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天字第一號噴子,一生專業坑慕容複,三大胡攪蠻纏最令人生厭,一語言中自己結局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

 

包不同包三哥是《天龍八部》裡非常有趣的配角。

從長相上看,他「相貌異常醜陋,但難掩其勃勃英氣」。但同樣情況金庸先生說南海鱷神,也不過說他「相貌醜陋」而已。至少從看臉的角度上,包先生比岳老三還要難看,應該是可以肯定的了。

作為姑蘇慕容複手下四大家將之一,排行第三,江湖人又稱包三先生。生平一張臭嘴,滿口的「非也,非也」,決不認錯,決不道歉,明知自己錯了,一張嘴也要死撐到底。要是評選天龍八部最讓人討厭的角色,包不同絕對的名列前茅。

金庸先生對小說人物的取名,很有講究,包不同,果然是與眾不同。包不同性格直爽,拿的起,也放的下。

包不同的抬杠,不論敵友,無關對錯,得理不饒人,無理攪三分。

包不同第一次登場是在《天龍八部》,【水榭聽香,指點群豪戲】中。

乍一亮相,就在大廳裡接了來姑蘇慕容家找碴一夥人十幾柄單刀,還不帶喘氣的端坐在大廳中間。自帶哈哈一聲長笑換氣,才使得眾人駭然一驚。

包不同是一個容貌瘦削的中年漢子,身形甚高,穿一身灰布長袍,臉上帶著一股乖戾執拗的神色。大夥看到他剛剛接刀的身手,就知道是一個惹不起的主。

其實他不過是慕容複的四大家將之一,排行第三,又稱包三先生。

包不同有點醜,在書中的雖然戲份不多,演的都是磕茬拌嘴的角兒,但他臺詞多。一張見縫插針的嘴,逢人就要說,還要說贏別人;沒理也要說,得理就更不饒人了。

即便包不同的脾氣向來都是這樣,一定要跟人家頂撞幾句,才吃得下飯。他說話如果不得罪人,太陽打西邊出來。

包不同曾經這樣形容自己,「英而不俊,一般的英氣勃勃,卻是醜陋異常,可稱英醜。」

長的醜也就算了,話說太多就不對。

不說話,也許是一個人的長處,不聽別人說話,只顧著自己說也許就要致命。

包不同吃過這種虧,那是在杏子林裡,他舌戰喬峰。

包不同神器囂張對喬峰說:「這位是丐幫的喬幫主嗎?兄弟包不同,你一定聽到過我的名頭了。」

包不同直接跟喬峰稱兄道弟,一來是仗著是姑蘇慕容的威名,而來把自己的名頭掛在嘴上,若是喬峰沒有接上,顯得喬峰就有點失禮。

喬峰說:「原來是包三先生,在下久慕英名,今日得見尊范,大是幸事。」

包不同搬出自己的口頭禪「非也,非也」,一說自己哪裡來什麼英名,二說喬峰隨隨便便來到江南,這就是他的不是了。

丐幫弟兄聽了這話,一時間按耐不住了,大義分舵蔣舵主身後站著的六七個人,個個手按刀柄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包不同仍然面不改色的說:「我家慕容兄弟知道你喬幫主是個人物,知道丐幫中頗有些人才,因此特地親赴洛陽拜會閣下,你怎麼自得其樂的來到江南?嘿嘿,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喬峰只是微微一笑,「慕容公子駕臨洛陽敝幫,在下倘若事先知曉,確當恭候大駕,失禮之罪,先行謝過。」說著抱拳一拱。

這話,喬峰說得一點沒毛病,不禁想起陳家洛為營救文泰來夜闖鐵膽莊對周仲英的一番話。

大意如下,久聞周老前輩威名,今兄弟們冒昧打攪,實在有些對不住。在下陳家洛,先替兄弟們謝罪了!還請周老前輩看在我的面子上,告訴我一聲文四哥究竟如何,你若不說,只好硬闖了。

喬峰道歉是道歉,包不同受不受是另一回事,常言道:不知者不罪。但這要打要罰,權在別人。

一時之間,杏子林語氣失調,氛圍緊張。

丐幫四大長老將包不同一行人團團圍住,風波惡也來參與團戰。

包不同旁邊有王語嫣這位武學百科從旁指點,鬥得倒也是不落下風,直到喬峰親自出手,幾招擒龍功,就已制住他的氣門。

包不同輸了,卻還耍了幾句嘴皮子:「技不如人兮,臉上無光!再練十年兮,又輸精光!不如甘休兮,吃盡當光!」

包不同對輸贏倒是看得很淡,一旦幹起嘴仗來,打的嘴炮確實沒有輸過。

在與慕容複前往聰辨先生蘇星河設置的珍瓏棋局時,包不同遇到康廣陵,兩個人整個回目幾乎都是在鬥嘴,你比我傻一百倍,你比我傻一千倍,你比我傻一萬倍……在蘇星河看來兩個人都是傻子。

當包不同還喜歡譏諷別人,是個十足的黑子。他黑過段譽,黑過康廣陵,也黑過丁春秋。一說丁春秋的功夫就有三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馬屁功,法螺功,厚顏功。

有包不同在的地方,就會有歡笑,有吵架。

他是一個令人發噱的角色。在劍拔弩張的香水榭,當時雲州秦家寨寨主姚伯當與四川青城派高手司馬林正在慕容複府鬥毆,人稱包三先生的包不同像耍小孩子一樣,把兩派武林高手戲弄一番。

他很聰明,時時刻刻能夠洞悉自己主人的心思,但又喜歡說出來。

在慕容複與縹緲峰三十六島主,七十二洞主混戰時,在慕容複少林寺大戰蕭峰時,他就已看出自己的公子爺想要收買人心光復大燕是的心機。又在慕容複赴西夏選婿時,說了句不該說的話:「公子爺做晉文公,咱兄弟幾個便是狐毛、狐偃、介子推……」

介子推後來被晉文公放火燒死,包不同把自己比作他,就已經暗示了自己的結局。

直到慕容複在曼陀山莊為了複國大業認段延慶為父,包不同說了自己這一生最後的話:「公子爺是大燕國慕容氏堂堂皇裔,豈可改姓段氏。興複燕國的的大業雖然萬分艱難,但咱們鞠躬盡瘁,竭力以赴。能成大事固然是好,若不成功,終究是世上堂堂正正的好漢子。

公子爺要是拜這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傢伙做義父,就算將來做得成皇弟,也不光彩,何況一個姓慕容的要去當大理皇帝,當真是難上加難。」

慕容複聽到他言語無禮,心底大怒,但壓抑著沒有露在臉上,只是說「包三哥,許多事情,你一時未能明白,以後我自當慢慢分說。」

包不同沒有給自己聽他慢慢分說的機會,搖著頭「非也,非也!公子爺,包不同雖蠢,你的用意卻能猜到一二。你只不過想學韓信,暫忍一時胯下之辱,以備他日飛黃騰達。你是想今日改姓段氏,日後掌到大權,在複姓慕容,甚至於將大理國的國號改為大燕;又或是發兵征宋伐遼,恢復大燕的舊疆故土。

公子爺,你用心雖善,可這麼一來,卻成了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徒,不免於心有愧,為舉世所不齒。我說這皇帝,不做也罷!」

在場的段延慶也聽到了,慕容複這下是真的急了,還沒等包不同下一句完全說完就已出掌打在他的靈臺上「我賣友求榮,是為不義!」

包不同兩行清淚從頰邊流了下來,就此沒了氣息。

包不同死了,把自己說死了。有些話他本可不必說,可是他偏偏要講。以前是為找樂子,現在是為了榮辱道義。

那句「非也,非也」再沒有聽過,後來世上又多了一個三散人布袋和尚說不得,或許這亦是命裡限定的輪回。

包不同真是一語言中自己的結局。所幸包不同認清自己的公子爺,與之劃清界限,大義凜然之詞真令人佩服。這才是包不同,最後一次把「非也非也」念叨最擲地有聲的包不同。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