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七俠在後期武功如何?已然整體強於明教二使四法王

武當七俠是金書少有的集體性成長的團體,他們雖然不是主角,但卻享受了遠勝其餘npc的待遇,武當七俠出場時宋大到張五大概都普通一流到弱一流的水準,殷六和莫七年歲尚小,未必有一流水準。但在倚天屠龍記的二十多年跨度中,七俠這個團體雖有死有殘疾,但截止到張三豐將太極拳劍的神功傳授給眾人後,他們的平均水準已經高過了明教的二使四王。

七俠與張三豐

在倚天屠龍記中,有給人一個錯覺,那就是明教的一流高手似乎比正派的一流厲害一些,原因其實很簡單,明教的一流高手常常一出手就秒殺一群二三流,例如謝遜的獅子吼,黛綺絲橫掃滅絕死後的峨嵋派。但事實上二使四王比正派同級高手最大的優勢不是武功,而是出手夠早。金庸小說的慣例,越到後期高手相對來說越不值錢,如二使四王在前中期若不算基本不出山的張三豐和只出場了一次就退場的玄冥,他們基本就是正式出手人物中的天花板。

然而這些是他們足以超越正派同級高手的理由嗎?答案是否定的。出場晚的丐幫傳功長老硬碰硬的接玄冥三掌,韋一笑楊逍一掌都接不下來,結果傳功長老的武功很多人都沒印象,河間雙煞聯手上風一渡,楊逍和殷天正聯手平手,結果雙煞的武功給人的印象也不深。這就是出場太晚導致的。

明教四法王

本文這裡,就從多方來論證一下,後期的武當七俠(嚴格來說是五俠),平均武功已經高過了二使和四王。當然,此處的比較不是田忌賽馬式的比較,不會出現楊逍比殷六莫七,俞二比韋一笑的情況。此處指的是二使四王中最強的楊逍、殷天正去比五俠中最強的俞蓮舟、宋遠橋,范遙和韋一笑等去比後期的殷六。

早在張三豐百歲壽宴劇情上,張翠山就曾拿謝遜和宋大,俞二有過直接的比較:

當年義兄在洛陽想殺大師哥,那時大師哥自然抵擋不住。但義兄就算雙眼不盲,【此刻的武功卻未必能勝過大師哥多少】。【再過十年,大師哥、二師哥或許便會在義兄之上了】。

張翠山認為,謝遜此時就算眼睛完好,武功也已經不比宋大強多少。我們要注意到,俞蓮舟的武功還在宋大之上。那麼在宋達不比謝遜差多少的前提下,俞二存在完全不在謝遜之下的可能。而再過十年,宋遠橋和俞蓮舟甚至可能要強于謝遜了。

十多年之後,在光明頂,金庸讓安排了宋遠橋、張松溪、莫聲谷分別跟殷天正比武的情況。

殷天正暗暗運氣,但覺左臂上劍傷及骨,一陣陣作痛,素知宋遠橋追隨張三豐最久,已深得這位不世出的武學大師真傳,【自己神完氣足之時和他相鬥,也未知鹿死誰手】,何況此刻?

宋遠橋微微一笑,收掌後躍,說道:"老前輩拳法精妙,佩服,佩服!"殷天正也即收拳,說道:"武當拳法,果然冠絕古今。"兩人說過不比內力,【鬥到此處,已沒法再比下去,便以和局收場】。

在光明頂上,殷天正自認為自己神完氣足之時和宋遠橋未知鹿死誰手。宋遠橋則是不願意占體力上的便宜,所以只比隔空比招數擺架子,最後二人在招數上的比拼則以平手收場。若要決定勝負,只有比拚內力,如果拚內力的話,的確殷天正的內力應當是較宋大深厚一些,畢竟宋大的內力尚且不如滅絕深厚,而滅絕內力只是和四法王中最弱的黛綺絲相當。

然而這並不代表殷天正和宋大拚內力一定會贏,武當派內功勝在悠長和韌性,昔年張翠山內力遠不及謝遜時尚且能跟謝遜拖到持久戰,讓謝遜大出所料。而宋遠橋之前,張松溪和殷天正拚內力最後也不過是多退了一步的半招劣勢罷了,完全有理由相信此時的宋遠橋拼內力同樣不會輸給殷天正。

而武當五俠在習得太極拳劍之後,實力又有了非比尋常的突破,就連之前自認為資質有限,一生不可能及得上楊逍的殷六都隱隱有了超越范遙的實力了,此時殷天正能否比肩書末宋遠橋就很難講了,更何況五俠中俞蓮舟還在宋遠橋之上。

再說楊逍和俞蓮舟的對比,楊逍和俞蓮舟通過周芷若有過間接的對比

俞蓮舟一直捉摸不定周芷若詭異的鞭法要旨所在,待得見她抖鞭成圈,奪落殷梨亭手中長劍,登時心中雪亮:"原來她【功力不過爾爾】,這幾下抖鞭成圈,比之我們的太極拳功夫可差得遠了。"一抓住鞭梢,拼著腰間受她一腿,左手探出,正是一招"虎爪絕戶手",直插周芷若小腹。【周芷若無可抵擋】,心中如電光般閃過一個念頭:"我今日死在俞二俠手裡。"

【她稍一遲疑】,韋一笑、殷梨亭、楊逍、范遙四人已同時撲到。韋一笑飛身擋在張無忌身前,【楊范二人分襲周芷若左右】,殷梨亭已抱著張無忌逃開。

整個屠獅大會場上,俞蓮舟是唯一一個看破周芷若功力不過爾爾的,並且俞蓮舟在突襲的情況下,成功破了白蟒鞭做到讓周芷若無可抵擋,只能期望拚一個同歸於盡。相比之下,同樣是觀摩需求的楊逍范遙等人,在周芷若對著張無忌遲疑時突襲,二人一起圍攻了周芷若數招卻毫無作用,此處已然可見俞蓮舟武學修為高人一等,其餘人等,別說是楊逍,哪怕是張無忌,武功雖強,畢竟還是太過年輕,鬧出了以為周芷若跟自己武功相若的烏龍。

當然,還有人問了,既然說俞蓮舟確實厲害,那麼憑什麼說殷六能夠隱隱強于范遙韋一笑等人呢?殷梨亭的武功常被看低,一是很多人心裡默認了宋大和俞二遠比其他幾個要強,二是殷梨亭曾經自黑

他自紀曉芙死後,心中除了殺楊逍報仇之外,更無別念,【但自知武功非楊逍之敵】,師父雖是天下第一高手,【自己限於資質悟性】,沒法學到師父的三四成功夫,反正只求殺得楊逍,自己也不想活了,是以在武當山上想了幾招拼命的打法。

殷梨亭因為這段自黑,基本被默認和法王級高手告別了,本來這麼說也不是沒有道理,但倚天中期變數產生了,那便是張三豐創出了太極拳劍,修煉了太極拳劍的殷六,武功可謂突飛猛進。

俞蓮舟掌心化勁,殷梨亭則是空中化勁,【在武功上稍遜半籌】。

俞蓮舟在旁看了半晌,始終沒法捉摸到她鞭法的要旨所在,暗想:"我再出手,【這路太極劍法也沒法使得比六弟更好】。

書末殷梨亭的武功只比俞蓮舟相差半籌,劍法上則讓俞蓮舟認為自己也沒法用的比他更好。

同時殷梨亭能跟周芷若鬥到二百多招,對比之下,范遙面對周芷若,一次是無忌的婚禮上,被周芷若輕輕一拂搞得手臂酸麻:

范遙眼見危急,心念舊主,不忍任她頂破腦裂,伸掌向周芷若肩頭推去。周芷若左手微揮,【輕輕一拂】,【范遙手腕一陣酸麻】,這一掌便推不出去。

第二次對比更慘,讓周芷若的武功嚇得以為白天見鬼:

范遙忽道:"【她是鬼,不是人】!"這句話正說中張無忌的心事

第三次則認為自己對上周芷若就是白白去送:

范遙對教主之令不敢不從,倘若堅持出戰,勢必引得張無忌傷勢加劇,何況出戰只是盡心竭力,【枉自送了性命】

若以周芷若為媒介,范遙不會強于殷梨亭。

最後,我們說七俠中最小的莫聲穀,他的武功其實也相當可觀。首先是在百歲壽宴上,張翠山感慨自己十年遠離張三豐,武功已經是七俠墊底了(當然,俞岱岩除外),也就是說莫聲谷是強于此時張翠山的,而哪怕是此時的張翠山也已經是高於何太沖。

若以一對一而論,來客之中只怕誰也不是武當六俠的對手,可是此刻山上之勢,不僅是二十對一,而是三四十對一的局面。

包括何太沖在內的來往賓客,都不是武當六俠的對手。之後又過了十年在光明頂上,莫聲穀更是以繞指柔劍破了殷天正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棍法,雖然最後敗在了殷天正看家本事鷹抓擒拿手之下,但也讓殷天正感慨自己此生從未在招數上輸過,今天竟然擋架不了。

俞蓮舟曾經評價七俠之日後內外兼修、剛柔合一非莫聲谷莫屬,似乎將莫聲谷說成七俠中潛力最大的,以莫聲谷光明頂上不俗的表現再考慮到學會太極後的進步,跟韋一笑和黛綺絲比一比是完全有可能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