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村裡來了個畫遺像的畫家,被畫之人竟都在第二天離奇去世!

村裡來了個畫遺像的畫家,被畫之人竟都在第二天離奇去世!
2021/08/12
2021/08/12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出品:老煙鬥鬼故事

作者:葉輕馳

一章一個怪誕靈異的故事,帶你走進詭異的世界!

精品免費靈異小說《驚奇實錄》第二十二個故事:畫靈。

這日,和蘭花哥悠閒的坐在辦公室扯著家常,我隨手翻開了一個檔案,一看名字——畫靈,貌似和畫畫有關,因為本身對畫畫有點研究,於是帶著好奇心,繼續往下看:

李家村裡,前陣子來了一位姓吳的畫師。

李家村不過是個偏僻的小村。村裡的少壯,都出外謀生,村裡只剩老弱孤殘。這裡,一向外人少至,這位畫師的到來,令村裡人頗為好奇。

村裡多的是荒廢的宅子。吳畫師來到村裡後,挑了一處僻靜的宅子,稍加整理,就住了進去。之後,深居簡出,也不與旁人打交道。但吳畫師的門前,還是不時有人來拜訪,請他去畫遺像,這也是吳畫師賴以謀生的方式。

說起來,吳畫師所作的肖像畫,倒是活靈活現。這小村子儘管偏僻,沒什麼油水,但人之死乃自然規律,不可避免,也讓吳畫師得以三餐溫飽。除了吳畫師,村裡也沒人作畫。於是,每次有人病重,村裡人就會去請吳畫師。

李家村裡,多半是姓李的,也有一些外來的人家,如陳生一家就是從外處遷來的。陳生的老娘去世得早,老爹靠著上山砍柴,將唯一的兒子拉扯成人。可就在不久前,陳老爹上山砍柴時,受了風寒,從此一病不起。

這日,陳老爹將陳生叫到跟前,歎著氣說:「我怕是不行了。這陣子,老夢見你娘來接我。說實話,這病越來越重,我也有準備了。只是,我走後,就你一人,也沒成家,沒個照應,總叫人心裡不安。咱們是窮人家,能找個姑娘,願意一起吃苦,這已是萬幸。我去世後,你將我草草安葬就可。之後,就剩你一個人了,可得好好留心成家的事兒。」

聽到這裡,陳生早已泣不成聲。陳老爹說:「別哭了,日後的路還長呢!你去找吳畫師來,畫張遺像,也好替你留個念想。」

陳生趕緊起身,去請來吳畫師。進門後,吳畫師也不寒暄,鋪開紙張,磨好墨,開始作畫。不多時,畫就好了。陳生一看,倒也像模像樣的。於是,送了點錢,又裝了一攤子的醃菜,讓吳畫師帶回去。

畫的初稿,吳畫師也一起帶了回去。這是吳畫師的習慣,每次作畫,都會帶回去好好修改,隔天再送回來。可第二天,當吳畫師再次登門時,陳老爹已經斷氣了。

陳生哭得傷心,也沒心思招呼吳畫師。放下畫,吳畫師就走了。

轉眼間,陳老爹走了一個多月了。這日,陳生走在路上,碰到了村裡的吳婆。奇怪的是,一向笑容滿面的吳婆,此刻卻哭哭啼啼。陳生忙問她,怎麼回事?吳婆道:「哎,還不是老頭子!昨天,老頭子不知哪來的興頭,非要讓我老婆子去請吳畫師,替他畫張遺像。本來,村裡的老人家請人先替自己畫好遺像,這倒也常見。所以,我也就沒放在心上。哪料,昨日剛畫好,今天一早,見老頭子沒起床,我去叫他,哪知鼻息心跳都沒了。」

吳婆挺自責,說老伴說不定是預感到要走了,才讓吳畫師去畫的。吳婆說:「早知道呀,就該多和他嘮嘮,問他有沒有啥未了的心願?這老頭子,走得突然,也沒留下話來。這不,我還得趕著去壽衣店,替他張羅壽衣的事呢!」

說完,吳婆哭哭啼啼地走了。

可陳生,心裡覺得有些怪異。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卻揮之不去。這些天來,他天天看著老爹的遺像,覺得似乎和一般的遺像不一樣。但不同在哪裡,卻又說不出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村裡也不太平靜。每隔三五天,就有人去世。有的,是常年重病纏身。但更多的,卻是和吳婆的老伴一樣,無疾而終,但卻挺突然的。一次兩次,還可以是偶然。但這類的事發生得多了,陳生就覺得不尋常了。

後來,陳生仔細一打探,就發現了一件怪事兒。那些莫名其妙去世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去世的前一天,都請過吳畫師為自己畫遺像!

遺像畫好,人就走了,怎麼每回都這麼巧?

過了幾天,同族有老人病重,要請吳畫師幫忙。於是,陳生便去請吳畫師。到了後,吳畫師就開始畫了。哪知,畫了一會兒,肚子有些不舒服。於是,吳畫師說,先去一趟茅房,回來後再繼續畫!

哪知,吳畫師回來後,正要畫,卻突然臉色大變:「畫筆呢?」

陳生這才注意到,吳畫師的畫筆,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剛才,有小孩玩鬧,想必是小孩子拿去玩了。可現場人多吵雜,孩子多,哪能知道誰拿的?

此時,一個同族的富商便道:「先生若是不嫌棄,我那兒倒有一支上好的畫筆。那是前幾年外出時,有位秀才家境潦倒,將家傳的一支畫筆拿出來賣了。我看那支筆倒還不錯,古色古香,且確實非凡物,就買了下來。要不然,那筆就送給先生吧!」

富商家裡那支筆,村裡的人都知道。那可是古董,價值不凡,且作起畫來得心應手,肯定比吳畫師的筆值錢多了!哪知,吳畫師卻陰沉著臉說:「不行!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我帶來的畫筆找出來!這支筆,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吳畫師的反應特別激烈。這讓眾人有些不解,吳畫師那支畫筆,眾人也見過,樣子普通,也不值什麼錢,怎麼會如此在意?可既然吳畫師都這麼說了,眾人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將孩子們都找來,威嚇一番後,總算有個孩子乖乖將畫筆交了出來。

儘管發生了這段小插曲,但吳畫師找回畫筆後,臉色柔了許多。沒多久,就畫好了。眾人品評了一番,點頭不已。但一旁的陳生,卻對剛才那一幕,耿耿於懷。

回到家中,吳畫師的奇怪表現,讓陳生一直滿腹疑惑。一支看似普通的畫筆,為什麼值得吳畫師如此大費周章?難道,這畫筆另有文章?

想到這裡,陳生心中「咯噔」了一下,一個念頭冒了出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