左道的解藥提供,搞定了上游供貨,轉手她就把解藥分發給下游的旁門左道。任盈盈賺的不是差價,而是人心,她想要旁門左道的忠心。

因為有了穩定的「中間商」,旁門左道們幾乎不用再為買不到解藥而發愁了。就這麼,江湖上的旁門左道之士,全部聚集在了任盈盈的麾下。然而,相比黑木崖的冷酷無情,任盈盈也不見得好到哪去。

任盈盈一下子抓住了旁門左道的命脈,準確地說是接管了黑木崖對旁門左道的管理。任盈盈並沒有多少好臉色,她對旁門左道也是恩威並施,更多的還是威。任盈盈隨便就能把人流放荒島,從諸如此類的表現看,任大小姐不過是一個低配版的「天山童姥」。

那麼問題來了。在天龍八部裡,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奴才們,在天山童姥的強勢下不得已才乖乖就范,而一旦有機會他們就會聚眾反抗謀求獨立。為何在任盈盈麾下的那些旁門左道們卻甘心為奴呢?為何只見他們感恩戴德涕淚橫流,從不見他們對任盈盈有任何微詞怨言呢?

比如那個黃河老祖之一的老頭子,剛還要磨刀霍霍除掉令狐沖,一聽說令狐沖是任盈盈的小情人,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幾乎要把令狐沖當親爹一樣的供著,連自己女兒的命也不管了。任盈盈究竟施了什麼魔法?竟讓那些人如此死心塌地的效忠。

其實,任盈盈出任「中間商」,旁門左道們確實比以前的生活好過了。一群當牛馬而不可得的人物,突然讓他們當牛做馬,這已經是喜從天降了,自然會把任盈盈當成救世主,對她感恩戴德。如果僅僅是這樣,這些旁門左道如老頭子祖千秋等就是十足的奴才,有個屁用!任盈盈籠絡一批這樣的人,就跟養了一群羊一樣,能領著去攻城掠地嗎?

旁門左道中有不少好手,都是桀驁不馴的豪傑之士,要不然令狐沖也不會激動地跟他們磕頭喝酒稱兄道弟了。這樣一批人,組合在一起,力量不可小覷。華山派的掌門嶽不群就感受到實實在在的震撼,其中的一個五毒教就很讓嶽掌門忌憚不已。這樣的一批人斷然不會真的臣服在任盈盈的腳下,他們真正忌憚恐懼的還是任盈盈背後的東方不敗。

任盈盈很聰明,這一點她自然也是能看透的,但是她沒有更好的辦法,暫時只能保持現狀,所以對這批旁門左道她也是保持著暴戾的一面,這樣才有點魔教聖姑的樣子麼,也省的這群人恃寵而驕更加不好控制。

也正是因為深知旁門左道的命脈其實一直都在自己的手上,所以東方不敗根本就不關心任盈盈如何拉攏這些旁門左道。他一任聖姑在江湖上玩,其實也不過是想看看她的難堪:任你隨便折騰,翻不起一點兒浪花!

事實證明,這些平日裡滿口對聖姑感恩戴德的旁門左道們,跟任盈盈的關係確實很「塑膠」,一點兒也經不起烈火考驗。任我行複出,正是用人之際,並沒有見到旁門左道們前來鼎力相助。任我行與東方不敗的戰爭,他們都選擇了作壁上觀,就怕押錯了寶。他們首先考慮的還是自己。

任我行佔領黑木崖獲得成功之後,那些昔日的旁門左道,如老頭子祖千秋等人,竟然靠著任盈盈的關係,而能夠站在任我行的身邊。這在東方不敗時代是他們所不敢想的殊榮。倒也不枉他們之前裝孫子恭維任大小姐,畢竟還是有些用的。

不過,任盈盈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糊弄的,黑木崖之所以要用老頭子等人,主要是因為任我行身邊一時之間真的沒有合適的可用之人,也就只好把旁門左道這個中間派拿來應急一下,否則恐怕連抬轎子的人都是讓人不放心的。

要肅清東方不敗的餘毒畢竟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就要看老頭子們的表現了,如果表現的好就能留任,否則的話,到時候還是會被流放到黃河邊兒去打漁。

江湖上的這些旁門左道其實也很可憐,在名門正派與魔教的夾縫裡求生存,他們更多的只能卑微,更多的只能做牆頭草。他們不容於名門正派,在魔教那裡又混不到編制,想要完全獨立吧,又是一團散沙,成不了氣候,於是只能做魔教的附庸,過著牛馬羊的生活。一旦沒有皮鞭抽在身上,他們就會很不習慣,甚至會恐慌:是不是又被上帝遺棄了?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