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峰奇遇不如兩位義弟,為何戰無不勝?你看他將哪三大缺點轉為優勢

蕭峰與絕大多數武俠故事中的主角一樣,有一身絕頂神功,但與那些主角不同的是蕭峰似乎是個腳踏實地的習武之人,而非通過某些機緣巧合習得神功,繼而完成從無名之輩到絕頂高手的華麗轉身,尤其是對比他的兩位義弟段譽和虛竹來說,他在習武方面的經歷是遜色了不少。

(蕭峰劇照)

但說來奇怪,盡管段譽和虛竹都通過奇遇飛速提升了自己的武藝,他們在實戰方面的能力卻遠不如蕭峰,蕭峰是如何做到戰無不勝的?這或許與他身上的三個缺點有關,是的,還真就是缺點。

一、愛貪杯,酒后戰斗力大增

金庸在《射雕英雄傳》中提到過,那主角郭靖是梁山好漢「賽仁貴」郭盛的后人,足見金庸對《水滸傳》這部作品有多喜愛,而在筆者看來,蕭峰這個角色與梁山好漢中的「行者」武松就有諸多相似之處。

(武松劇照)

比如他們都曾有打虎之舉,他們都與自己的嫂嫂有仇,都親手打死了心愛的姑娘,還有一點,都十分貪杯,且喝了酒之后不僅沒有暈頭轉向,反而還會戰斗力大增。

蕭峰在書中幾次關鍵戰斗中都有飲酒之舉,比如聚賢莊大戰中有這麼一段:「眾人看著均心下駭然,  眼看他已喝了四五十碗,一大壇烈酒早已喝干,莊客又去抬了一壇出來,喬峰卻兀自神色自若,除了肚腹鼓起外,竟無絲毫異狀。  殊不知喬峰卻是多一分酒意,增一分精神力氣,連日來多遭冤屈,郁悶難伸,這時一切都拋開了,索性盡情一醉,大斗一場。

四五十碗酒下肚,蕭峰的戰斗力反而精氣神大振,后來聚賢莊中那些與他為敵的高手有多慘就不用多說了。

再到少室山大戰,他先與慕容復、游坦之、丁春秋三大高手交手,斗退三人之后,他又是酒性大發,于是又與眾兄弟痛飲起來。

(蕭峰持酒壇子劇照)

原文道:「蕭峰拔下皮袋塞子,將皮袋高舉過頂,微微傾側,一股白酒激瀉而下。他仰起頭來,咕嘟咕嘟地狂喝不已。  皮袋裝滿酒水,少說也有二十來斤,但蕭峰一口氣不停,將一袋白酒喝得涓滴無存。他肚子微微脹起,  臉色卻黑黝黝的一如平時,毫無酒意。

而作為他對手的游坦之就慘了,被一身酒氣的蕭峰打斷雙腿,動彈不得。

二、心足夠狠,擋他者皆是敵人

除了貪杯之外,蕭峰的第二大缺點則更為直觀,那就是他的心足夠狠。

通常情況下來說,武俠故事中的主角們總是被賦予了「仁慈」的性格,哪怕是面對仇人,他們也難以痛下殺手,這一點對比他的兩位義弟就尤為明顯。

段譽在少室山大戰憑借六脈神劍、凌波微步兩門神功加持,將那慕容復打得十分狼狽,連蕭峰也感嘆自己若與慕容復易地而處,也難擋段譽的進攻,可王語嫣一開口求情,他便心軟了。

而虛竹對付丁春秋時,書中也強調了,他的武功早在丁老怪之上,卻因仁慈不肯下殺手。

原文道:「  虛竹的武功內力均在丁春秋之上,本來早可取勝,只是一來臨敵經驗實在太淺,本身功力發揮不到六七成;二來他心存慈悲,不少取人性命的厲害殺手,往往只施一半便即收回。

而蕭峰則不同,任何敵人擋在他面前,于他而言,那便是如猛獸看到獵物一般,必須要拿下,哪怕對方曾是自己的至愛親朋,只要他進入戰斗狀態,一切的關系都不再重要。

這一點從他在聚賢莊大戰的表現也能看出,在場群雄中就有不少人與他曾是好友,卻也死在他的殺招之下。

原文道:「喬峰殺人之后,更加出手如狂,單刀飛舞,右手忽拳忽掌,左手鋼刀橫砍直劈,威勢直不可當,但見白墻上點點滴滴的濺滿了鮮血,大廳中倒下了不少尸骸,有的身首異處,有的膛破肢斷。這時他已顧不得對丐幫舊人留情,更無余暇分辨對手面目,紅了眼睛,逢人便殺。奚長老竟也死于他的刀下。」

(丐幫長老劇照)

若蕭峰的心不夠狠,他斷然無法在實戰中所向披靡,這股狠勁或許是源自他父親蕭遠山的血脈,畢竟當年蕭遠山在雁門關大戰時也是憑借那股狠勁大殺四方。

三、  全力求勝,不惜耍陰招

蕭峰的第三個缺點也很明顯,說得好聽點便是「大丈夫不拘小節」,說得難聽點便是「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

通常來說,大俠自然都是光明磊落,不屑去做出一些偷襲他人的舉動,而蕭峰則絲毫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他在對陣風波惡的時候就做出了偷襲之舉。

原文道:「  風波惡卻道:‘喬幫主,我武功確不如你,不過適才這一招輸得不大服氣,你有點出我無意,攻我無備。’喬峰道:‘不錯,我確是出你不意,攻你無備。’

(風波惡劇照)

風波惡的武功如何?盡管不弱,卻也遠遠算不上是一流高手,更不用說與蕭峰這般絕頂高手相提并論,等于說蕭峰對風波惡本就有優勢,但他卻依舊選擇以偷襲的方式取勝,不難看出一個事實,蕭峰為了獲勝是可以不擇手段的,什麼「英雄形象」,他根本不在乎。

所以蕭峰能戰無不勝,還真就是因為他有「愛喝酒」、「心夠狠」、「會耍陰招」這三個「缺點」,畢竟其他主角大多不會如此。

盡管這三點都是缺點,卻也無可厚非,畢竟江湖險惡,蕭峰大丈夫能屈能伸,將自己的「缺點」轉為「優勢」,不失為一種聰明的做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