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為何馬鈺要遠赴大漠傳授郭靖內功?真是吃飽了撐的嗎

原來馬鈺得知江南六怪的行事之后,心中好生相敬,又從尹志平口中查知郭靖并無內功根基。他是全真教掌教,深明道家抑己從人的至理,雅不欲師弟丘處機又在這件事上壓倒了江南六怪。但數次勸告丘處機認輸,他卻說甚麼也不答應,于是遠來大漠,苦心設法暗中成全郭靖。

假如沒有馬鈺苦心造詣的教導郭靖兩年,估計郭靖這塊璞玉就毀在「江南七怪」手里了,而作為全真教的掌教不遠萬里來傳授一個毛頭小子大名鼎鼎的「金雁功」,難道真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要知道這個賭約丘處機要是輸了,不僅有損「全真七子」的名聲,就是全真教的聲譽也會受損,那為何作為「全真七子」的大師兄偏偏要和丘處機這個師弟過不去呢?

不止大師兄馬鈺暗中插手就是小師弟王處一也沒閑著

假如馬鈺沒有傳授郭靖內功,估計作為師弟的王處一也會暗地里出手教導郭靖,為的是讓郭靖戰勝師兄丘處機的弟子楊康,從而贏得這一場賭約,難道丘處機在這幾個師兄弟里面人緣就這麼差?

要知道丘處機和「江南七怪」的這場賭約究其原因還是當時的丘處機太過于狂傲,假如當時丘處機能和焦木大師心平氣和的去說,估計也不會引出「江南七怪」這幾個難纏,李萍母子也不會流落大漠。而這場曠世矚目的賭約既然生成,不管哪一方獲勝那一方的名聲必將大噪,而丘處機獲勝那本來就在江湖中威望高的他必將再攀高峰,那天下人將只知全真教丘處機而不知全真教掌教馬鈺。

丘處機一家獨大也引起了眾師兄弟的不滿

由于丘處機名聲在外,自己座下的弟子也是最多的,在三代弟子中勢力最強,那下一任的掌教必定出自丘處機門下,假如這場賭約丘處機再次獲勝,那「全真七子」門下其他弟子將再次壓一頭。所以作為師弟的王處一也不想看到丘處機門下弟子壓住自己的弟子,所以才會偶然來道郭靖的身邊,打算讓自己的這個師兄出一點丑,打壓一下丘處機門下的弟子。

馬鈺與王處一都想搓一下丘處機的銳氣

相比較馬鈺的低調行事,丘處機在外即殺貪官又殺金人,大大違背了全真教的教義,不再是一個道士所為,而且作為全真教的武力值最高點,丘處機也不聽從師兄弟的勸告,勢必給全真教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隨著丘處機聲勢的壯大必定會引起門下弟子的想法,對馬鈺這個全真教掌教的地位也將引起動搖,所以馬鈺才會不遠萬里的去大漠教導郭靖內功,而且是全真教最強的「金雁功」,讓其有打敗丘處機門下弟子的把握,讓這場賭約搓一搓丘處機的銳氣。

隨著郭靖靠人品勝過楊康,讓丘處機低頭認錯,也消磨了丘處機當年的銳氣,不再對抗官府而潛心修行,為后來帶領眾弟子遠赴大漠給成吉思汗宣傳教義打下了基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