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遠山慕容博偷學少林寺絕學三十年,掃地僧負責看管藏經閣,為何要冷眼旁觀?

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個說法在金庸小說當中也是通行的,在《飛狐外傳》當中就有寫到【 千餘年來,少林派一直是天下武學之源。】因此,少林寺也一直被當做是江湖龍頭,例如七十二絕技、易筋經等絕學,隨意放出一本都可以引起江湖紛爭。(金庸書中沒有《洗髓經》,在金庸群俠傳的遊戲當中才有洗髓經的說法。)但是似乎少林寺對於自家武學的看管一直都比較的不上心,一個藏經閣,都沒有派出什麼高手去看管。(主持都不知道掃地僧是高手)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在《天龍八部》當中,掃地僧管理藏經閣,但是他對於蕭遠山、慕容博潛入藏經閣偷學武功一事不聞不問。難道說是因為他的工作就是保潔,保安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薪酬范圍,所以才不去管這檔子事兒的嗎?我想,掃地僧的態度,或許也代表了少林寺的一個態度。

在火工頭陀事件之前,少林寺的藏經閣一直都是很開放的,在《天龍八部》當中掃地僧曾經這麼說道【 七十二絕技的典籍一向在此閣中,向來不禁門人弟子翻閱】。說明那個時候的少林寺對於武功秘笈什麼的並不是非常的重視,一般得門人弟子都可以翻閱,基本上也沒什麼安防設施。畢竟這種低許可權的話,想要混入少林寺成為一個普通的弟子還是很容易的,從而想要學到七十二絕技也並不是說是一件難於登天的事情。少林寺的態度就是對於武功沒必要嚴防死守,別人想看就看,別把我的書給摟走了就好,感覺和大學圖書館差不多。

為什麼少林寺對於武功看得這麼淡呢?這個可能和少林寺武功的來源有關。少林寺的武學除了達摩祖師傳下來的以外,更多的還是自創的。比如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一的摩訶指,就是來寺中掛單的七指頭陀所創的。還有在《鹿鼎記》當中有記載,外出歷練的少林弟子們,在回歸寺廟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到戒律院中彙報自己除外以來的持戒情況,而第二件事情就是去般若堂當中,彙報這次外出見到的別的門派的武功。而般若堂當中的僧人會將武功當中可取的部分提取出來再推導創新。可以說是海納百川了,在武林當中大多數門派都是固步自封,修行老祖宗留下的東西而不知道創新和進步,所以大部分都門派只能走向衰敗。

因此少林寺中的武學很多都是來源於後人的創造,來源於江湖中的收集。少林寺也好,掃地僧也好,對於武學都是開放的,並不介意眾人來翻閱。所以在琅嬛玉洞當中,七十二絕技都收集齊了,只剩下一本連少林寺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兒的《易筋經》沒有收集到。如果少林寺知道《易筋經》在哪兒的話,恐怕琅嬛玉洞當中也早就有備份了。

也就是在火工頭陀事件之後,少林寺才改了規定,只要不是老師傳授而自行偷學武功的,輕的廢去武功成為廢人,重的直接嚴懲。也就是說弟子如果去藏經閣當中自學武功的話,也算是偷學了,需要嚴懲。這個已經是改變了少林寺的風氣和風貌,也是苦慧禪師感到氣憤而離開少林寺前往西域創建西域少林的原因吧。用我們現在的說法,大學的學風變了,去圖書館查資料還跟老師打報告得到允許才能去了,如果偷偷去查資料的直接打倒……

此外呢,掃地僧所穿的是少林寺服事僧的衣服。所謂服事僧就是此外就是,只剃度而不拜師、不傳武功、不修禪定、不列輩份排行,除了誦經拜佛之外,只作些燒火、種田、灑掃、土木粗活。因此我們可以判斷出掃地僧應該是一個半路出家的僧人,甚至於說可能和蕭遠山、慕容博一樣是來少林寺偷學武功,而後被佛法感化的高手。因此他對於少林的武學會比少林的高僧看的更淡一些,畢竟再怎麼說都不是自己家的東西嘛。

最後就是站的高度不同了。掃地僧對於佛法和武學都有很深的見解,因此對於武學和佛學的相輔相成有高屋建瓴的見解。認為少林武學雖然名揚天下,但是那些都是末學,殊不足道,在學有所成之後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就需要從佛學入手,叫做武學障。而在其他門派也需要從悟道入手,叫做知見障。否則學再多的武學也不過是在原地踏步,甚至於說會讓自己的狀況越來越差,就像玄澄大師那樣成為廢人,就是因為佛法修為(心境修為)跟不上武學修為的原因。

所以掃地僧對於來偷學的兩個高手只不過是憐憫他們,認為他們舍本求末,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是卻不會出面提醒他們,畢竟當初面對玄澄大師也不過是提醒了三次罷了。自己的道路還得自己去走,自己做的決定要自己承擔後果,所以掃地僧雖然知道他們在走錯路,但卻不會阻礙他們。如果不是因為在藏經閣鬧開了,掃地僧可能就會看著蕭遠山和慕容博走火入魔而不去理會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