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括並非只是「紙上談兵」,戰神白起說起他,都恨得牙癢癢

戰國,以戰之名,自然多軍事人才。白起、王翦、廉頗、孫臏、趙奢、李牧……這一個個的都是名垂千古的叱吒風雲之人。然而在這一眾有真才實學的軍事天才們身邊,還有一個因為一出"鬧劇",一個"紙上談兵"而貽笑大方,以至於數千年後的人都還記得他的趙括。

周赧王五十三年(前263),為爭奪韓國的上党地區,秦國和趙國在趙國長平一帶爆發了一場大規模戰爭,即"長平之戰"。在這場戰役中,秦國先派出王翦之父王齕,後派出名將白起。而趙國一開始派出的是老將廉頗,後來改為趙括。

這場持續數月的惡戰,最後是以趙國折損包括趙括在內的四十五萬精銳將士收尾的。

而對於趙國失敗的原因,最有名的一點就是趙括"紙上談兵",即全無變通地將兵書上的理論用到長平之戰的戰場,將廉頗原本打下的基礎攪得蕩然無存。

其實"紙上談兵"這個成語是明代之後才有的。明人劉如孫曾就長平之戰寫過一首懷古詠史詩《湘江雜詠》,其中有一句用以說明趙括——"朝野猶誇紙上兵"。後來這句詩被縮略成了"紙上談兵"這個成語。至於離趙括時代更近的《呂氏春秋》或《史記》,其中全然不見"紙上談兵"的字眼。

那麼趙括和"紙上談兵"到底有多大關係呢?

從趙括接手趙軍之前的局勢來看,趙括接手的其實是一個爛攤子

因為秦軍襲擊韓國上黨,上党百姓大量往臨近的趙國長平逃難。是故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春秦趙大軍初次對陣時,趙國要面對的不僅是來勢洶洶的秦軍,還有毫無組織的逃亡者。所以在一片混亂之中,頭兩個月,即便有廉頗坐鎮,趙軍還是連連敗退,丟了二樟城和光狼城兩個重要軍事據點。

因為開局不利,趙軍隨後選擇了保守的作戰策略,開始修築防禦措施,意圖以守代攻。而王齕自然更願意乘勝追擊,將趙軍逼退數裡,打得廉頗不得繼續採取保守策略,堅守不攻。

廉頗此時的策略完全是形勢所迫,而趙國統治階層卻以為廉頗這是怕了秦軍,三番五次地派人去前線譴責他。且罵完廉頗還不夠,趙孝成王還決定派人去與秦國議和,以把損失降到最低。而秦國則陰險地表面拖著不與趙國停戰,背地裡向其他各國傳遞秦趙交好的資訊,阻斷了趙國與他國合縱的機會。

阻斷了趙國的退路,那秦國接下來自然就是甕中捉鼈了。為了徹底打壓廉頗,秦國向外散佈廉頗很容易對付,而秦人最怕趙奢之子趙括的謠言。趙孝成王等人也是病急亂投醫,竟信了這些鬼話,決定以趙括替換廉頗。於是趙括就在這趙軍龜縮,中央糊塗的局面下奔赴長平之戰的前線。

從趙括接手趙軍之後的局勢來看,趙括的才能確實不足以擔起重擔

在趙孝成王決定派遣趙括出戰前,趙括之母曾面見君主,將趙括與其父作了詳盡的對比,以證明趙括即便有些才華,作為一個缺少實戰經驗的人也不足以擔此重任。知子莫若母,趙母即便不清楚政局,也知道趙括沒辦法辦好連廉頗都沒做好的事。只可惜她人微言輕,最終還是只能目送兒子一去不歸。

作為趙奢之子,趙括多少還是懂軍事的。趙國不可能瘋狂到讓一個真外行去面對秦軍。然而趙括腦子裡裝了些謀略,卻忘了他從廉頗手中接過的大軍,是一個已經士氣低迷,將士疲軟,因為廉頗的離開而軍心不定的大軍。

在到達前線後,本性高傲的趙括並沒有為了凝聚軍心而做出什麼努力。他像以往一樣高高在上,向將士們發號施令,而對士兵們的狀態不聞不問。而這樣將士離心的隊伍,自然打不了什麼勝仗。

且趙括給出的應對秦軍的策略也確實有問題。自兩軍開戰以來,廉頗就採取保守的策略,在確保趙軍主力安全的情況下與秦軍對峙。而趙括反其道而行之,硬要防守了數月的將士們主動出擊。

如果趙括真能殺秦軍一個措手不及,這策略也問題不大。可在趙括赴任的同時,秦軍又一次陰險地暗中將大將王齕換成了白起。因而于白起而言,趙括的主動出擊之計簡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趙軍一出軍營,白起就派人切斷了趙軍的補給之路,將四十余萬趙軍合圍。

陷入包圍的趙括隨後也不得不走上廉頗保守防禦的老路。只是趙軍既缺少軍糧,軍心又動盪,而秦軍有白起坐鎮,士氣正盛,攻勢猛烈,所以這場防守異常艱難。僵持數天以後,趙軍已經陷入了互相殘殺為食的地步。

所以拖到不能再拖的最後關頭,趙括決定拼死一搏,親率精銳突圍。然而一出軍營面對的就是烏泱泱一片的秦軍,他就是再勇武,也插翅難飛,最終命喪亂箭。他手下共計四十余萬的大軍,除了兩百餘尚且年幼的,其餘也都命喪長平。

不過在這場戰爭中,秦國也折損了約二十萬主力。這二十萬多是命喪于趙括接手趙軍之後的。所以白起作為勝利者,即便看不起趙括,卻也大方承認他給了秦軍一次重創。

是故趙括之敗,並不是他只知道捧著兵書瞎指揮,而是長平之戰於他就是一個死局。趙括缺少實戰經驗,一開始上戰場只能"紙上談兵"。可他的對手是戰勝白起,別說趙括自己,就是讓趙奢出馬那都是一場惡戰。且趙括的兵將,因為趙括本人目中無人的個性和全軍日益處境的艱難,戰鬥力也大打折扣。

所以"紙上談兵"四個字,遠不足以概括真實的趙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