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黃鐘公自創七弦無形劍絕學,內力越強的人越吃虧,那能勝過內力深厚的少林方證大師嗎?

天空之城 2020/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笑傲江湖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在笑傲江湖中有不少玩音樂的武林高手,其中之一就是黃鐘公。黃鐘公是黑木崖上的人物,原本想要轟轟烈烈幹一番大事,可是發現抱負不能施展,於是向東方教主討了個差事,去西湖分舵做了獄卒。黃鐘公位列江南四友之首,武功也是四人中最強的,究竟有多強?原著中早有暗示,很可能不弱于少林方證大師。

黃鐘公武功的得意之作就是"七弦無形劍",自認是一門當世絕學。這門武功可以用琴音傷人,把強大的內力灌注於琴音,引起敵手內力共振,對手內力越強,對琴音所起感應也越加厲害,越能被幹擾並被擊敗。其中最厲害的招數是"六丁開山"神技,施展時通過六次撥弦,不斷催加內力,最後七弦同響,內力催到頂峰,對手多半就得跪。這是黃鐘公武功中的登峰造極之作。

一般來說,江湖上的人都是武功越厲害內力也相應的越深厚。黃鐘公的這門武功很奇特,專門克制對手內力,借力打力,一打一個准。所以在他面前,內力越深厚的人就越吃虧。

在笑傲江湖中內力最純最厚的人無疑是少林寺的方證大師。方證大師精通易筋經,內力登峰造極。像任我行這樣的大魔頭也是鬥他不過。然而,正是一物降一物,黃鐘公的七弦無形劍卻正是方證大師的剋星。

黃鐘公曾說,方證大師欠了自己一份人情。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這份人情其實很重。重到可以一封書信就讓方證大師傳授易筋經。具體是怎樣的人情,腦補一下:應該是兩人之間曾有對戰,黃鐘公有意退讓,最終結果是少林寺大大獲益,整個江湖大大獲益。

這裡面其實很有戲。黃鐘公這一戰雖然未勝,卻也未輸。他為東方不敗贏得了很大的籌碼,日月神教與少林寺得以和平共處互不侵犯。同時呢,作為回報,東方不敗也准許了他帶著三個兄弟轉崗去看押西湖地牢。

既然黃鐘公這麼厲害,為何在黑木崖上卻無立足之地呢?

其實,曾經,黃鐘公帶著三個兄弟,組團上了黑木崖。憑藉個人本事以及抱團優勢,四個人在黑木崖應該很快就過了實習期的,並且位列第一梯隊。從任我行對黃鐘公的犀利點評上看,他還是很佩服黃鐘公的。在任我行的治下是不會埋沒這等人才的。但是像日月神教這樣的超級集團,英才濟濟。雖然黃鐘公四個人非常有才華,但是還是做不到長老級別。畢竟還是需要一點資歷。

四個兄弟懷抱利器,自然的要擼起袖子加油幹,想要做出一番業績,名震江湖。可惜好景不長。任我行被吸星大法的反噬所困擾,對於教務變得非常冷淡。皇帝要是熱衷木匠活,魏忠賢就要當九千歲了。底下幹事的肯定幹不好。在這期間陰謀家東方不敗一直在粉飾太平,暗地裡各種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對之任我行卻置若罔聞,更是要閉關修煉。

黑木崖上風詭雲譎。四兄弟一看,這可不行。老闆這麼不上心,恐怕年終獎要黃啊。跳槽吧,又是正邪不兩立,不好搞。再加上他們是被任我行提拔的,現在東方不敗經常來吹風,站隊表決擺在眼前,迫在眉睫。眼看任我行不復當年,剛愎自用,跟著他是沒有好前途的。而且東方不敗這股風可以是和煦春風,也可以是凜冽冬風。稍有不慎,就可能跟向問天一樣被排擠到廟堂之外。思之再三,最後只好站隊東方不敗。

上了東方不敗的船,發現還是頭暈。東方不敗對於清除異己非常上心,變本加厲,更是大搞個人崇拜主義,將一堆宵小之輩提拔到高層,每天溜鬚拍馬,搞得黑木崖烏煙瘴氣。看來黑木崖是實在呆不下了,但是也不能貿然辭職不幹,因為那會被東方不敗認為是背叛,結果很可能會很不妙。黃鐘公武功雖然不含糊,相比東方無敵,還是差了一點。他自己倒也能全身而退,但是三個兄弟不免遭殃。

黃鐘公的被「發配邊疆」,完全是他自己想要的解脫,因為厭倦了溜鬚拍馬,並非他的武功差勁。

方證大師是比任我行要厲害的。那麼,可能有人又要問了,水牢比劍之時,黃鐘公被任我行一吼而暈厥,這不是很廢材嗎?怎麼能說他武功極高呢?

對此,有的人解釋說,黃鐘公之所以被任我行一吼而暈倒,是因為他在演戲,他是有意放水,故意放走了任我行。這個說法是沒有根據的。黃鐘公早就厭倦了鬥爭,沒理由沒動機去把任我行放出去。

真實的情況應該是這樣:黃鐘公冷不防,被任我行「偷襲」而吼暈。

我們回顧一下當時的場景。在比劍之前,令狐沖已經把小紙條遞給了任我行。任我行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心裡早就謀劃好了逃出生天的絕妙計畫。任我行與令狐沖的比劍是非常精彩且難得一見的,江南四友通過一個小孔不停地輪流觀看,看到後來,每人看上幾招都要想上一段時間。這說明四個人全部被任我行與令狐沖的精彩的劍術所深深吸引,在猛不防下被任我行無視魔免的一聲斧王吼,吼暈了。

黃鐘公主要在於疏于防范,根本來不及運功抵抗,這才被任我行所乘。所以談不上故意放水,也說不上他武功差。

黃鐘公正是因為武功極高,最後才被任我行和向問天極力爭取,只是他早就厭倦,竟而一走了之。任我行對他的離去也是感到非常惋惜。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 ,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