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崖子:求而不得之,我愛上的人都很像你

無崖子:求而不得之,我愛上的人都很像你
2021/03/04
2021/03/04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

 

說起金庸武俠中活得很逍遙的人,很多人都會想起兩個人,一個是段正淳,一個是韋小寶。段正淳是大理國皇帝,他雖然有很多情人,看起來非常風流逍遙,但是他陪伴每一個女人時都非常專心,不會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韋小寶我們都知道,他有很多的老婆,但是他對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只是一種單純的佔有階段。

真正活得很逍遙的,就是虛竹的師父無崖子,逍遙派的掌門人。金庸說無崖子非常有個性,對藝術的造詣很高,設下「珍瓏棋局」來收關門弟子。

無崖子出場時在一個石洞裡面,他已經奄奄一息,可是誰能想到,這樣一位老人,竟然活得如此逍遙,他有一段錯綜複雜的情感糾葛,影響了很多人物的命運。

段譽有一次到了無量山的山洞,見到了一尊石像,雖然不會動,但是看起來亭亭玉立,靈氣十足,段譽被這尊石像深深迷住,單是一尊石像就如此迷人,如果是真人的話該有多麼迷人?

段譽就和石像叫「神仙姐姐」,導致學會了「淩波微步」,後來認識了王語嫣,就覺得她是山洞裡的「神仙姐姐」。於是就對王語嫣不舍不棄地追隨,最終也沒有打動王語嫣的心。

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相殺一生,原因竟然是無崖子究竟喜歡誰這樣一個問題,她們兩個人為了這個問題打鬥了幾十年,不光沒有甘休,反而到了愈演愈烈的程度。

1、

身為逍遙派掌門的他,琴棋書畫醫土花戲無一不曉,武功修為也是極高。當然,顏值也高,書裡寫他,長須三尺,每一根斑白,臉如冠玉,更無半絲皺紋,年紀顯然已經不小,卻仍神采飛揚,風度閒雅,難怪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為其傾心。

但同時要說明一下,他也是一位雕刻藝術家。

在書中【玉璧月華明】這一回裡,大理王子段譽初曆江湖,即遭風險,一般來說都是有奇遇的。他在無量山中跌下懸崖,歪打正著,使他發現了一個幽深古洞,在洞中看到了一座白玉雕成的宮裝美女的玉像。

這正是無崖子親手所雕刻的,且看這玉像與生人一般大小,與常人肌膚無異,更奇的是一對眸子瑩然有光,神采飛揚,玉像的眼光似乎也對著人移動。這般栩栩如生的藝術作品,無崖子可謂是《天龍八部》裡的米開朗琪羅。

就連段譽見到這個玉像,也是神馳目眩,竟如著魔中邪一般。怪不得他以後見到王語嫣就向來癡從此醉。在他心裡早就有了一座念念不忘雕像,像是見到水中的倒影就已著迷,得見真人就更加神往。

這座被段譽所看到的雕像,只不過是無崖子為他的師妹李秋水雕塑的。可惜的是在雕塑背後,潛藏著一生的情愛糾葛,亦欺騙了兩個女人。

2、

天山童姥那時還沒成為「童姥」,她是無崖子的師姐,李秋水是她的師妹。

彼時兩個人為爭奪無崖子的喜歡,兩個人爭風吃醋、互相陷害。天山童姥變成永遠長不成成人身體的童姥,李秋水亦被劃破面皮,你死我活。

之後,無崖子因其師姐變成了一個殘疾人而愛上了還美貌著的李秋水,兩人育有一女,名為李青蘿。在大理無量山中開闢琅嬛福地,自然是執子之手,與之偕老的打算。

然而好景不長,再怎麼茂盛的年華都抵不過匆匆那一綻放後的凋謝。也許是為了永恆的愛,無崖子將李秋水的形貌體態,雕成一塊玉雕,立在洞中。

這本是一件極其優雅,又極其感人的事情,只是自從這座雕像成功之後,無崖子便對雕像入了迷而對身邊的李秋水漸漸開始冷淡起來。

無崖子就像是希臘神話中的皮格馬利翁,把全部的精力、全部的熱情、全部的愛戀都賦予了這座雕像。他像對待自己的生命那樣撫愛她,裝扮她。

李秋水從此吃起了玉像的醋。為了報復師兄的無情,故意出洞去找許多俊秀的少年郎君來,在無崖子面前跟他們調情。

她在愛的人面前與他們休戚與共,而她心裡從未這樣平靜滿足。她終於能夠不再強求與他的朝朝暮暮,卻又無比相信他是不會與自己分割離開的。

無崖子並不是這樣的,他一怒而去,再也不回來了。而李秋水並不愛那些美好少年,她將那些少年一個個地殺了,沉入了湖底。她對他鋪天蓋地的愛,轉變成為深深的恨意。

從此天涯各不知,渺茫。

3、

無崖子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雕像那麼入迷,那麼如癡如醉。

一直到他老去,他也只是對著一幅畫卷,聊表餘生。畫中人還是李秋水,或許連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她了。

臨終之際,無崖子要尋覓一個長得英俊的少年,攜此畫為憑去找李秋水學藝,所以他讓蘇星河擺了一道珍瓏。其實無崖子的目的很簡單,只是記得她喜歡和俊美如花的少年調情逗愛。

事與願違,無崖子最後還是把畢生功力傳給了虛竹,這個相貌頗為醜陋的少林和尚。當虛竹拿著這幅李秋水的畫像,恰逢童姥與李秋水這一對宿世情敵的彌留之際。

兩個女人苦命的一生,愛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等了一輩子,都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她。

童姥說「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兩行眼淚從頰上滾滾而落,頭頂一軟,就此沒了聲息。李秋水低聲道:「是她,是她,是她!」哈哈,哈哈的笑聲裡又充滿了無盡的愁苦傷痛。

畫中人是李秋水的小妹子,童姥與李秋水相爭時,她才十一歲,這才使得童姥沒有疑心,也沒有發覺到畫中人的酒窩和黑痣。

她們兩個都是可憐蟲,她們以為自己深愛的人,卻是深愛著另一個人。

4、

無崖子的這一生一語成讖,吾生也有崖,而知也無涯。

在這場愛情裡,他傷害了兩個女人,是在不知的情況下傷害的。他以為自己愛著李秋水,其實是愛著李秋水的小妹。

他雕刻玉像,畫的畫不知不覺中都變成自己心中愛著的人的倒影。他是熱烈地愛過李秋水的,當他把這份愛融入到玉像裡時,一旦玉像完成,這份愛塵埃落定,也就要結束了。

陳奕迅在《愛情轉移》裡唱:「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每個人都是這樣,享受過提心吊膽,才拒絕做愛情待罪的羔羊。」無崖子也許在一開始就拒絕做愛情裡待罪的羔羊,所以才會有這麼一段塵孽吧。

死之前,他亦是悔過的,恨不光陰猶轉未嫁時。然而一切都晚了,因為他的傑作,也使得段譽在情感裡如他一般,戀戀不捨那座玉像。或許,這是宿命,亦是男人的通病。

從此青梅枯萎,竹馬老去,我愛上人都很像你。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