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鮮于通,金庸筆下華山派聲名狼藉不亞於青城派

天空之城 2021/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百家争鸣话武侠,武俠范兒聊金庸。今天笔者就要来和大家说说金庸先生笔下的鲜于通和岳不群。

/天空之城

 

提起金庸筆下聲名狼藉的門派,多數武俠迷可能會首先想到四川青城派,青城派一共出現在兩部作品裡,《天龍八部》和《笑傲江湖》,《天龍八部》裡的青城派人物,例如司馬林、諸保昆等人在金庸筆下是跳樑小丑一般的存在,沒有太多惡行,戲份不多,一帶而過。

但是到了《笑傲江湖》,青城派打著名門正派的旗號,忘恩負義,作惡多端,尤其是掌門餘滄海,和嶽不群、左冷禪三足鼎立,共同扛起反派這面大旗。

甚至可以說,青城派是《笑傲江湖》裡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因為《笑傲江湖》這部小說,四川青城山的道士名聲被黑了個徹底,據說青城山禁止金庸上山遊玩,金庸還因此出面道歉。

其實華山派也有道貌岸然、表裡不一、心狠手辣的人物,諸如嶽不群,鮮於通,二人作的惡比起餘滄海只多不少。

《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簡直是「偽君子」一詞的代言人,他為了當上五嶽劍派的總掌門,無所不用其極,論心機,論隱忍,論厚顏無恥,論心狠手辣,余滄海和左冷禪只配給他提鞋。

《倚天屠龍記》裡的華山派掌門鮮于通,為人奸詐狠毒,道德敗壞,比之嶽不群有過之而無不及,起碼嶽不群在感情上只忠於寧中則,千嬌百媚的藍鳳凰對他發嗲他只有厭惡。

鮮于通曾玩弄一苗家女子,對她始亂終棄,那苗家女子就在他身上下了金蠶蠱(那苗家女子還盼望他回心轉意,所下分量很輕)鮮於通身上蠱毒發作後當即逃走,一線之際還偷走了人家姑娘的兩對金蠶,隨即毒發癱倒。

明教的「蝶穀醫仙」胡青牛正好在苗疆采藥,把他帶回蝶穀,花費無數心血除去他的蠱毒。鮮於通撿回一條命,居然盯上了胡青牛的妹妹胡青羊,胡青羊以身相許,懷了身孕,哪知鮮於通後貪圖華山派掌門之位,拋棄了胡青羊,和當時華山派掌門的獨生愛女成親,胡青羊羞憤之中自我了結。

鮮于通把「金蠶蠱毒」的毒粉放在扇子機括裡,遇到比自己強的高手就按下機括,放出毒粉,除掉了不少人,包括自己的師兄白垣,並把這筆債栽贓到明教頭上。

在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之際,鮮於通對上張無忌,論真實功夫,張無忌一個指頭就能把鮮於通解決,鮮於通再次耍陰招放出毒粉,卻被張無忌吹回,鮮於通再次嘗到了金蠶蠱毒的滋味,這次可是加重升級版,和當年苗家女子輕描淡寫的分量不一樣。鮮於通的「鮮」是「寡廉鮮恥」的「鮮」,佩服金庸會取名。

在《笑傲江湖》裡華山派實力較弱,且不提人才濟濟的少林武當,就是在五嶽劍派裡也不算出挑,還不如全是尼姑的恒山派,但是男主角令狐沖就是出身于華山派,全書最大的反派嶽不群就是華山派的掌門,因此華山派實力雖弱,但是存在感很強。

在《倚天屠龍記》裡,華山派成了邊緣小派,存在感幾乎為零。到了《碧血劍》,華山派迎來了春天,可謂江湖的執牛耳者,掌門「神劍仙猿」穆人清是武的泰山北斗,堪比張三豐的存在,他門下三個弟子到了江湖上都是宗師級別的高手,幾乎毫無敵手,江湖上人提起華山派,人人心服口服外帶佩服。

美中不足的是歸辛樹這一脈,行事急躁狠辣,又極其護短,縱容弟子梅劍和孫仲君做盡壞事,孫仲君外號「飛天魔女」足見其人品行事。

綜上所述,華山派的名聲還真談不上閃亮,只能算半紅不黑,華山之所以沒有禁止金庸上山,多虧了令狐沖和袁承志二人,二位主角在大方向上保全了華山派的名聲。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