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鼻祖《閃靈》萬字謎團解析,更好迎接續集《睡夢醫生》

這意味著丹尼退去了一層天真和愚笨,同時也證明了丹尼閃靈力量的強大,或許閃靈超能力,可以讓物件移動和消失。

傑克一家人去酒店那天,他們在車上有一段對話,是關於美國19世紀末西部大開發中唐納小分隊的故事,這支隊伍在西進運動中遇到暴雪惡劣天氣被困住,最後只能互相吃人已保生存,該事件被定義為美國西部開發最慘的一齣悲劇。

我相信斯坦利庫布裡克不會在一部電影中,加入一些有的沒的無聊對話,去打亂作品的節奏,這段唐納小分隊的故事,暗示著傑克一家人之後也會遭遇暴雪,也會因為「生存」,發生了恐怖的經歷。

更重要的是,美國的西進運動,讓美國在強國進程中加快了步伐,但也讓當地土著印第安人口銳減和沒了生存空間,而印第安族人的詛咒,也是《閃靈》最重要的隱喻,以此來強調美國曾經不可磨滅的污點,影片之後還會有很多這樣的表達。

傑克一家到達酒店之後,酒店經理在為他們介紹酒店時,就告訴他們酒店以前是印第安人的墳場,還有酒店的內飾牆面,都有著不少印第安人的繪畫和標誌圖騰,這些都暗示了酒店是被詛咒的。

在介紹過程中,主廚迪克帶著溫蒂和丹妮介紹廚房,迪克通過心靈對話直接和丹尼溝通,從中我們也得知了閃靈這種超自然現象,不僅存在於丹尼身上,閃靈更是某類人群的超能力。

而閃靈這種超能力,能分支成很多種功能,可以心靈溝通,也可以知曉過去,預見未來,甚至可以參與過去的人和事。

值得一提的是,迪克帶他們參觀冷凍儲藏室時,開門和關門的背景完全變了,但他們卻全然不知,我相信對於追求完美到偏執的斯坦利庫布裡克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穿幫鏡頭,這更像是一種閃靈超自然的暗示。

在乾貨食物儲藏室,迪克在介紹時的背景陳列架上,突兀的擺著一貫CALUMET印第安頭像的發酵粉,也隱喻了印第安人的詛咒。

時間過去了一個月,丹尼踩著兒童腳踏車,來回穿梭在酒店內,這種第一視角的跟隨鏡頭,在當時可謂是開了先河,讓觀眾的沉浸感十足,也讓人充滿了對下一個轉角的恐懼。

或許大家也不知道,這也是斯坦尼康穩定器攝影技術第一次使用,所以才能呈現給觀眾身臨其境的恐怖氣氛。

同時丹尼踩腳踏車也是影片經典橋段之一,一共出現了三次,第一次是在一樓,形成一個迴圈的圈,但第二次和第三次丹尼的騎車路線,一直被後人討論路線十分詭異,因為不管怎麼描繪路線,似乎都很難搞清楚和理順整個酒店的內部結構。

所以很多人會認為,丹尼第二次和第三次的騎車路線,是被閃靈或超自然現象干擾過的,從而來增加整部電影的神秘性。

另一方面,傑克似乎換了個環境依然找不到靈感,打字機沒有一個字,傑克正在瘋狂拿網球在發洩,最後傑克把網球扔到了走廊盡頭,這是很重要的資訊點,後面會解釋。

之後傑克看著模型迷宮,迷宮內能看到溫蒂和丹尼走到了迷宮中心,你可以理解為這是導演蒙太奇的剪接,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這其實可以理解為傑克在影片中第一次閃靈顯現,沒錯,傑克也有閃靈超能力。

在前面迪克說他能和他祖母心靈對話,這就已經說明閃靈超能力的遺傳性,這也間接表明丹尼的閃靈來自于父親傑克。

丹尼之後第二次踩腳踏車在二樓轉,經過了最神秘的237房間,對於237也有很多解釋,後面慢慢展開,丹尼第一次接觸237房間,門是緊閉的沒法打開,就此作罷。

晚上,傑克終於有了靈感奮筆疾書,此時溫蒂非常不合時宜的過來打擾,聊些有的沒的,這導致傑克靈感被打斷徹底氣炸,坦白講有時候你寫得正在興頭上,如果有人過來干擾真的讓人心情很差。

這裡也是傑克精神出現問題的開始,傑克對溫蒂大呼小叫,他的行為也變得詭異和讓人不安。

值得注意的是,在溫蒂和傑克對話時,其中有一個畫面傑克原本後面的椅子不見了。前面我就說過,斯坦利庫布裡克這樣的完美主義者不可能有穿幫鏡頭,所以這裡絕對是故意而為之。

在椅子消失的時候,溫蒂前面說了暴雪的天氣預報,正因為這種可有可無的對話,打斷了傑克的「靈感」,所以傑克也從這一刻變得憤怒而生氣,精神問題變得不受控制,椅子的消失,暗示了此時的傑克並不是之前友善的傑克。

之後溫蒂和丹尼在雪地玩耍時,傑克則更是看向窗外,擺出一副滲人的表情,這是傑克開始走火入魔的徵兆。

丹尼第三次踩腳踏車,這一次不開玩笑了,直接爆肝撞見那對牽手姐妹花,丹尼更是目睹了姐妹花的慘死,但通過丹尼和托尼的對話,我們得知這次閃靈事件是不自主行為,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這酒店風水太差怨氣太重,撞鬼是難免的。

時間來到了週一,暴雪持續,丹尼和溫蒂看著無聊的電視,於是丹尼上去想拿消防車,結果發現傑克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發呆,表情跟精神病患者沒什麼區別。

傑克讓丹尼過去陪陪他,這裡不得不稱讚一下影片的構圖,現實的傑克坐在床上占畫面大部分,而鏡子中的傑克在右邊看到表情,中間的丹尼渺小而軟弱,這代表著父權和男權的壓抑和控制,丹尼更像是不得不服從的召喚走到傑克身邊。

這一場對話中,丹尼不對向傑克提出問題,傑克從開始的「yes? 到 what!」,也表明了傑克的不耐煩。

夜幕降臨,丹尼在二樓玩耍,一個網球滾進畫面,但放遠一看整個走廊空無一人,這個網球正是之前傑克發洩玩的那個網球。

這時估計你會有疑問,吸引丹尼注意的網球是粉色的,而之前傑克玩的網球是黃色的。

為此我特意去查了原始劇本,劇本中標注寫著是yellow ball黃色,所以這時候丹尼網球呈現粉色,估計是因為地毯的反射和調色的原因,換句話說,影片出現的網球,都是同一個就對了。

那麼這個球是誰傳過來的呢,影片並沒有給出明確答案,可以理解為這是酒店的邪惡力量。

於是丹尼發現237號房間是敞開的,充滿好奇的丹尼,走了進去。

與此同時,傑克在大堂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在不停慘叫,他夢到自己把溫蒂和丹尼碎屍萬段,溫蒂正在安慰傑克時,丹尼衣冠不整的出現,脖子還有抓痕。

大眼溫蒂此時眼睛瞪得更大,咬死傑克虐待了丹尼,這無疑是把傑克更往精神錯亂的深淵裡推了一把。

傑克開始自言自語發洩憤怒,當傑克來到黃金酒吧時,戒酒多時的傑克,說了一句哪怕出賣靈魂,也要喝上一杯酒的話。這句話可以視為是魔鬼的交易,這時酒保羅伊德出現,傑克開始和羅伊德大吐苦水。

據說這一場戲改了拍,拍了改反反復複,傑克拍這場戲拍得汗流浹背苦不堪言,但當然出來的效果連傑克都讚歎自己的演技。

當傑克拿到酒一飲而盡那段,拍得實在太誘人了,看過的人估計都想馬上倒上一杯酒喝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酒保給傑克倒酒時,傑克說「白人男子的重擔呀」!有人把這句話和影片開頭的西進運動聯繫起來,也加入了印第安族人的解讀,但我更傾向於格局並沒有那麼大。

首先這句話出自魯德亞德.吉卜林撰寫的《美國與菲律賓群島》中的詩,講述的是美國對菲律賓人民的殖民和統治,美國要擔負著所謂的要給菲律賓人民帶去文明的重任。

這句話演變到後來,變成了一家之主的男人要擔負起保護穩定家庭的重任,傑克在這裡引用這句話,結合前後劇情,意思其實很直接,就是傑克被老婆誤會,但作為男人不想過多解釋,默默承受這些詆毀和不公就好。

而且傑克戒酒多時,酒精對於傑克來說是一種釋放,此時傑克終於能喝到酒,用這句話來感歎一下自己為家庭的付出,非常合情合理。

傑克這場酒吧的幻象,是傑克閃靈超能力加強的反應,當然也可以解讀為傑克精神分裂的寫照。我的解讀則是覺得兩者皆有,這也是導演想要做到影片可以多角度解讀的目的。

此時溫蒂跑過來攪局,並告訴傑克丹尼的傷是來自237房間,房間內有個女人。

傑克帶著好奇走進去,果然看見了一個正在洗澡的美女,這也是標誌性的閃靈畫面,這個女人是誰,在影片中一直是個謎。

不過原小說則給出過很詳細的解釋,這個女人叫梅西夫人,她來到這酒店後和一位小夥有染,而那小夥則偷走了她的保時捷車離開,梅西夫人傷心欲絕在浴缸自盡。

傑克見到這位美麗的女人後,上前親吻她,但這時年輕女人變成了腐爛的老婦,這個場景也可以說是片中最為詭異神秘的經典片段。

關於年輕女人變成腐爛老婦,也有非常多的解讀,在此我更注重於傑克的那一吻,很顯然年輕女人是誘惑的象徵,代表著酒店的邪惡力量,和酒吧那杯酒一樣,出賣著傑克的靈魂。

當傑克吻上去之後,年輕女人露出邪惡的本質,醜陋不堪。

至於237房間的號碼,就有更多解讀了,其中被討論比較多的是,237代表了地球到月球的距離為237000英里,正好當時丹尼還穿著阿波羅登月的衣服。

現實中的陰謀論還指出,登月計畫是徹頭徹尾的謊言,而且登月的相關影像,正是斯坦利庫布裡克執導的,而237房間,代表著神秘和謊言。

甚至237還能玩起數字遊戲,比如2X3X7=42,而42這個數字,在影片中不斷出現,有丹尼一開始穿著42號碼的衣服,還有影片中的電視播放著1942年夏季的電視劇,還有傑克那台德國產的打字機。

這些元素結合在一起,暗示了1942年時,德國納粹決定滅掉所有猶太族人,影片以此來暗示德國納粹犯下的罪。

這是目前討論度最高和最有吸引力的解讀,但我只能說可能237並沒有所謂的真相,說不定這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在原小說中,這個房間是217,後來被導演改成了237。

修改房間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拍攝的酒店有原型,導演為了不影響該酒店真正217房間的生意,所以改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房間號碼。

而且,地球到月球的距離,沒有固定值,月球和地球之間的距離時遠時近,平均值是在238,856英里左右,並不是237,000英里,至於斯坦利庫布裡克和登月計畫的陰謀論,估計沒人知道真相。

2X3X7的數字遊戲就更顯得牽強了,因為就數字本身而已,玩法非常多,而且導演個人對某些數位的迷戀,只有導演本人知道了。

但無論如何,這麼多人的過度解讀,這本身就是《閃靈》電影的魅力。

讓我們回到影片劇情,丹尼利用閃靈的心靈溝通能力,向迪克傳達了危險,迪克從邁阿密趕回酒店,試圖拯救他們母子。

傑克回到房間後,對237房間詭異事件隻字未提,但溫蒂已經待不下去想要離開,這句話徹底激怒了傑克,夫妻兩人也開始決裂。

這時傑克再次回到黃金酒吧,傑克更是穿越回到了1921年的慶功宴,想要一醉方休。

結果一位服務員打翻盤子,兩人到了極具設計感的廁所,通過對話,傑克得知這位服務員,是曾經殺掉妻女的酒店經理,經理則由此教唆傑克要採取更激進的做法,甚至要對丹尼下狠手。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之前酒店經理告訴傑克,那位殺全家自盡的酒店經理,叫查理斯格雷迪,但傑克遇到的則是德爾博特.格雷迪。

很顯然這肯定不是一個Bug,而是暗示了一種輪回。

首先從傑克穿越的舞會人們的服裝來看,是1921年那場慶功宴沒錯了,所以德爾博特.格雷迪也是那個時期的人,而酒店經理的前任是1970年的查理斯格雷迪,顯然這兩個人不是同一個人,但格雷迪的姓,則是導演玩得一個文字遊戲。

而且傑克說,我從報紙上見過你的照片,這是傑克在翻閱酒店歷史新聞時知曉的,這個資訊點很隱晦,在傑克的打字機旁,擺放著一本很厚的剪報集,裡面應該是酒店發生過的重要事件登報新聞,傑克應該也是在那得知了德爾博特.格雷迪這個人。

也就是說,在最早酒店開業時,作為酒店經理的德爾博特.格雷迪,就已經被詛咒了,之後一直輪回,現在到了傑克頭上,所以德爾博特.格雷迪最後會說,「我一直是這裡的管理人,傑克你也一直都是。」

這句話正是表明不管是哪個格雷迪或是傑克,他們都是被詛咒的人。

與此同時,丹尼也感應到了父親傑克入魔後的轉變,並不斷反復念「redrum」這個單詞,溫蒂上前詢問,才發現丹尼已經消失,此時丹尼體內的人格,是托尼。

溫蒂去找傑克,但發現傑克的手稿,從始至終都只寫著一句話:「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一切都是工作沒有玩樂,這會讓傑克變成愚蠢的男孩)。

這句話什麼意思,和237房間一樣,擁有多種解讀方式,我的理解是,這句話本身是一句美國的諺語,意思是沒有下班時間,人會變得無聊和無趣。

傑克事業和家庭的失意,讓傑克變成了一事無成的人,而精神的徹底釋放,則會讓傑克變成自由的人。

很多人覺得這是傑克被詛咒寫下的話,但我認為拋開影片閃靈和超自然現象的內容,其實這是傑克單純精神疾病的一種表現,代表著傑克自己本身精神上的崩潰。

或者說,傑克體內其實一直住著另一位傑克,就如丹尼體內一直有托尼一樣,但傑克體內的另一個傑克,是更狂躁,更憤怒,更失常的魔鬼,來到這個酒店後,被很強的邪惡力量徹底釋放了。

如果大家仔細觀察的話,打字機的顏色也變了,之前是白色的,現在變成了深藍色,還是那句話,這絕對不是穿幫,導演想用這些置換的細節,來增加酒店不正常的調性,也增強每個物件的神秘性。

當溫蒂發現傑克徹底瘋了後,更加歇斯底里處在絕望邊緣,這一場戲也堪稱影視NG最多的戲份,足足NG了127次!飾演溫蒂的女演員直接演到崩潰,事後斯坦利庫布裡克說到,NG這麼多,就是要演員這種瘋掉的真實感覺,看來導演是成心的呀。

不過這場戲,兩位演員也貢獻了全片最精彩的對手戲。

之後溫蒂拿著棒球棍,打暈了傑克,並把傑克鎖緊了儲藏室,傑克清醒後,門外是德爾博特.格雷迪,而傑克身後的貨品架上,也醒目出現了前面的印第安頭像的發酵粉,說明詛咒正在發生。

而此時丹尼(托尼)則拿著刀和口紅,在門上寫上REDRUM,這是導演玩的一種鏡像遊戲,當溫蒂被嚇醒之後,第一時間從鏡子上看到的,則是MURDER謀殺。

傑克在格雷迪的幫助下打開門後,最經典的拿斧子砍門的片段,正是影片的[高·潮]了,這場戲也被之後各種電影致敬和模仿。

之後傑克追殺丹尼跑進迷宮花園,走失在迷宮中,凍死在冰天雪地之下。

溫蒂在酒店逃竄過程中,也不斷出現各種恐怖的景象,這裡有人解讀為溫蒂也具有閃靈,但我不認同這個觀點,因為影片涉及了人格精神分裂,閃靈超能力,還有超自然現象也就是鬧鬼,所以溫蒂估計是後面撞鬼了。

迪克來到酒店後直接就被傑克砍死了,迪克的出現,只是帶來一輛給母子下山的雪車。

影片最後,一場輪回的開始和終結,定格在了1921年7月4日的一場慶功宴上,宴請各位來賓的人,正是傑克本人。

首先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他們是在慶祝美國獨立日嗎,不得而知,但這日期其實充滿了諷刺,代表了光榮的美國獨立日這一天,在酒店卻發生了恐怖驚悚的事情,這也暗示了殖民衝擊對印第安文明的毀滅。

至於傑克本人為何出現在照片中,解讀也很多,在此我就引用斯坦利庫布裡克自己訪談的解釋吧,他說這就是一種輪回,傑克回到了1921年做了當時的酒店經理,或許下一次還會有人來做看門人,那麼下一次被詛咒的人,也會出現在這張照片中央。

此外,《閃靈》其實還有一個結局,這個結局只在當時歐洲首映當天上映過,之後被斯坦利庫布裡克緊急撤回剪掉了,據說看過這個結局的人寥寥無幾。

《閃靈》被導演刪掉的結局,是溫蒂和丹尼最後下山住進了醫院,現任的酒店經理前去探望慰問,直到最後,酒店經理拿出網球,說是還給丹尼。

這個舉動,可以說細思極恐,因為至今我們都不知道這個網球是誰的,是傑克的還是丹尼的,亦或是酒店自己的,而網球引導丹尼走向237號房間,也讓人不寒而慄。

但我們也能感受到,這個酒店經理,其實也不簡單,不然他為何不被詛咒呢?不知道《睡夢醫生》電影,會不會結合這個刪掉的結局來編織一些劇情呢?

《閃靈》這部電影在今天依然被我們津津樂道,在於影片可以多方位解讀,表面我們可以看成是一位事業失意的作家精神崩潰的過程,也可以看成是酒店鬧鬼事件。

往深裡看我們則看到更多對美國和歷史的隱喻和諷刺,還有就是斯坦利庫布裡克更多細思極恐的個人風格哲學,所以《閃靈》有這麼高的影史地位,是因為影片不光只是一部單純的恐怖片,而是一部多面向的恐懼片,《閃靈》真正傳達的恐懼,是有著巨大能量和警示作用的。

當然,這也不得不再次稱讚斯坦利庫布裡克的才華,雖然史蒂芬金的小說很出名也很流行,但史蒂芬金的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並不會每一部評價這麼高。

而影片《閃靈》的劇情,其實被改編了不少,甚至史蒂芬金在當時,非常不喜歡斯坦利庫布裡克對《閃靈》小說的改編。

《閃靈》小說原本是一部純超自然現象,並且充滿了鬼怪的作品,男主是完全被詛咒發瘋,沒有精神病。但電影中導演豐富了男主的人設,加入了精神分裂症狀,也把鬼怪和超自然現象弱化,平衡了作品所有的詭異事件,顯得更為神秘而真實。

而更突顯斯坦利庫布裡克才華的地方,是電影《閃靈》改編的那些橋段,成為了日後影片極為經典的標誌。

比如那對姐妹花,還有電梯噴出來的」紅酒「,迷宮花園,傑克不斷用打字機打著重複的語句,傑克拿著斧頭砍(小說是拿著棒球棍)等等經典一刻,都是斯坦利庫布裡克之後改編的,原小說並沒有這些片段。

或許,如果當初不是斯坦利庫布裡克來指導該小說,《閃靈》可能很早就淹沒在電影歷史洪流中,成為一部普通的恐怖片罷了。

以上我對《閃靈》的回顧和解讀,原創觀點源頭是基於紀錄片《237號房間》的一些論點展開的,但解讀的觀點都是自己的一些淺薄看法,如果大家有任何不同角度的討論,可以在視訊下方留言。

在今年,《睡夢醫生》追隨著《閃靈》的光環上映,目前爛番茄口碑已經解禁,專業爛番茄78%,觀眾爆米花達到95%,我其實也並不奢望《睡夢醫生》能達到《閃靈》的高度,因為那是一個巔峰很難超越,但目前的口碑來看,《睡夢醫生》還好也沒有毀前作,值得期待。

根據《睡夢醫生》的預告,影片雖然基於史蒂芬.金的原小說,但也緊密結合了斯坦利庫布裡克的《閃靈》。

有意思的是,《閃靈》的小說overlook酒店最後是被炸沒了,但斯坦利庫布裡克則在影片最後,保留了這個酒店,這或許也成為了《睡夢醫生》其中一些劇情,能發生在我們熟悉的酒店。

至於《睡夢醫生》小說的劇情,注意是小說不是電影,不擔心劇透可以往下看,3,2,1。

《睡夢醫生》小說大概說的是丹尼成年後,依靠自己的閃靈超能力,為將死患者提供最後的精神安慰,大家都叫他睡夢醫生。

不久之後丹尼通過閃靈能力,溝通到和他有同樣能力的女孩亞布拉的求助,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閃靈邪教,他們專門吸取閃靈之人死前發出的「蒸汽」,以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這次閃靈邪教要吸的人正是亞布拉,丹尼之後也捲入到這場和邪教的鬥爭中去。

從《睡夢醫生》的預告片來看,主幹劇情應該不會變,而且感覺《睡夢醫生》的影片節奏會更符合觀影快節奏,閃靈超能力的體現也更為顯性和誇張,換句話說影片的商業娛樂大片味道更濃。

等到《睡夢醫生》電影上映,大聰會第一時間進行解析,還望大家多多捧場。

《閃靈》萬字解析,今天就先聊到這,大家喜歡我這種對經典電影類型的解構嗎?想要看到更多嗎?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