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虛道長為何一再相讓令狐沖?為保存武當,沖虛確實用心良苦

天空之城 2020/12/20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笑傲江湖裡面的故事。

文/天空之城

《笑傲江湖》中比武顯得最為微妙的當屬少林寺中「三戰」。

少林寺中,任我行對戰方證大師和左冷禪一勝一敗,按先前約定,只要哪一方先勝兩局就當勝出。此時沖虛出戰,任我行一方任盈盈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向問天雖然在江湖上名氣很大被叫「天王老子」,但真正動起手來恐怕不會是沖虛道長這位正道頂尖高手的對手。

按說,《笑傲江湖》中的江湖,正道頂尖的三個人物就是方證大師、沖虛道長和左冷禪。這一點在「三戰」這一章裡有詳細的說明,這三個人也代表著武林正道的傳統勢力和新興勢力。

在這種情況下,任我行力阻向問天出戰,而力邀令狐沖出手。面對令狐沖時,沖虛的表現實在是非常奇怪,居然自認不如令狐沖。想沖虛道長是武當掌門,在江湖上也是前輩高人,說他劍法不及令狐沖,這倒是真說得過去,畢竟在武當山腳,沖虛道長曾經和令狐沖比過劍,結果他的太極劍法被令狐沖的獨孤九劍打敗了。

但真正的比武爭勝,難道就只以劍法而論嗎?若是如此,除了風清揚和東方不敗以及方證大師這種頂尖的人物,我們還真看不到還有誰的劍法是令狐沖的對手,即使後面嶽不群和林平之練了辟邪劍法,也未必就是令狐沖的對手。

即使在孤梅山莊的西湖地底,任我行的劍法也不是令狐沖的對手,但是在任我行和令狐沖的那場比鬥中,任我行是勝出的,他明顯是以己之長攻敵之短,用內力摧出嘯聲,把令狐沖震暈了過去。也就是說,令狐沖雖然習得獨孤九劍,但未必就在江湖上沒有敵手,至少遇上內力遠勝於他的人,還是會輸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來看沖虛的武功能不能鬥得過令狐沖呢?這個答案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出來的。

不錯在武當山下,沖虛道長的確是在令狐沖劍下輸招了,但是那也僅僅是輸了劍招而已。如果就這樣說沖虛道長不及令狐沖,恐怕還是未必讓人心服的。

也就是說,沖虛道長和令狐沖實打實地比武,二人的勝負至少也是五五之數。但是沖虛道長卻直接就認輸了,而且理由也找得很好:「數日之前,在武當山下,貧道曾和他拆過三百餘招,那次是我輸了。今日再比,貧道仍然要輸。」

他居然會在大家面前自曝家醜,說自己在武當山腳下輸給了令狐沖,緊接著連少林寺中這一戰也自己認輸了!這麼一來,他們與任我行約定的三戰就是任我行一方先勝兩局了,若非嶽不群橫插一杠,恐怕就真的讓任我行他們這麼走掉了。至於沖虛道長,可謂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所以,在少林寺,沖虛道長可以說是順水推舟。其實沖虛道長如此相讓令狐沖,乃至於連自己的顏面都不要了,其最終目的無非是為了保全武當派。

這一切都可從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在恒山派懸空寺與令狐沖的密議可見端倪!

當時的江湖正邪對立,但是少林和武當最怕的卻並非他們口中的魔教日月神教,而是同為正道的嵩山派掌門人左冷禪。沖虛道長在少林寺上將自己一世英名賣掉,不過是想讓任我行等人能夠離開少林寺,讓日月神教能夠牽制野心勃勃的左冷禪,用一個詞語來說,正是「養仇自重」。

在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的眼裡,左冷禪統一五嶽是第一步,其後就會逐步蠶食昆侖、峨眉、崆峒諸派,很有可能連少林、武當都挑了,再將日月神教挑了,一統江湖。

至於正邪之爭,並不是少林與武當所考慮的,真正讓他們害怕的是自己門派的存亡。所以,沖虛一再讓令狐沖,真可謂是用心良苦!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