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郭靖之父郭嘯天:嚮往了一輩子的江湖,卻根本不懂什麼是江湖

詩曰:

江湖幾人留名,刀劍紛飛人頭。

太平功名難求,亂世人命如狗。

83版《射雕英雄傳》郭嘯天

郭嘯天是一個有很江湖夢的人。

因為他的祖上,是鼎鼎大名的梁山一百零八將中,存在感並不是很強的「賽仁貴」郭盛。

比起他義弟楊鐵心祖上大名鼎鼎的楊再興將軍,他的身世稍顯尷尬。

但好在郭嘯天名字雖然霸氣,但卻是天生一副宅心仁厚的好脾氣,心裡對這些並不介意。

雖然他居住的的牛家村是一個小地方,位置在臨安城的五環開外,但他畢竟還有自己的一套自建房。

他的老婆李萍雖然長的沒有弟妹包惜弱漂亮,但好在粗手大腳的女人沒有太多心眼兒,家務做起來樣樣在行。

郭嘯天的生活不算圓滿,但絕對算得上幸福。

閑來無事的時候,他還能和拜把子兄弟楊鐵心一起去打打獵,搞點野豬黃麂之類的打打牙祭。

跟義弟喝酒喝的眼花耳熱的時候,他們也會感慨一下時局,罵一罵金兵,罵一罵趙官家和朝廷。

他的日常生活過的幸福而平淡。

而且他和義弟楊鐵心不同,也許是年齡稍大了一點,也許是本性使然。

郭嘯天雖然名字比楊鐵心浮誇,但是性格卻要比他的義弟老成持重的多。

雖然兩個人都還沒被江湖的腥風血雨吹打過,但郭嘯天明顯比血液隨時可以升溫到100°C的楊鐵心,更加留戀普通人樸實無華且枯燥的生活。

隨著妻子懷孕,江湖即將成為他生命中的過去式,像那些一片無悔的生涯中夕陽下的奔跑一樣,被藏入他內心裡最溫暖的地方。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卻馬上就要走到盡頭了。

83版《射雕英雄傳》郭嘯天

江湖中人

如果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的話,人生最大的特色應該就是「荒誕」。

儘管數千年來無數人想要找到那根,看不見摸不著,卻又無形困住了每一個人;大家稱之為「命運」的絲線。

但是很遺憾,從來沒有人能夠真正找到那根線。

所有人的一生裡,由始至終頭上都懸著一把,說不準什麼時候會掉下來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不管你是否做好了準備,一切都將在不經意之間發生。

沒人喊「預備」,沒人喊「開始」,更不存在中場喊「暫停」。

無論生死離別還是得償所願,好戲厄運都隨時準備在你身上開演。

而且無論結果如何,命運都不接受抱怨,不容許反駁,更不會在乎你幸福還是難過。

郭嘯天的一輩子,就是被這樣不按規矩出牌的命運耍弄了。

他想仗劍走天涯的時候,命運給了他一個妻子,給了他一個安安穩穩的家。

等到他想向命運投降,在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平凡瑣碎中度過一生的時候。

江湖這個龐然大物,卻又卷著腥風血雨吹打上門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在熱血澎湃的年紀總是覺得遙不可及的江湖,原來離他如此之近!

近到就在臨安城,近到就在牛家村,近到就在他雙腳踏過的每一寸土地,近到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原來他一直都是「江湖中人」。

他以為自已沒做到的是「走天涯」,但實際上他只是沒明白「仗劍」是怎樣一種活法。

那一年的牛家村一定很冷,不然風雪何以那麼大?

83版《射雕英雄傳》郭嘯天

江湖不遠

郭嘯天費了很大一會兒功夫,才能消化牛家村的鄉村小酒館的瘸子老闆曲三,原來是一個武林高手的事實。

更讓他覺得無法接受的是,這個看似猥瑣老實的曲三,不但武功過人,膽子更是出奇的大!

曲三明明只是一個落魄早衰,二十多歲就已經滿頭白髮的瘸子。

但他竟敢私闖皇宮偷皇帝老兒的東西也就罷了,還敢把他們平常連得罪的想法都不敢有的大內高手,當成雞鴨一樣宰殺。

人其實並不難接受改變,只不過難以接受自己覺得非常熟悉,甚至已經習以為常的東西發生改變。

就像你很容易接受任何一個陌生人成為首富,卻無法接受你的親朋好友中最不起眼的那個成為首富一樣。

郭嘯天也無法接受曲三突然而來的轉變,反而被曲三身上直白而又濃烈的江湖血腥氣給震撼到了。

以至於他和楊鐵心剛開始,竟然不敢接受曲三從皇宮裡偷回來的金器。反而是曲三提醒他們,他們常常引以為傲的先祖,也都是江湖中人之後,他們才迫不得已的收下曲三的饋贈。

然而,即使是收下了曲三的金器,郭嘯天依舊沒有打算做一個江湖中人。

他只是和義弟一起把金器埋了起來,然後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兩個人繼續喝酒開心。

但是曲三的轉變帶來的震撼,畢竟讓郭嘯天對江湖和牛家村的理解,無可避免的發生了一些改變。

他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江湖離自己並不是很遠。

83版《射雕英雄傳》丘處機

風雪驚變

人其實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

這個世界上其他的動物都十分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食物、交配、搶地盤。

它們一般都只有這三種需求,每一種的目的都十分清晰明瞭,過程也是儘量追求簡單粗暴。

人卻跟它們完全不一樣,尤其是衣食無憂之後,人的欲望會變的更加複雜難解,以至於連他們自己,都常常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郭嘯天也不例外。

他埋掉了曲三從皇宮裡偷來的金器,但始終卻沒能埋掉自己心裡神秘而熱血的江湖。

在他和義弟楊鐵心喝酒的時,他看見了大雪紛飛中颯遝如流星的丘處機。

那一瞬間,他內心深處的一直不甘蟄伏的江湖夢再次被牽動。

他告訴義弟楊鐵心:這道士很有功夫,看來也是一條好漢。只是沒個名堂,不好請教。

郭嘯天不知道,他這一句話像是一把「鑰匙」,機緣巧合之下打開了江湖的真正的大門,將他推向了渴望了多年卻又一無所知,腥風血雨沒有回頭路的江湖。

那個道士叫丘處機,剛殺了一個叫王道乾的朝廷命官。

雖然他的功夫遠不是那個時代中最高的。

但他卻是真正做到了,自己每走的每一步都是江湖路,把自己所到的每一個地方都變成江湖的人物。

郭嘯天還沒有做好精神準備,卻陰差陽錯的在最不恰當的時候,開啟了自己的江湖路。

所有的過程都是偶然,只有結果是無法逃避的必然。

83版《射雕英雄傳》段天德

江湖風雨

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當自己追求了很久的東西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才發現真相跟自己想的不一樣,驚覺那並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是當他們想要後悔的時候,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他們近乎天真的想要否認現實,像溺水的人想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一樣,他們也會抓住任何回到最初的希望;哪怕是明知道不可能的希望。

郭嘯天也不例外。

他在明知道朝廷兵馬大舉來襲,極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結交殺死朝廷命官的丘處機的情況下。

他仍然不顧義弟楊鐵心的勸阻,選擇相信段天德「放下兵刃,饒你們不死」,這個毫無誠意的謊言。

郭嘯天和楊鐵心最大的不同之處,在這個時候徹底顯現了出來。

楊鐵心隨時可以加熱100°C的熱血是認真的,他是真的不信南宋朝廷,更不要提段天德這樣為朝廷效力的「狗官」。

但郭嘯天不同;或許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對南宋朝廷和官兵們,內心深處還存有一絲難以察覺的信任。

要不然他也不會寄希望于到大堂上,分辯自己「莫須有」的「謀反」罪名。

郭嘯天從來不是一個江湖人,他也從未準備真去做一個江湖人,雖然他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在嚮往江湖。

他不懂江湖風雨的詭詐與淒苦。

於是他拋下了兵刃,於是他被段天德一刀砍死。

多年後郭嘯天的兒子郭靖長大成人。

他繼承並放大了父親郭嘯天老實本分的天性;只是他不再嚮往自己不懂的,也不再騙自己相信不該相信的,只是認真而努力的做好自己認為該做的。

挺好!

郭嘯天要是有這智慧,「射雕三部曲」都得改寫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