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碧海潮生曲》,金庸把武功拔高到梁羽生無法達到的高度

《碧海潮生曲》是東邪黃藥師創作的曲子,明面上是曲子,實際上蘊含著高深的內力,黃藥師曾憑藉此曲和歐陽鋒、洪七公比拼內力,打開了武功的新局面、達到了新境界,比武不再是拳打腳踢、刀砍劍刺,也不再是「降龍十八掌」一掌拍過來,也不是「一陽指」一指點過來,黃藥師吹奏碧玉蕭,歐陽鋒彈奏西域鐵箏,洪七公縱聲長嘯。

沒有點國學基礎還看不懂金庸的武功,金庸的武學涵蓋儒釋道三家,五行八卦、醫道用毒都可以化在武功招式裡。閱讀金庸的小說,可以瞭解到文、史、地、易、儒、佛、道、兵、武、醫、農、琴、棋、書、畫、詩、酒、食、俗等古代文化,有俠義、忠孝、誠信等文化精神。相比起金庸,梁羽生筆下的武功就顯得淡而無味,簡單又套路,如同白開水配饅頭,人物塑造也非常蒼白單薄,壞人就是純粹的壞,毫無理由的壞。

梁羽生作品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多」,作品有三十幾部,遠超金庸的十四部。舉個例子,「修羅陰煞功」,幾乎梁羽生筆下的大魔頭都練過此功,比如喬北溟、孟神通,還有厲家幾代人,「修羅」就是梵語中「惡魔」的意思,再加上「陰煞」二字,光聽名字就覺得邪惡的陰寒。正派這邊的武功名稱也好聽不到哪裡,「天山擒拿手」、「無極劍」、「雷神掌」,顯得乾巴巴的,比起金庸的「蘭花拂穴手」、「落英神劍掌」、「黯然銷魂掌」、「獨孤九劍」少了點美感和國學底蘊。

梁羽生作品裡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武功招式描寫重複,「指東打西,指南打北」這句話,梁羽生就用來描述過練霓裳、雲蕾等人的武功,出現的概率太高。梁羽生大半數的作品的人物都是連貫的,比如《江湖三女俠》的男主唐曉瀾,他的兒子唐經天、孫子唐加源,兒媳冰川天女,徒弟鐘展,徒媳李沁梅等人,一家子拉拉雜雜就能占梁羽生作品人物的半壁江山。

還有一個問題是狗尾續貂,《雲海玉弓緣》算是梁羽生的代表作,金世遺和厲勝男的愛情感人肺腑,震撼人心,厲勝男也是梁羽生筆下難得的不乾巴巴、乏味的女主,厲勝男走了,讀者心裡都是對二人愛情的不甘和難以忘懷,一部好的作品就是要讓讀者讀完後久久不能忘懷,偏偏梁羽生在下一部作品裡讓金世遺娶了谷之華,還生了兒子金逐流,這種感覺就像香香公主走後,陳家洛又娶了霍青桐一樣,實在沒必要,對谷之華和厲勝男兩個女人都不公平,金世遺的故事就該在厲勝男死後就結束了。

論起在武俠這個領域的文學成就,很顯然金庸要超過梁羽生。梁羽生的功績,在於開了武俠小說的一代新風,舊武俠小說雖也熱火朝天,但自始至終為文學界所瞧不起,始終難登大雅之堂,很多主流的報紙報刊,都不屑于刊登,武俠的讀者,還缺少知識份子,而主要是下層的「識字分子」,很多高級知識份子對武俠小說都不以為然。當時武俠小說的地位,猶如流浪江湖的賣解藝人,看的人雖多,卻始終算不得主流和名流,梁羽生的作品一出,局面頓時改觀,梁羽生開創了新風,金庸則是發揚光大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