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鹿鼎記最後的儒俠陳近南:自他離開以後,江湖就丟了溫柔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鹿鼎記裡面的陳近南。

/天空之城

為人不識陳近南,便稱英雄也枉然。

在《鹿鼎記》的江湖中,陳近南幾乎是活著的神。

如狂傲自大的野生江湖好漢茅十八者,皇帝老子都不放在眼裡,但卻對陳近南打心眼兒裡服氣。

以至於自己都被快繃帶綁成粽子了,還要讓人抬著去看一眼自己的偶像。

沐王府雖因誰家的「大明天子」是原裝正品而與天地會不合,但陳近南一出場,也就只有心悅誠服得連聲叫「陳總舵主說的是!」的份兒了。

就連常年躲在深宮裡黑暗到發霉海大富,聽到陳近南大名,雖然對他行為不贊同,但也敬佩他的所做所為是是條漢子。

整個江湖之上,凡是有兩隻耳朵的,幾乎都很佩服「總舵主」。

陳近南到底如何英雄了得?竟然能在江湖上獲得這麼高的聲望?

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

其實陳近南這個人物,是金庸筆下將儒生們的「仁俠」精神提煉到極致的人物。

他是金庸筆下少有接近完美儒家「君子」形象的英雄人物。

孟老夫子曾曰過:

陳近南的名氣雖大,但他待人接物卻幾乎沒架子,江湖上的三教九流,他見面都是以兄弟相稱。

要注意的是,他的「兄弟」不是現在常見的那種故作親熱的口水話。

他對任何一個兄弟,在不影響大局的情況下都是推心置腹,儘量公平公正。

在與人打交道的過程中,他最先想到的是大局,其次是江湖的義氣,最後才是他自己。

《鹿鼎記》中大致有三種人:

一種是像韋小寶一樣利己又不願意損人的人,他們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為了自己,不管「大局」「小局」,損己利人的虧本買賣是決計不做的,但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願意損人利己。

一種是如鄭克塽式人物,他們只能被稱之為「渣人」了。

因為他們把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不當人,以「大局」的名義宰割眾生,自己安全的端坐在「大義」的高地上,煽動別人去送。

最後一種就是像陳近南一樣利他的人,他們做事總在考慮大局,做什麼事都是為了他人,為了大局,他們首先願意隨時犧牲自己,然後才會覺得犧牲他人也可以。

韋小寶那樣的人有仁心,但是卻不存禮心。

他從內心深處不會自發的尊敬任何人,除非對方用恩義來結交他。

所以他的世界裡只有「恩」和「愛」,註定不會被人敬重。

鄭克塽那樣的人,仁心禮心全然沒有,人類的社會在他們的眼裡與叢林無異,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的人,在他們眼裡都是為了謀取利益,隨時可以犧牲的工具。

而陳近南則是同時存有仁心和禮心的人。

因為他的心存仁義,他統領的天地會幹的雖然是造反的買賣,但卻從來不濫ㄕㄚ無辜,這跟他作總舵主的個人影響,肯定是有直接關係的。

而且陳近南幾乎在任何情況下,對待任何人都非常守禮仁義。

甚至在鄭克塽帶馮錫范偷襲青木堂,歸辛樹一家失誤除掉吳六奇的時候,他雖然明知道己方吃了大虧,但依然不肯亂了禮節,有虧仁俠之義。

這麼高的個人修養,幾乎已經脫離了凡俗的境界,在沒有尖銳的利益衝突的情況下,什麼樣的人不為他的風度心折?

知其不可而為之

作為天地會的總舵主,陳近南對「自己做的事」真的很有信心嗎?其實也未必。

作為一個飽讀詩書的儒生,陳近南對「反清複明」的前景,內心其實也不見得多樂觀。

他不像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茅十八,可以憑著內心裡那一股單純而又模糊的憤怒,就到處嚷嚷著「反清複明」。

從原著中陳近南與韋小寶之間的對話之中,其實就能看的出來,他對清庭的江山日益穩固,百姓人心隨著時間的流逝不斷改變的事實心裡十分清楚。

只是他堅信的「大義」,不允許自己放棄自己「恢復漢家江山」的責任。

這也是他跟韋小寶最大的不同。

韋小寶遇事先問難不難做?如果事情太難,就想盡辦法溜之大吉,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絕不肯去做。

曾子曾經曰過:

陳近南無疑就是這種反省自己,覺得自己不該做的,即使是面對任何一個下屬,他也會覺得心裡有愧。覺得自己該做的,雖然有千萬人阻擋也要去做的人。

他比一般的江湖草莽更清楚「反清複明」的難度,但他知道這件事情是自己該做的,即使是面臨再大的困難,他也會傾盡全力去做。

需要注意的是,陳近南雖然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但他從來沒有因此把屬下們拿來當劈柴燒。

曾有人認為天地會在《鹿鼎記》中名不副實,因為他們連一次對清庭主動出擊的大事都沒做過,搶個鼇拜還是被小皇帝處理過的。

其實這正是陳近南的仁義之處。

反清勢力在當時已經處於絕對劣勢,最好的辦法就是埋頭發展,壯大自身實力,以待天下有變再順勢而出。

沐王府和歸辛樹一家想要除掉皇帝結果又怎樣呢?不過是徒增損失罷了。

儒俠的黃昏

陳近南的離開,是《鹿鼎記》中的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自從陳近南走後,書中關於江湖的描寫變得極少,基本上都是韋小寶在朝廷上的勾心鬥角。

偶爾涉及江湖中事,也是亂亂哄哄的一片,江湖豪傑們幾乎就像一群惶惶不可終日,卻又四處瘋咬的喪家之犬。

少了陳近南,整個江湖都失了魂。天地會的的江湖好漢們,徹底淪為了一幫只會喊打喊ㄕㄚ的烏合之眾。

仁和禮是陳近南行走江湖的根本,卻也是最後要他離開的東西。

因為仁義,所以他在擒住施琅以後卻不願意ㄕㄚ他。

因為守禮,他才會在明知道鄭家人與施琅的矛盾中是鄭家人的不對,卻還想勸降施琅「改邪歸正」。

可是他沒有想到,在鄭克塽眼裡,他的仁仁義和守禮,卻都是對鄭家不忠的最佳證明。

這也正是儒俠們的ㄙˇ穴:忠於主上,往往就沒辦法貫徹自己的仁義,守住了禮節,就很難讓主上感受到自己的忠義。

陳近南自身的素質要求他像人一樣去盡忠,但太多的馮錫范們卻甘願像狗一樣表現自己忠誠。

儘管在江湖上的陳近南是一個神一樣的傳說。

但在鄭克塽眼裡,陳近南卻不過是他們鄭家的一條狗而已,而且還是不太聽話的那種。

所以陳近南在江湖之上無敵,可是一遇到鄭克塽就變得縮手縮腳的。

甚至在鄭克塽偷襲除掉他以後,陳近南還特別叮囑韋小寶不能除掉鄭克塽,不要壞了他的仁義。

無論他是否有左右鄭家的心,事實上他都已經擁有了左右鄭家的實力。

仁義和守禮成就了他,卻也像枷鎖一樣捆綁住了他,讓他不能放開手腳。

因此,陳近南的結局註定會是一個悲劇,能力越大沒的越快的悲劇。

在《鹿鼎記》那個長河落日下的江湖裡,陳近南其實早就沒有了出路。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