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最怪的高手,身負絕世武功自己不知道,走后造就兩位宗師

《倚天屠龍記》是金庸「射雕三部曲」的第三部。

跟前兩部《射雕》和《神雕》相比,《倚天》里面的「準一流高手」數量眾多。

大家仔細想一下,《射雕》除了五絕,高手只有梅超風跟裘千仞。

《神雕》同樣如此,五絕之下,只有裘千仞和李莫愁兩人,公孫止還算不上「準一流」。

《倚天屠龍記》堪稱跟《天龍八部》媲美的武學盛世,書中出現了很多高手。

少林「見聞智性」四大神僧、三渡神僧;明教的逍遙二仙、四法王;武當七俠、滅絕師太、玄冥二老等等。

《倚天屠龍記》里面的高手有很多,最怪的又是誰?

說起「怪」,估計有不少讀者都想起了千里迢迢來到中原的波斯三使。

「波斯三使」,簡稱「風云月三使」,分別叫做妙風使、輝月使、流云使。

他們仨是明教波斯總壇的使者,職位類似于楊逍、范遙。

風云月三使以圣火令為兵器,招式詭異莫測,讓人莫名其妙。

金庸在《倚天》原著里,稱他們的武功招式是「旁門左道的極致」。

此時的張無忌,武功已經大成,面對波斯三使卻依然力不從心。

當然,這跟張無忌的實戰偏軟有很大關系。

《倚天》原著描寫如下:

「張無忌揮刀向流云使砍去,流云使舉起兩根圣火令,雙手一振,已搭在屠龍刀上。張無忌只感手掌中一陣激烈跳動,屠龍刀竟欲脫手,大駭之下,忙加運內力。」

張無忌拿著屠龍刀單挑流云使一人,都占不了一丁點上風。

如果是風云月三使聯手,張無忌就更打不贏了。

波斯三使只是表面上的怪,招式怪,少林派有位高手,比他們更怪。

此人在《神雕俠侶》末尾出現過,他一出現,就把武功大成的西狂楊過給嚇了一跳。

這位高手,就是張三豐的授業恩師,覺遠。

覺遠追趕盜走《九陽真經》的瀟湘子和尹克西,覺遠縱聲高喊,嘯聲高亢入云!

《神雕》原著描寫如下,山腰里一人喝道:

「借書不還的兩位朋友,請現身相見!」這兩句喝聲只震得滿山皆響,顯是內力充沛之極,雖不威猛高昂,但功力之淳,竟是不弱于楊過的長嘯。楊過一驚,心想:「世上竟尚有這樣一位高手,我卻不知道!」

經過十六年的苦練,楊過此時的內力堪稱當世無匹,除了郭靖,誰能震撼楊過?

此時覺遠突然出現,而且嘯聲絲毫不比楊過的嘯聲弱,楊過怎麼能不吃驚?

讓楊過更吃驚的還在后面。

覺遠雖然內力強橫,可他不會任何武功招式,根本抓不住瀟湘子和尹克西。

但是,覺遠能夠自保,瀟湘子和尹克西,根本打不動他。

原著是這麼寫的:

覺遠不會武功,瀟湘子雙掌打到他身上,他既不能擋,又不會避,只有挨打,他的《九陽真經》已有大成,體內真氣流轉,敵弱便弱,敵強愈強。那掌力擊在他身上,盡數反彈了出去。

瀟湘子和尹克西在后面追覺遠,他倆根本不敢跟覺遠動手,因為破不了防。

如果瀟湘子敢拍覺遠一掌,覺遠的內力就能把他的胳膊震斷了。

換句話說,覺遠自帶姑蘇慕容氏的「斗轉星移」,而且造詣還很高。

楊過實戰看不明白覺遠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一直覺得覺遠在「扮豬吃老虎」,假裝不懂武功。

楊過言語中試探了好幾次,他甚至都想跟覺遠動手。

后來,覺遠確實挨打不還手,楊過才確定他的確不知道自己已練成了絕頂武功。

楊過有這一句獨白:「他已學成了武學中上乘的功夫,原來自己居然并不知曉,還道只是強身健體、百病不生而已。如此奇事,武林中從所未有。」

大家說覺遠這個人奇怪不奇怪,他已練成了絕頂內功《九陽真經》,可他卻壓根不知道。

《神雕》末尾,覺遠把楊過嚇得夠嗆,《倚天》開篇,覺遠也出場了。

覺遠偷練《九陽真經》的事被少林派發現之后,他受到了很大的懲罰。

這麼懲罰覺遠呢?覺遠每天都背著兩個大鐵桶挑水。

少林派有個非常嚴厲的規矩,不準偷學武功,一旦發現有人偷學武功,就要挑斷手筋足筋。

覺遠畢竟是誤打誤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練的是絕頂內功。

張三豐就不一樣了,張三豐不僅學會了覺遠傳授給他的內功,還有「羅漢拳」。

所以張三豐一直隱瞞自己會武功的現實,對別人都說自己是「天生神力」。

何足道挑戰少林時,少林派那些高僧根本打不贏何足道。

覺遠偏偏強出頭,要單挑何足道,結果何足道用出了「天山飄雪劍」,打得覺遠險象環生。

張三豐也是好強,為了保護師父覺遠,上去就跟何足道比劃。

少年張三豐用羅漢拳和九陽真經輕松打退了何足道。

少林派的幾位高手當時怒不可遏,就要狠狠懲罰張三豐,把他的武功全部廢掉。

為了保護張三豐,覺遠用水桶挑著張三豐和郭襄一路突出重圍。

可覺遠和尚只是內功強,他不會武功招式,重傷而死。

在彌留之際,覺遠和尚斷斷續續背出了半本《九陽真經》,一旁的郭襄和張三豐都各有領會,成為了兩位武學宗師。

張三豐憑借覺遠傳授的半本《九陽真經》領悟出了武學至理,開創了武當派。

郭襄則憑借半本《九陽真經》開創了峨眉派,也形成了后來的武當九陽功和峨嵋九陽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