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沖既沒得罪林平之,更不想偷辟邪劍譜,為何林平之那麼恨他?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笑傲江湖》第一章叫「滅門」,寫林家因祖傳的《辟邪劍譜》被青城派餘滄海所覬覦,無端慘遭滅門。林平之出場很有第一男主的氣勢,錦衣策馬少年郞,挽弓射獵意氣風發,模樣更是一等一的俊美,極盡優雅。

身為福州最大鏢局福威鏢局的大少爺,受父母寵愛、鏢師追捧,雖武功平平卻傲氣有餘,亦有俠義仁厚之心。見扮作嶽靈珊被青城派門人調笑,憤然挺身而出,以致招來了禍端。

如果沒接觸過《笑傲》,不知道還有令狐沖的後來居上,林平之妥妥的主角人設。相貌一流,身負血海深仇,為復仇忍辱負重,剛烈堅韌,有極大的成長空間,如果有類似虛竹、張無忌這般的「奇遇」,妥妥的勵志開掛RPG。

然而在劇情推展到第六章,金庸突然筆鋒一轉,悄無聲息地將男主從林平之切換成令狐沖。林平之偉光正的形象一下子被放浪不羈、捨身救人的令狐沖所掩蓋。林平之與令狐沖的初識,他在暗,令狐沖在明,在目睹了令狐沖反抗青城派的正氣後,也忍不住心生讚賞。如果沒有命運弄人,權利紛爭下的諸般誤解,令狐沖與林平之定能惺惺相惜。

當時武功尚弱的林平之,喬裝成駝子躲避那些想爭奪林家《辟邪劍譜》的人。為了解救被餘滄海圍困重傷的令狐沖,不惜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喝了一聲:「以大欺小,好不要臉!」 於危難之中仍有濟人之心,可見林平之正直無畏的品性。

然而,自林平之拜入華山門下後,他對令狐沖卻莫名地心懷憤意。令狐沖恰巧見證了林平之父母被余滄海、木高峰迫害而亡,林父臨終前告知了令狐沖《辟邪劍譜》的藏處,托咐他幫忙轉告林平之,令狐沖亦不負所托。從這一層交情上講,他應該感激令狐沖才是,為何林平之卻在後來對左冷禪聲稱令狐沖是他「平生最討厭之人」?

令狐沖是個孤兒,自幼被嶽不群、甯中則夫婦收養,是華山派的大師兄,與小師妹岳靈珊青梅竹馬。林平之雖出生優渥,卻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紀遭逢巨變,瞬間從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變成苟且偷生的落魄之人,心理上的落差尚可平衡, 最痛苦是自己身為弱者而無力背負被滅門的血海深仇。

他像被放入黑暗森林的一隻兔子,夜色裡四處匿藏著虎視眈眈的狩獵者。所以林平之迫切地想尋求庇護,讓他有喘息的時間變得強大起來,然後為林家一百多口人的枉厶手刃仇敵。 為了活下去,林平之穿上發臭的衣服,甯做乞丐,也不願不告而取吃路邊樹上的果子,討食時還被村婦吐唾涎羞辱。為了變強林平之不惜下跪,求臭名昭著的「塞北名駝」木高峰收他為徒。

當居心叵測的嶽不群從木高峰魔掌下救出林平之時,君子劍的名聲與氣度,讓林平之像溺水者抓住一塊浮木,所以嶽不群收林平之為徒時,林平之的感激與敬仰是發自內心的。特別是進入華山派後,還收穫了嶽靈珊的芳心, 當他最終發現嶽不群和餘滄海之流沒什麼區別時,無異於人性中最後的信仰崩塌,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這世上,只有自己才可以相信。

對比林平之與令狐沖的人生軌跡,有相似的部分,長於華山的令狐沖與福威鏢局少當家,都有幸福的成長環境。岳不群與寧中則對令狐沖視如己出,被當作華山派下一代的掌門繼承人培養,當時也是想將女兒岳靈珊許配於他。林平之父母恩愛,門當戶對,對他這個獨子更是視若珍寶,無憂無慮長到十七八歲。

林平之經離曆過人生的低谷,有過一段不堪的逃亡生活。令狐沖也被誤解逐出華山,身受重傷過了段流離時日。令狐沖俠義心腸,林平之也不遑多讓。他們還共同擁有過嶽靈珊的愛。在林平之沒有出現之前,嶽靈珊對令狐沖是有朦朧的男女之情的,只不過他被嶽不群禁足思過崖一年,林平之得以與嶽靈珊朝夕相處,才讓嶽靈珊發覺自己對令狐沖敬多過於愛。

然而運氣是個很懸的東西,在相似的境遇下,命運卻厚此薄彼。令狐沖在思過崖有奇遇,得世外高手風清揚的真傳,學得了威力無邊的獨孤九劍。逐出華山後,在綠竹巷又博得日月神教聖姑任盈盈的愛慕,所到之處受盡魔教各方禮遇,後又蒙得任我行傳授「吸星大法」、少林方證大師傳授易筋經,桃穀六仙、不戒和尚等高手注入他體內的真氣誤打誤撞盡為他所用,啥都不用做,好事撞上門,不費吹灰之力成為冠絕江湖的高手,最後還抱得美人歸。

相比令狐沖的左右逢源,林平之的上升之路走的非常坎坷。武功弱的時候各種被虐,眼睜睜看著福威鏢局被青城派侵為所有,父母被抓受辱卻無能為力。好不容易入了岳不群門下,也沒學到上乘武功,還被嶽不群得了辟邪劍譜,若不是他一刻也不離嶽靈珊左右,恐怕小命早已不保。豁出性命掛在岳不群夫婦窗外的懸崖上,得以接住嶽不群扔下來的辟邪劍譜,最終為了變強而揮刀自宮,在毀滅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林平之受命運的鉗制,在險惡的江湖裡九厶一生,殘酷的現實讓他只能依靠自己。他的逆襲是以自身的劫難換取的,放棄做人的尊嚴,放棄人生未來,身心倶殘。林平之的復仇也很慘烈,被毒瞎雙眼,精神瘋癲。他的殘忍只不過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唯一錯害的,便是這世上真正愛他的嶽靈珊。

「一個乞丐不會嫉妒百萬富翁,只會嫉妒另外一個比自己過得好的乞丐」,林平之對於令狐沖的恨,其實可以說是一種過度的羡慕,令狐沖唾手可得的,卻是他的求之不得。猶記林平之初入華山時隨華山全眾夜宿藥王廟,那一夜不僅是嶽不群的失意,更是林平之的失意。

令狐沖憑獨孤九劍力挽狂瀾,救了華山上下所有人。林平之奮盡全力只落得渾身是傷,眼見嶽靈珊險些受辱卻無力相救,這種無奈與當初林家上下被滅門卻只能逃跑的心境何其相似?

林平之近乎於偏執的想變強大,是因為他知道弱者只配挨打,真正體會到弱者切膚的痛,才能理解林平之這種急切的心情。金庸評說林平之「他極力甚至狂暴地反抗著命運,終究敵不過歷史的潮流」,單純地將林平之看成一個黑化的陰暗人物,是有失偏頗的。

最後解決嶽靈珊,我一直不能理解,看了孔慶東的對林平之的點評,豁然開朗:

「他不是江湖人,但是他不得不踏上江湖這條路。不僅因為他要復仇,而是,即使他不這樣走,別人同樣不會讓他存在。在人生的寒夜裡,他體味到的是屈辱、卑劣、齷齪。在仇恨的黑夜裡,等待太久的他,已經沒有了接受溫暖的能力。」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嶽靈珊那句「要不是我爹救你,你早就厶了」,無異點燃了他所有的委屈與憤怒,他想到當初嶽靈珊扮作普通百姓,挑起他與青城派的恩怨,想到曾經與令狐沖兩情悅的她,在極短的時間裡就移情別戀於自己,想到嶽不群三番五次的加害,一切種種擊潰他殘存的零星信任,仇恨是滋養他活下去的動力,他早已經失去了愛的能力。

林平之不是令狐沖,一個沐于陽光下,一個釘在陰影裡,一個是進出自如,一個是無路可退。與其說林平之恨令狐沖,不若說是恨命運之不公,是恨那個爭權奪利,虛偽猙獰的江湖……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