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豪賭只為揚名,馬鈺巧妙應對,培養了郭靖、鞏固了地位

《射雕英雄傳》中,丘處機在牛家村巧遇郭、楊兩家是所有故事的起點,連男主郭靖、男二號楊康的名字都是他給起的。郭楊兩家失散後,粗線條的丘道長,跟江南七怪兩次交手,不打不成交,訂下了一場跨越18年的「豪賭」!

法華寺內,丘處機與江南七怪鬥了個不分上下,雙方約定,尋找郭、楊兩家的後人傳授武功,等到18年後,雙方的弟子在嘉興煙雨樓公平較量,看是江南七怪的本事大,還是丘處機更勝一籌。

過得一十八年,孩子們都十八歲了,咱們再在嘉興府醉仙樓頭相會,大邀江湖上的英雄好漢,歡宴一場。酒酣耳熱之餘,讓兩個孩子比試武藝,瞧是貧道的徒弟高明呢,還是七俠的徒弟了得?

論江湖聲望,江南七怪遠不及丘處機,他根本沒必要訂下這樣的賭約證明自己,除了營救義士遺孤,更重要的是邀請江湖上的英雄好漢,歡宴一場,借徒弟的表現,在天下英雄面前實現「揚名」的策略。

《射雕》所處的時代,「五絕」是超然的存在,「五絕」以下都屬於第二梯隊,在這個級別中,丘處機無疑是存在感最強的高手,在王重陽死後,全真教武功排行榜上,丘處機長期「霸榜」,光芒甚至超過了大師兄——馬鈺。

一.強勢的師弟與低調的大師兄

提起丘處機,武林同道公認他的武功為七子之首,相比之下,二代掌教真人馬鈺卻顯得低調了許多,連周伯通都深以為然: 馬鈺得了我師哥的法統,但他武功卻是不及丘處機和王處一了……

門派中的大師兄在專業技能上未必是NO1,例如古墓派的大師姐李莫愁就不如小龍女,武當七俠裡,武功最高的是二師兄俞蓮舟,全真教的馬鈺不僅武功比不過丘處機, 閉關靜修,極少涉足江湖的他知名度也沒師弟高。

強勢的丘處機,似乎並不把掌教師兄放在眼裡,特別是關於他跟江南七怪的賭約……馬鈺的「官方解釋」如下: 貧道數次勸告丘處機認輸,他卻說什麼也不答應

儘管馬鈺武功弱於丘處機,但他畢竟是新任掌教,強勢的師弟要借助「豪賭」提升影響力的念頭昭然若揭,勝了固然可喜,即便敗了,也可以鼓吹自己如何營救「義士遺孤」,通過這種方式證明,只有我丘處機才有能力把全真教做強、做大,馬鈺做掌教實在是「德不配位」。

在勸解無效的情況下,馬鈺該如何應對,才能化解丘處機的「自我行銷」呢?

二.無限風光在險峰

可以肯定的是,丘處機的「賭約」是不公平的,競爭對手不會內功!讓七個師傅傳授七種風格迥異的武功,徒弟在培訓期內又能吸收、消化多少?別說郭靖這麼「呆萌」的直男,換做楊康,也未必能學會七怪的武功。

事實證明,江南七怪的教學方式非常落後,「教不得其法,學不得其意」,郭靖進境緩慢, 六怪望徒藝成心切,督責綦嚴,而郭靖又絕非聰明穎悟之人,較之常人實更蠢鈍了三分……

為了得到第一手材料,丘處機派徒弟甄志丙下戰書,特意跟郭靖試練,一場慘敗讓江南七怪很是鬱悶, 師弟已然如此,他師兄當然是更加了得,這一來身上都不免涼了半截

看起來,郭靖即將迎來一場「脆敗」,七怪的沮喪更反襯了丘處機的得意,改變這種尷尬局面的,正是遠赴大漠的馬鈺……

千里迢迢趕赴大漠的馬鈺,讓郭靖在深夜爬到懸崖頂峰,秘密傳授他「玄門正宗」的全真教內功心法,幾個月後,在險峰之上接受「課外輔導」的郭靖,終於迎來了屬於自己的「無限風光」:

如此晚來朝去,郭靖夜夜在崖頂打坐練氣。說也奇怪,那道人並未教他一手半腳武功,然而他日間練武之時,竟爾漸漸身輕足健。半年之後,本來勁力使不到的地方,現下一伸手就自然而然的用上了巧勁:原來拚了命也來不及做的招術,忽然做得又快又准……

通過半年的修行,郭靖有了「質」的飛躍,降服汗血寶馬讓韓寶駒刮目相看,以一人之力對戰「黃河四鬼」,萬軍從中生擒都史,解救成吉思汗,經過多場大戰洗禮的郭靖,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有了跟楊康比武的底氣。

三.導師與大俠

專門指點郭靖的馬鈺,不為名、不為利,不收取任何費用,以「導師」身份出現卻不承認郭靖是他的弟子,最初的目的,也許是為了粉碎丘處機的「計畫」,但郭靖的成長,超出了所有人的預估!

靠著全真教內功為根基,郭靖有幸拜在洪七公門下,又在桃花島上跟周伯通結拜,學會了左右互搏術、七十二路空明拳等高端武學,憑一股子倔勁,通篇記憶了完整版的《九陰真經》,迅速晉升為一流高手,在第二次華山論劍時,力抗東邪、北丐300招不落下風。

以保境安民為己任的郭靖,提出了「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綱領,武林同道都尊稱他一聲襄陽「郭大俠」,知恩圖報的郭靖,沒有忘本,數次替全真教解圍,在跟霍都交手時,便以全真教傳人的身份維護了全真教的聲譽。

正是馬鈺不辭辛苦的指點,才有了未來的「大俠」,也許他的武功的確不如丘處機,可那又怎樣?多年以後,江湖同道都會記得,郭靖是在馬鈺的栽培下成長起來的,一次傳功,至於丘處機,除了「全真教武功第一」以外,就只剩下暴躁、強勢、不講理的人設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