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花雞與潮生曲,代表兩種境界,看似高冷的東邪其實沒什麼了不起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先生真可算是一代武俠大師,他以自己獨特的風格,寫出了很多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作品。今天小編就要來和大家說說射雕英雄傳裡面的故事。

/天空之城

由王重陽發起的華山論劍,是當時最高級別的「天下第一武道會」,與會的五位參賽者,都有專屬於自己的「人設」,他們的綽號就是一種恰當的總結。

以五絕的特點來看,王重陽混跡江湖多年,沒有明顯的「短板」,綜合實力較強,是最合適的「武林盟主」,可惜走得太早、太匆忙,給競爭者留下了廣闊的施展空間,剩下的幾大高手中:歐陽鋒偏居西域,行事又過於狠辣,很難融入「主流武術界」的「朋友圈」,南帝因情所困,主動退出,痛失好局,放眼江湖,只有東邪黃藥師、北丐洪七公最有資格能替代王重陽。

從兩位競爭者的綜合素質對比分析,東邪其實比北丐更有優勢!試問,有誰能像黃藥師那樣,做一個全方位發展的「偶像」?

一.全能型偶像的「困境」

先來對比下顏值,東邪: 形相清臒,身材高瘦,風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符合大眾審美,反觀北丐: 一張長方臉,顛下微須,粗手大腳,手拿綠竹杖、身背大葫蘆,右手少了一根食指……形象上,洪七公輸了一陣,黃藥師這種「型男」比他更容易「吸粉」。

再來對比一下專業技能,東邪可以將五行遁甲、奇門術數應用到武功招式中,複雜、巧妙的陣法很容易讓對手「懵圈」,什麼落英神劍掌、玉簫劍法、彈指神通等都是極具觀賞性的絕學,而洪七公,賴以成名的絕技降龍十八掌、打狗棒法,都是源自丐幫,沒有自己的「原創」。

多番對比後不難發現,黃藥師比洪七公更有「偶像氣質」,但同行們對他倆的「風評」卻大相徑庭!提起洪七公,「圈內專業人士」都會予以肯定,對於黃藥師,他們只會搖搖頭、歎口氣,說他:不近人情、不通外物、不能以常理揣測……

明明有「偶像氣質」的黃藥師,卻沒「低俗」的洪七公關注度高,是不是很奇怪?其實,東邪不如北丐的囧境,是因黃藥師的「偶像包袱」太重造成的!

二.「叫花雞」與「潮生曲」

文武雙全的黃藥師,在江湖同道的炒作下,被吹捧為「東邪」,他以此為傲,放不下的是屬於自己的「人設」,很多情況下,他為了維持「瀟灑」而刻意的「與眾不同」,行走江湖時還戴上了特製的面具,看起來確實很酷炫,但在無形中拉開了和普通人的距離……

歸雲莊上,黃蓉熱情地為黃藥師介紹江南七怪,咖位更高的東邪,顯然不屑與跟「小人物」結交,冰冷的口氣、倨傲的態度都讓人難以接受:

跟「高冷」的黃藥師不同,貴為丐幫幫主的洪七公更接地氣、更「親民」,尤其是初遇郭靖、黃蓉,要吃叫花雞時的那聲「呐喊」—— 撕作三份,雞屁股給我!是不是畫面感十足?讓人忍俊不禁又倍感親切!

貪吃、愛吃、又會吃的北丐因為有缺點,才更容易被人接受,黃蓉也是「利用」了他的弱點,成全了郭靖,而黃藥師的愛好太「高雅」、也太「文藝」了,無論是古董收藏還是古典音樂,都不容易被人理解。

想想也是,洪七公的兩位傳人都大有作為,黃藥師的徒弟沒一個有「好下場」的(關門弟子程瑛不算),少了高質量的傳承者,很難實現大范圍的二次宣傳,註定了東邪「孤獨、寂寞、冷」的悲涼人生。

三.「雅」、「俗」之爭與人生境界

高冷面具下的東邪,背負了巨大的「偶像包袱」,相對「高雅」的行為方式讓他生活的圈子越來越小,不理解他就很難融入他的生活中,「小眾」式的「朋友圈」限制了黃藥師的發展,而他卻一直在維護那可悲的「人設」,看不起同輩,又不能提拔晚輩,怎能收穫武林同道的認可?

不是「偶像」的洪七公,一直致力於「公益事業」,退休後還發揮餘熱,追打藏邊五醜,以人格魅力打動楊過,展示了打狗棒法(招式部分)的精妙,完勝老對手——歐陽鋒,做到了「吾雖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傳說」的人物,難怪在大勝關武林大會上,被推舉為「武林盟主」。

武功相近的東邪與北丐,一個追求「瀟灑」,一個是真「瀟灑」,兩種境界高下立判,放不下「包袱」的黃藥師,過於追求「高雅」的行為方式讓他「曲高和寡」,摘下「高冷」的面具,其實他只是個孤獨的「空巢老人」,沒什麼了不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