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亂侃 | 張三豐的純陽無極功登峰造極,為何還不能治好張無忌的玄冥寒毒?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莊子《南華經》雲: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及其深。用這話來形容張三豐倒也相當適合,武當祖師張三豐早在數十年前便威震中原武林,中年時期手持一柄真武劍力挫群魔,實力之高令人望而生畏,年邁之後隱居武當閉關練武,一身武功修為早已達到深不可測之境界,如此修為,如此武藝,放眼《倚天屠龍記》時代無任何一人是他敵手。

兼之張三豐在歷史上又是一個神仙級人物,因此他幾乎被看做金庸筆下無所不能的傳奇高人,然而這位高手的一個表現卻令人大跌眼鏡: 他居然解不了張無忌體內的玄冥寒毒。

其實這個問題在最初連載版的小說中,是有給出解釋的,而且也詳細說明了張無忌的寒毒從初傷到最終需要以「九陽神功」才能化解,是經歷了一個推進和演變的過程。只是到修訂時,金老把相關的情節給刪除了,因而我們在看通行版時才會出現這樣的疑問,不過金老的刪改卻是被動之舉。

一.連載版小說對純陽無極功為何不能化解張無忌體內的玄冥寒毒,有做詳細的解釋。

按照通行版小說(修訂版和新修版)的交代,張無忌剛中寒毒之時,張三豐企圖用外力的作用,幫他祛除寒毒。張三豐的內力雄厚,「純陽無極功」登峰造極,他和五位弟子合力想用純陽之功把寒毒吸出,然而雖一度吸出了張無忌體內不少寒毒,成功強行替張無忌續命,但卻終究阻止不了「玄冥寒毒」侵入到他的頂門、心口和丹田。這就演變成已非外力所能排解,若想化解寒毒,只能通過張無忌練到「九陽神功」,以至陽化至陰以自救。可是這完整的《九陽真經》失傳已久,張三豐只得寄託於傳他「武當九陽功」,多活一日是一日。但練了「武當九陽功」的張無忌,並未改變現狀,寒毒反而更是散入了他的五臟六腑。

很明顯,通行版小說並未就張三豐的「純陽無極功」,為何不能完全化解得了「玄冥寒毒」作出解釋,我們大概就只能簡單的歸結於寒毒太過陰毒無比。也是這樣,有些讀者甚至認為,張三豐的「純陽無極功」和他近百年的內功修為也不過如是。不過,假如有看過連載版的小說,相信對「純陽無極功」對玄冥寒毒為何沒作用有疑問或認為張三豐功力不行的朋友,應當會改觀。因為金庸先生對張無忌被「玄冥神掌」所傷之後,到為何只能通過自修完全版「九陽神功」才能自救,其實有詳細的解釋。

首先,對於張三豐的「純陽無極功」為何不能吸盡張無忌體內的「玄冥寒毒」,還阻止不了「玄冥寒毒」侵入到他的頂門、心口和丹田三處,連載版小說是這麼解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張無忌在中了「玄冥神掌」之後,自運內力與寒毒相抗,然而運用不當,陰毒和他內力糾結膠固,外力就再也吸拔不出來了。不過最先提出這個解釋的不是張三豐,而是俞蓮舟。

眾人沉吟半晌,想不出中間的道理,若說那「純陽無極功」不能化除陰毒,何以先前有效,到了第三十七日上卻忽然失其效用?何以無忌四肢頸腹都盡溫暖,只有頂門、心口、丹田三處卻寒冷無比?俞蓮舟尋思了一陣,忽道:「師父,莫非無忌在中了玄冥神掌之後,自運內力與之相抗,一個用得不當,陰毒和他內力糾結膠固,再也吸拔不出?」連載版《倚天屠龍記·第二十七回》

原來在發現張無忌被「玄冥神掌」所傷之後,張三豐馬上就用「純陽無極功」對他進行救治,希望用純陽之功將寒毒化除。要知道張三豐未曾婚娶,雖到百歲仍是童男之體,八十余載的修為,那「純陽無極功」自是練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結合他與幾個徒弟,輪番替張無忌療傷,自是最雄厚的配置。剛開始確實有效,但到第三十七日上,任憑幾人如何用功,卻再也不能將寒毒吸出,寒毒已侵入了頂門、心口、丹田三處。對其中緣由,幾人沉思之後,於是就有了俞岱岩上面的解釋。

張三豐聽到俞岱岩話,起初他是認為不可能的,因為他認為無忌小小孩童,便算張翠山傳過他一些運氣吐納之學,也不可能能有多大的內力。不過俞蓮舟卻告訴他們無忌的內力並不弱啊,並說起他曾以一招「神龍擺尾」,將一名巫山幫弟子擊成重傷之事。聽俞岱岩說起這事,張三豐才認為張無忌這是學了謝遜的奇門武功之故。因為倘若無忌的內功是張翠山所授,那是玄門之學,無忌的內力與他的「純陽無極功」水乳交融,相輔相成,自是見效更快。可是那謝遜所學卻是什麼武功呢,張三豐決定親自試試張無忌的功力。

於是他與張無忌對了三掌,張無忌是聽他之話,以全力用謝遜所傳的三招「降龍十八掌」與之對掌。然後張三豐就驗證了俞岱岩的話,得出了他的「純陽無極功」為何不能化除無忌體內寒毒的原因。寒毒已和張無忌雜而不精的內力交纏固結,使他的內力本質已變成為陰寒屬性,並迅速侵入了頂門、心口、丹田三處。想要化除體內寒毒,除非練到《九陽真經》中至高無上的內功,將自己的內功本質變成至陽,才能徹底化解其至陰寒毒。

這三掌一對,張三豐知道無忌所學內功雜而不精,以之臨敵固能速成,但和玄冥神掌中所留的寒毒膠纏固結,已是無法吸出體外,除非使其氣息全然停止。但一人氣息一絕,立時死亡,還說什麼吸取寒毒?張三豐沉吟良久,心想:「要解他體內寒毒,旁人已無可相助,只有他自己修習『九陽真經』中所載最高無上的內功,方能以至陽化其至陰。連載版《倚天屠龍記•第二十八回》

可見在最初的小說中,金老是詳細解釋了其中的緣由,也明顯可以看出,張三豐的「純陽無極功」還是相當厲害的,是他以此純陽之功吸拔寒毒,強行在幫張無忌續命。而且按照最初的設定,寒毒從頂門、心口、丹田三處到散入五臟六腑,還經歷了另一個過程,這是張三豐所料未及的事情。

二.張無忌體內的寒毒散入內府,還經歷了一個推進和演變的過程,金老簡化這個過程是被動的結果。

我們現在所看到通行版中,張無忌修練「武當九陽功」,即便是練到丹田中的氤氳紫氣已有小成,但身上寒毒實在太過厲害,他體內所蓄的真氣熱力非但沒能改變內力陰寒的本質,無法化除寒毒,反被寒毒反噬散入了五臟六腑,命在旦夕。為此張三豐只能寄望于上少林,求換到「少林九陽功」,補全《九陽真經》,讓張無忌練到完整版的「九陽神功」自救。可是上少林之後,空聞方丈為首的少林派卻拘泥於門戶之見,心胸狹隘,拒絕了張三豐的請求。張三豐無奈帶著張無忌離去,然後在漢水救下常遇春,就有了張無忌隨常遇春到蝴蝶穀求醫之行。

不過在連載版小說中,這個過程卻並非這麼簡單。按金老最初的設定,空聞起初雖拒絕了張三豐的請求,但在他見識到老張的蓋世神功之後,以用「少林九陽功」換得張三豐「武當九陽功」和「太極功十三式」並不吃虧的想法,同意了交換,並讓拜在空見神僧門下已化名圓真,且是當時寺中唯一有練「少林九陽功」的成昆,將功法傳授給張無忌。(注:此中細節,有興趣的朋友可關注羽菱君,詳看羽菱君的上一篇文章《從修訂版小說開始,金庸為何要刪除成昆傳授張無忌少林九陽功的情節?》)

這成昆在傳授張無忌功法的過程中,起初並非有心想讓張無忌得全功法。因而他在傳誦經文時越說越快,但聰明絕頂的張無忌硬是憑藉他驚人的記憶力,一字不落的記了下來,這讓成昆十分驚歎。成昆應是動了成人之美的想法,索性助張無忌打通了奇經八脈,助他能快速練成「少林九陽功」。

他(成昆)微一沉吟,說道:「我不知方丈何以命我傳你九陽神功,你叫什麼名字我固然不知,我法名如何你也不用問。我不知你以往學過什麼功夫,但你如此聰明,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我索性成全你一番,助你打通周身奇經八脈。你修練這九陽神功時進境便快上數倍。」連載版《倚天屠龍記•第二十九回》

此事讓張三豐所料未及,正如他所言,不知道這圓真(成昆)替張無忌打通奇經八脈的初衷是一番美意還是別有用心,小說中對此也並無交代,雖然此舉確實讓張無忌在練「少林九陽功」時進境飛快,但卻給張無忌帶來更大的痛苦。因為張無忌的奇經八脈一通,體內的寒毒卻因此不再受阻而散入了他的五臟六腑,此後便是張三豐的功力如何深厚,也再不能強行替他續命。其實張三豐正是因為知道張無忌的經脈一通,寒毒就會散入內腑,因此他才沒替他打通經脈,不然以他的功力,又如何要成昆代勞?可見,對張無忌為何會在他修練「武當九陽功」之後,體內的寒毒還會散入五臟六腑這件事情上,舊版小說是給出了很詳細的解釋。

實際上,也正是因為張無忌的經脈已通,之後胡青牛在替他醫治時,才會設法將陰毒控制在張無忌的各臟腑之內,不會通過奇經八脈相互為用,然後再設法將各臟腑內的寒毒吸拔出來。胡青牛是先用十二片細小銅片,運內力插下張無忌丹田下的十二處穴道,隔斷了張無忌身上代表五臟六腑和心包的十二經常脈與奇經八脈的互通,讓張無忌身上的常脈和奇經隔絕,五臟六腑中所中的陰毒相互不能為用,既延長了寒毒發作的時間,也減少了寒毒發作的次數。簡單來說,就是讓已通的經脈再阻斷了,再用藥物成功繼續替張無忌續命。相信不少朋友看通行版,在讀胡青牛醫治的這段情節時,一定想不通胡青牛為何要這麼做,但若有看連載版則一定會恍然大悟。

所以說,較之後來的通行版,最初的小說不僅有對「純陽無極功」為何不能化除「玄冥寒毒」給出了解釋,還詳細說明了張無忌的寒毒最終需要以「九陽神功」才能化解,是經歷了一個推進和演變的過程。那後來修訂時,金老為何要刪掉這些情節,簡化張無忌寒毒的演變過程呢?羽菱君個人認為,主要是金老因刪掉張無忌會三招「降龍十八掌」的情節,為了前後對應修改原來的設定所引起的。

如舊版設定,十歲的張無忌會三招「降龍掌」,更還是在內力雜而不精的情況下練成的,且實力不容小覷,按這情節來說,這「降龍掌」應對內力的要求不高。可是後來的情節中卻出現了數十年功力,但練「降龍掌」練到十二掌就走火入魔的丐幫幫主史火龍,這讓讀者不得不對金老的設定產生懷疑。因為以史火龍的遭遇來說,便是張無忌如何絕頂聰明,在他年齡十分幼小且內力不精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輕易練成三掌。

還有,張無忌在練成「九陽神功」之後,積蓄了當世無敵的勁力,但金老卻明說張無忌沒學過外功,不懂得如何運用這些勁力,要到練「乾坤大挪移」時才學會如何掌握。這分明與他最初寫張無忌會三招「降龍掌」的設定自相矛盾了。因為「降龍十八掌」原本就是外家功夫的絕藝,雖然張無忌只會三招,又豈能說他沒學過外功,還不懂得如何運用內力呢?那他十歲時又是如何運力用「神龍擺尾」將賀老三打傷的?

為了前後對應,金老在修訂時,只能選擇在張無忌少年時就有內力且會「降龍掌」,還有練「乾坤大挪移」才懂得運用內力這兩處情節,刪除其中的一個設定。結合史火龍一事,他權衡之後,就刪掉了張無忌會「降龍掌」的設定。既然刪掉了這個設定,那麼隨之在張無忌中了玄冥神掌後,因自身內力與寒毒糾結膠固,還有張三豐與之對掌驗證的情節,自然也就無法保留了。可以說這是金老被動不得已而為之的舉動,同樣為了前後對應,他還刪除了成昆傳授張無忌「少林九陽功」一事。但這樣一刪,簡化了張無忌體內寒毒散入內府的過程,就出現了開篇的問題。

由此可見,看金庸武俠的通行版小說時,假如有發現一些情節上不能理解的疑問,或許可以選擇翻看一下連載版小說,看看金老最初的思路,說不定就能得到釋疑。畢竟,在最初的創作之時,一般來說作者都會對設定的情節,想出一個說法和緣由。而修訂時,為了照顧整體的架構,有時雖然會補全裡面的漏洞,讓之更加通順,不會前後矛盾,但卻難免會因之犧牲掉原有的一些情節,這就讓某些設定的解釋變得模糊。就羽菱君個人的看法,對金庸武俠愛好者來說,通讀三版小說,則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